传统与实验 创意与诠释——金桥·2013海峡两岸民间艺术节综述
2013-12-17 字体显示:

  (厦门市台湾艺术研究院   林清华)   

  创办于2004年的海峡两岸民间艺术节今年已迈入第十个年头。十年来,在文化部和国台办的指导下,在福建省文化厅和各省市文化厅(局)等各有关部门的积极参与和共同协作下,艺术节一届比一届办得更好,交流层次在不断提升,形式内容在不断创新和丰富,规模和影响在不断扩大,艺术节已成为两岸文化交流合作的知名品牌和重要平台。

  近年来两岸交流逐步走向深化,艺术节进一步扩大交流领域,深化交流内涵,继续巩固两岸共同建立的文化交流平台。本届艺术节以“两岸实验剧展”为主题,通过戏剧的实验探索,两岸剧作及学术的相互观摩与研讨,共同探讨中华文化在现代社会的创新与发展,增强海峡两岸艺术交流在青少年群体中的影响力。

  诚如厦门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罗才福局长所言:“中华文化源远流长、瑰丽灿烂,是两岸同胞共同的宝贵财富,是维系两岸同胞民族感情的重要纽带。盈盈一水间,海峡两岸血脉相连的文化源流,凸显了厦门在两岸文化交流的前沿地位……每年聚首,名伶欢聚,学术切磋,共同感受着两岸魅人的民间艺术。如今,海峡两岸民间艺术节越办越好,艺术门类越来越多。正如春天高雅灵洁的竹山,既有节节升高的春笋,又有不断破土而出的新笋。”

  艺术节由文化部和国台办为指导单位,由中华文化联谊会、厦门市人民政府、福建省文化厅主办,厦门市中华文化联谊会、福建省闽台文化交流中心、厦门市两岸交流协会承办,并与福建省中烟工业有限责任公司、厦门市烟草工业有限责任公司协办。

  艺术节邀请两岸艺术表演团队及专家学者等共约800多人参与艺术节活动。其中,台湾团队人员约280人,大陆团队人员约560人。艺术节以“两岸实验剧展”为主题,举办戏剧展演、学术研讨、艺术讲座和戏剧工作坊等活动。一是举办两岸实验剧展,以及戏剧学术交流论坛;二是举办艺术交流与厦漳泉同城化活动,组织厦漳泉艺术院团和专家开展演出和学术交流活动,并在漳州市设立分会场,举办专场演出;三是举办“欢乐进社区”演出活动,组织闽台艺术表演团队进社区、农村演出;四是举办海峡两岸民间艺术节十周年回顾展览并编印海峡两岸民间艺术节十周年纪念画册。艺术节安排包括开幕演出、闭幕演出在内共21场演出。其中,剧场演出14场(含漳州分会场3场),广场演出7场。举办5场学术交流,1场戏剧工作坊,1个专题展览。

  一、两岸实验剧展

  戏剧的探索实验是两岸在传承中华文化基础上的发展与创新。两岸实验性戏剧近年来充满生命力与青春活力,丰富多样的创作理念和紧扣当代思潮的时尚感,吸引着两岸众多观众,尤其是青少年群体的关注和参与。本届艺术节以“两岸实验剧展”为主题,通过戏剧的实验探索,两岸剧目的相互观摩及学术研讨,共同探讨中华文化在现代社会的创新与发展,同时增强海峡两岸艺术交流在青少年群体中的影响力。

  (一)剧目展演

  艺术节于24日晚上在新建的闽南大戏院开幕,主办方精心准备了一场融合歌舞、民俗等多种具有闽南特色元素的音乐舞蹈诗《鹭岛之上》,既凸显了厦门日新月异的发展,也同时展示了两岸文艺交流的成果,受到在座观众和两岸与会嘉宾的欢迎。

  24日晚同时在同安影剧院上演了来自台湾明华园戏剧总团的歌仔戏《乘愿再来》。创立于1929年的明华园,不但成功将歌仔戏化身为最有群众魅力的文化创意产业,更让这门台湾独有的表演艺术惊艳两岸及国际舞台。其家族三代子弟、媳妇都投入演出行列,也是表演艺术界的一大特色。其戏剧表演展现了千变万化的艺术想象,可以融合民俗、戏剧、诗词、音乐、舞蹈、杂技、美术、电影、现代剧场等多元艺术,甚至还有黑光剧场、空中飞人等特效运用,节奏明快、娱乐效果十足。此次参演的剧目《乘愿再来》秉持了其一贯强烈的视觉色彩、丰富的声光、极具亲和力的肢体语言,展现出明华园独特的开朗而热情的舞台风格,获得观众极为热烈的回应。

  梨园戏素有中国戏曲的“活文物”与“古南戏活化石”的美誉,福建省梨园戏实验剧团是目前国内唯一的梨园戏专业团体,其作品蜚声海内外,建团六十多年来,多次获得文化部嘉奖。该团注重传统剧目的整理与重新挖掘,也着力创作新剧目,其中新编梨园戏《董生与李氏》便是近来享誉戏剧界的精彩之作。此次,福建省梨园戏实验剧团为本届艺术节精心准备了一台《梨园精粹》,所选四出折子戏《睇灯》、《玉真行》、《赏花》与《十朋猜》皆是梨园戏传统剧目中的精品,优美的唱腔与动人的肢体语言,展现了梨园戏作为“活化石”原滋原味的古拙与美丽。

  如果说,昆剧、歌仔戏和梨园戏展演是对传统艺术的执着与坚守,于25日在厦门文化艺术中心先锋剧场演出的小剧场话剧《Q版辣妹打面缸》,则是在传统艺术的基础上做的一次勇敢的重新诠释。该剧由上海现代人剧社创作演出,该剧社是20世纪90年代初文艺体制改革后,第一家以制作人为中心的实验性剧团,自成立以来,剧社演出的所有剧目均走社会办文化的新路。剧团注重推出一系列艺术上乘、样式新颖、富于城市生活特色的经典名剧、现代佳作和外国优秀作品的舞台演出,并以开放式的运作创立现代人的戏剧艺术。此次参加艺术节的展演剧目,是对传统戏曲剧目的一次全新改编,采取了后现代的喜剧手法,融入了当今的情景内容,让观众在笑声中发现从古至今的许多相似之处。

  由台中大开剧团创作演出的小剧场话剧《再说·再见》再次展现了台湾小剧场独特的艺术风格,清新、怀旧、略带一些伤感地向观众诉说一份共有的个体生命体验,在看似散碎的片段式呓语中贯穿一条勇敢挥别与努力前行的主题,引起不同年龄段的观者强烈的心理共鸣。

  台湾嘉义市阮剧团创作的小剧场话剧《风景III》以旅行为主题,自由的剧场空间书写打破了既有的镜框舞台限制,引领观众进入时空交错、记忆混沌、叙事与表演并置的多重幻境;从剧场里的黑暗与光明,连结到了心中最原始的宇宙,颇具探索意味。

  就实验性而言,厦门歌仔戏研习中心创作的《孟姜女哭长城》应是本届艺术节最具实验色彩的剧目,该剧虽然根据家喻户晓的古代传说改编,讲述权力与爱情的故事,却被挖掘出更深刻的人性弱点与通病,传统与现代兼容,古典与时尚兼具,把演员、叙述者和角色溶为一体,交织着表现与再现、体验与体现。同一场展演的歌仔戏《王宝钏——呐喊》出自青年编剧林志杰之手,透过个人化的独特视角将王宝钏的坚守与反思以独幕剧的方式表达得淋漓尽致。

  26日晚在厦门小白鹭艺术中心金荣剧场上演的话剧《死亡与少女》是台北艺术大学的参演剧目,受到与会嘉宾的极大关注。该剧是国际杰出剧作家阿列尔?多夫曼的经典名剧,根据1970年代的智利政治变动及人权危害想象编写而成,以拉丁美洲政治动荡的氛围作为全剧的重要背景,从历史伤痛切入,徘徊在公正审判与施行报复的矛盾之间,对过往历史伤痕与追寻公正的路途,以及面对仇恨和宽恕之间互相对峙的人性难题提出了一个极大的问号。

  同时,为响应厦漳泉同城化战略的稳步推进,并提升艺术节影响力,辐射更多区域,惠及更广大民众,促进厦漳泉同城化的发展,本届艺术节特意在漳州设立分会场,让厦门和漳州的市民共享两岸艺术盛宴,深入推动两岸艺术交流与合作。因此,除了台湾明华园戏剧团在漳州市人民剧场演出歌仔戏《乘愿再来》之外,还安排台湾汉霖民俗说唱艺术团演出《老少乐》,以及漳州市芗剧团演出歌仔戏《保婴记》。

  漳州市芗剧团是福建省重点剧团,自1951年建团后便担负着宣传本土文化和对台对外文化交流、联系海外亲情的重任,以丰硕的艺术成果和强大的艺术阵容著称于福建戏剧界和台湾、东南亚一带,有“芗剧之帜”的美誉。《保婴记》是该团新近整理编排的优秀剧目,融亲情、乡情、爱情为一体,通过各种阶层各个群体对婴儿的护佑,传达了一种温馨美好的人间真情。

  作为本届艺术节的压轴演出,浙江昆剧院为与会嘉宾与广大市民奉献了一场精彩的昆剧折子戏专场,择取了《夜奔》、《浣溪沙?寄子》、《游园惊梦》等经典段落,为本届艺术节也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二)艺术进社区

  民间艺术精髓来源于民间、扎根于民间,海峡两岸民间艺术节一直注重体现艺术的“民间性”。为了拓展观众群,普及民间艺术之美,每年的海峡两岸民间艺术节都非常重视走进社区、深入校园与广泛参与,并产生了强烈反响。随着参与艺术节的年轻观众越来越多,艺术节的“民间性”将愈加体现出来。台湾新北市美声客家演艺团、台南王艺明布袋戏、台湾汉霖民俗说唱艺术团与厦门市金莲升高甲剧团、厦门市南乐团、厦门市龙人古琴艺术团、厦门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展演团等,在厦门市南音阁、厦门市文化艺术中心广场、同安区和海沧区广场,为来自五湖四海的观众带来了精彩曲艺说唱、戏曲偶戏、音乐舞蹈、民俗艺阵等,让更多民众共享两岸文化交流成果。

  由厦门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展演团带来的《闽南民俗文艺专场》最先在厦门文化艺术中心西广场热闹开锣,吸引了众多厦门市民以及外地游客前来观看。该展演团成立于2009年,现有团员40余人,多为厦门市国家、省、市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表演项目有南音、歌仔戏、高甲戏、答嘴鼓、拍胸舞、车鼓弄、讲古和闽南歌曲演唱等。

  作为台湾第一个专业说唱艺术团体,汉霖民俗说唱艺术团迄今已有整整28年的历史,也是第一次应邀到厦门演出。他们演出的节目《老少乐》因应时代发展,表现老少之间的尖锐对立、无情批斗到相辅相成、相得益彰的过程。透过一老一少的机智对话跨越时代鸿沟,最后领悟出唯有老少相爱相敬才能一同开创美好的未来,风趣幽默的表演引发现场观众欢乐的笑声和热烈的掌声。

  1025日与27日分别在文化艺术中心西广场和同安文化中心广场演出的木偶戏《大目降十八娆传奇》,吸引了众多市民前来观看。该剧由台南市王艺明掌中剧团为结合台湾文化和金光布袋戏而创新制作,取材于台南流传多年的民间传奇故事,透过这出活泼生动的演出,让大家感受到台南地方民间故事的趣味,对其民俗风情也多了一份了解,也欣赏到了传统戏剧的艺术魅力。

  台湾新北市美声客家演艺团给观众带来了《客家音乐歌舞专场》与厦门市金莲升高甲剧团演出的《凤冠梦》,在文化艺术西广场、同安和海沧社区为广大社区居民奉献各自精彩的演出。

  厦门市龙人古琴艺术团与厦门市南乐团在厦门市南音阁为喜欢中国古典音乐的听众奉献了一台精彩的《古乐汇——古琴&南音专场音乐会》,美妙的古声琴韵让听众大饱耳福。

  二、学术活动

  (一)创意与诠释:两岸戏剧对谈

  27日与28日连续两天上午在厦门市台湾艺术研究院举办“创意与诠释:两岸戏剧对谈”学术研讨会,邀请北京、上海、浙江,福建和台湾学者以及参与艺术节演出的各剧目剧组主创人员,针对此次艺术节上演的创新剧目,分享彼此在戏剧创作、创新和探索方面的经验得失,相互交流观摩感想,共同探讨前沿戏剧创作理念、两岸戏剧合作以及当代两岸戏剧发展等议题。

  27日的研讨会由厦门大学陈世雄教授主持,首先请上海现代人剧社《Q版辣妹打面缸》剧组与台湾大开剧团《再说?再见》剧组介绍各自的创意。

  上海现代人剧社制作人张余首先介绍了剧社的历史与现状,《打面缸》是该剧社五年前的作品,但只在各个戏剧节上露面。当初之所以选择这个传统戏曲剧目进行现代改编,是因为该戏是传统戏曲剧目中唱腔最少,对白最丰富的一个,而且其讽刺的东西跟现代人所处的环境是可以有时空跨越的。虽然故事是古代的,但其中的语言是现代的,以此彰显有些现实却是两千多年未曾改变的。他说,现代人剧社致力于小剧场话剧的建设,非常注重从传统戏曲中吸取养分,也希望与台湾同行有合作的机会。

  大开剧团的艺术总监介绍了该剧团的状况。大开剧团原先致力于社区戏剧的发展,之后才逐渐成型为地方性的专业剧团,但依然重视社区与儿童戏剧教育。创作特色以写实与即兴为主,讲述主题多为个体的生命体验,从而引发观众的共鸣。譬如《再说?再见》便是演员身上发生过的真实事情。《再说?再见》的导演李明泽从“任务”、“聆听”、“淬炼”、“整合”、“诠释”、“形式”以及“演出”七个层面阐述了该剧的创意过程。

  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主任丁如如教授表达了对《再说?再见》的喜欢之情,因为它来自于生命体验,可以感动自己。至于实验性如何,并不太重要。这个戏最后给了观众一种正能量,这是现代戏剧应该关注的问题。大开剧团的宗旨是服务于人类的,把戏剧引入社区,从孩子开始戏剧教育,都是重要的事情。相比大开剧团对个体真实体验的感性重视,大陆的表演训练也许显得过于理性。

  台湾台东大学的王友辉副教授认为,《再说·再见》给了他很多点状的感动,但是如何从这些点状的感动中获得一种更有深度的提炼,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这就需要从导演手法、结构选取上面去做重新思考。而《打面缸》的问题则在于其现代思维到底体现在哪里?台湾戏曲学院京剧团团长张旭南女士也认为《打面缸》的喜剧元素并没有得到有效的发挥,反而因为过于追求喜剧效果而丧失了传统戏曲原先的价值取向。

  台湾艺术教育馆周一彤先生将《再说·再见》与另外一个小剧场话剧《给你唱首歌》对比,认为两个戏都比较注重真实个体生命体验的展示,有利于观众进入戏剧营造的境界。

  台湾中国文化大学戏剧学系徐亚湘教授则认为《再说·再见》在个体关怀之外缺乏深刻性,感动显得零碎,延伸性不足;表演上运用了过多无厘头的夸张的方式,冲淡了所要传达的情感的共鸣区。

  国家话剧院的吴晓江导演觉得通过《再说·再见》这出戏似乎看到了台湾人的温厚与亲切,容易接近。导演和表演手法都不是对思想性和深刻性的炫耀,这是台湾剧场的优良传统,正好和大陆话剧的现状形成对比。当然,在正能量的传达与社会现状的揭示之间必须有更多的思考,因此这个戏可以在导演和叙述方法上做得更“狠”一些,有些矛盾可以更尖锐一些。

  孙惠柱教授认为上海与台湾两个戏有许多相似之处。《再说·再见》的题材是本土的,但理念是西方的。这一点与明华园歌仔戏团截然相反。这种抛弃了悬念性的绝对生活写实话剧,在台湾有生存的空间和土壤,不必过于追求所谓的深刻性。这也是戏剧舞台丰富性的表现。

  台湾野孩子肢体剧场团长姚尚德则结合自身的工作体验与《Q版辣妹打面缸》的传统现代化提出一个戏剧是要迎合观众还是要引领观众的问题。

  台湾艺术大学戏剧学系教授石光生认为台湾剧场目前最薄弱的还是好的剧本,因此剧场环境呈现改编多于原创的现象。两岸的有些剧团在处理传统戏曲题材时其实是失败的。学者专家的态度是很重要的,是功利性的还是艺术性的?就石教授这个问题,陈世雄教授认为,大陆戏剧界现状不是不能写,而是不敢写,作品多为评奖而写,受到诸多利益的掣肘,也因此导致评论界不能发出真实的声音,只有“戏剧表扬”,缺乏“戏剧批评”。

  28日上午,第二场两岸戏剧研讨会继续在厦门市台湾艺术研究院进行。会议由台湾中国文化大学牛川海教授主持。

  研讨会首先请台北艺术大学的《死亡与少女》剧组、台湾阮剧团《风景III》剧组和厦门歌仔戏剧团《孟姜女哭长城》、《王宝钏——呐喊》主创分别对戏剧创意和阐释方式作了介绍。

  孙惠柱教授认为《风景III》是西体西用的典型,完全是后现代社会的反映,与传统基本没有联系。相比之下,两个歌仔戏的传统分量更重,《孟姜女》是拿传统的材料做西洋的改造,在导演手法上,布莱希特的痕迹偏重了一些,需要考虑如何既能留住老观众,也能吸引新观众;戏剧教育应该从传统开始,逐渐再走向现代。

  吴晓江教授表达了对实验戏剧的关注。在他看来,实验性和小众性是相对的,只要能够有效地传递自己的戏剧理念与思想,也许某一天就会成为大众的与传统的。《风景III》等四个剧目则多多少少存在着“有效传递”的问题。

  台湾艺术大学戏剧学系教授石光生很欣喜地看到了两岸民间艺术节现代元素的出现,现代元素的加入不是为了颠覆传统,而是为了“奠基传统,发扬传统”,而传统也需要勇于面对新的观众。他特别强调戏剧教育的重要性,戏剧教育必须有足够的传统比重。同时,他对吴晓江教授所言的“有效传递”表示了赞成。

  厦门大学苏琼副教授详细地分析了《孟姜女哭长城》中权力与爱情的交叉与矛盾,从中发现到其中的政治隐喻元素,但是表达方式还是要删繁就简,让观众可以清晰地理解。来自福建省艺术研究院的王晓珊副研究员则对厦门歌仔戏研习中心的创新与努力表达了敬意,因为实验戏曲比实验话剧更加艰难。

  (二)两岸儿童戏剧教育座谈

  29日下午,两岸儿童戏剧教育座谈在厦门城市职业学院举办。

  来自台湾艺术教育馆的周一彤先生首先介绍了艺术教育馆的历史与现状以及未来发展的目标;台湾戏曲学院京剧团团长张旭南女士也通过对比大陆的戏曲教育,介绍了台湾戏曲学院作为台湾唯一专业的戏曲教育学府,在学制与内容上的特点;厦门城市职业学院的陈世明教授则详细介绍了自己所主持的名为《闽台儿童戏剧教育比较研究》的教育部课题。

  王友辉副教授通过分享自己的儿童戏剧创作经验,提出了一个关于“艺术教育到底是什么”的命题,指出儿童戏剧的概念需要厘清,在他看来,儿童戏剧应该是与孩童相关的戏剧性活动,对象一定要明确。他还详细介绍了儿童戏剧的种类与台湾儿童戏剧的历史与经验。

  台中大开剧团团长刘仲伦结合自身的受教育经历,做了“如何把戏剧教育融入儿童到成人的教育现场”的主题发言,她明确提出自己的理念:戏剧教育是终身的。她认为身体是最好的表演工具,也是最适合儿童戏剧的媒介,戏剧教育应该根据个人成长的各个阶段制定针对性的戏剧教育内容与相应的形式,让他们在每个不同的人生阶段说出自己的故事,表达自己的想法。

  石光生教授赞同王友辉教授的发言,也认为需要先厘清戏剧教育的概念,教育戏剧应该也只能是完整的戏剧教育体系中的一部分,而不是全部。在他看来,戏剧教育应该让学生体验到人生中不同的议题。他也对西方戏剧教育的各个派别作了精彩的阐述。

  吴晓江导演说道,从前面座谈吸收到很多戏剧教育的资讯与实践经验,受益匪浅。他的疑问是,我们到底要让学习戏剧教育的孩子们有什么样的收获?比如戏剧内容的主题、制作技巧、专业入门。关于这个问题,他比较认同石光生教授的“体验”说,如果戏剧教育能够培养一群从戏剧活动中获得营养滋润的孩子,使戏剧成为一种有营养的、日常生活所需要的东西,那么便是成功的。

  厦门市台湾艺术研究院院长曾学文代表厦门戏剧家协会介绍开展“戏剧进校园”活动的情况,对在座各位老师对儿童戏剧教育倾注的心血表达了诚挚的感谢,并预祝厦门城市职业学院的相关课题结题顺利成功。

  (三)戏剧工作坊

  本届艺术节最受两岸学者、来宾和剧团欢迎与惊喜的是一场名为“丑角剧场”的主题工作坊,两岸丑角工作者同场切磋,寻找传统艺术与现代意识的对接,交流现代剧场的发展经验与创意灵感。

  当闽南“高甲丑”碰上台湾歌仔戏“第一名丑”陈胜在和学习自法国“戏剧小丑”的台湾沙丁庞克剧团,将激荡出怎样的创意火花?工作坊邀请高甲戏国家级传承人纪亚福、陈炳聪等介绍并示范高甲戏“傀儡丑”、“公子丑”、“女丑”、“破衫丑”等各类丑角程序,精彩绝伦的表演获得在场专家学者的高度赞扬,上海戏剧学院孙惠柱教授当场表示要邀请金莲升高甲团“诸丑”赴上海戏剧学院示范教学。国家话剧院的吴晓江导演就戏剧表演的“从内到外与从外到内”的问题展开讨论,认为话剧演员其实可以从高甲丑的“从外到内”的表演方式中得到启示,而且应该上升到“话剧民族化”的高度;台湾戏曲学院张旭南女士则从“东丑”与“西丑”在表演形式的特色中发现各自对观众产生的感受的不同;台湾“第一名丑”陈胜在先生也对高甲团的丑角表演赞不绝口,并历数自己与高甲戏这个剧种的渊源,随后介绍并示范歌仔戏舞台上丑角如何机智应对、如何制造“笑果”,以此展示与高甲丑程序化表演的区别;学习于法国贾克乐寇国际戏剧学校的台湾沙丁庞克剧团由演员谢卉君介绍该团延续法国“戏剧小丑”理念进行的创作与演出。台湾野孩子肢体剧场团长姚尚德现场展示了西方的肢体默剧体系。各位丑角表演艺术家还邀请参加工作坊的“厦门群星工作坊”、台中大开剧团等团体演员和戏剧爱好者一起表演互动。各路名丑荟萃一堂,现场气氛热烈,各方互动频繁,俨然是一个小型的舞台剧,在相互观摩交流中,丑角艺术在剧场的表现力和创造力获得了最好的阐释。

  作为此次艺术节参演团队的厦门市龙人古琴艺术团还专门举办了一场“两岸古琴名家交流雅集”,并由王建欣博士、李凤云教授,为喜爱古琴的听众举办了一场“韵高千古心旷神怡——中国传统的琴箫音乐”表演。

  三、“海峡两岸民间艺术节十年周回顾展”

  历经十年的海峡两岸民间艺术节,为推进两岸文化交流与合作做出了积极的贡献,取得了积极的成效,已成为两岸文化艺术交流与合作的重要平台和品牌项目。汇集海峡两岸民间艺术节十年走过的路程和精彩瞬间的“海峡两岸民间艺术节十周年回顾展”,于艺术节期间,在厦门市美术馆举办。来自两岸的嘉宾在一帧帧照片中,一同感受10年心力,10年风采。感受10年来,海峡两岸民间艺术节创造的骄人业绩,收获的累累硕果,也看到了海峡两岸民间艺术节从最初单纯的闽南文化交流扩展到客家文化、妈祖文化,从歌仔戏、南音、高甲戏、木偶戏扩展到民俗技艺、北管、民间舞蹈、现代舞、话剧、现代戏剧等。

  艺术节特别编印了《海峡两岸民间艺术节十周年图片集》,回顾历史,总结经验,谋划发展,展望未来。

  十年的足迹,海峡两岸民间艺术节已成为密切两岸同胞交往,增进文化认同,融洽两岸人民感情的重要交流平台,呈现全方位、多领域和多层次的发展态势,逐步向制度化、常态化和深层次发展,并开始探索合作双赢之道。一湾浅浅的海峡,承载的不再是乡愁,而是亲缘、文缘,是两岸文化交流合作、民间艺术薪火相传的黄金通道。

   

   

    
收藏】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