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约与空灵——谈歌仔戏《邵江海》的舞美样式
2009-05-22 字体显示:

作者:陈玉生

    厦门市歌仔戏剧团创作演出的歌仔戏《邵江海》,自2002年首演以来,深受观众的好评,经演不衰,已成为该剧团的保留剧目。当年我就观看了该剧,虽然三年过去,但它那简约、空灵的舞美样式,给我留下了深刻美好的印象。

    歌仔戏《邵江海》是一出地域性极为浓厚的戏曲。它所展示的历史背景是抗日战争期间的闽南乡村,它所传达的是闽南民间最质朴的声音,最乡土的文化。剧中讲述的闽南民间艺人邵江海的坎坷命运。作者把邵江海的命运与歌仔戏剧种所遭受到的曲折命运、民族苦难的命运紧紧地结合在一起,让我们看到,浓郁的闽南乡土气息中,有一种坚韧挺拔的力量,看到一位可歌可泣、最底层的民间艺人的精神品格。

    舞台美术设计的首要任务,就是形象的选择和样式的创造。《邵》剧的舞美设计者并没有闭门造车,也没有概念化地去套用样式,而是从田野做起。正如设计者所说“我们在邵江海生活过的土地上采风,在沧海桑田中拾掇昨日的彩贝,聆听历史的回响,探究变迁的足迹……”舞美设计家黄永碤同志,生于闽南长与闽南,对闽南土地有着深厚的感情。创作过程中,他再次潜心于闽南“红砖文化区”从石砖民居结构中去寻找灵感。闽南红砖建筑区别其他建筑的地方,是将砖与石两种不同质地的建筑材料揉在一起,由花岗岩与清水条砖穿插组合而成,创造出独特的“出砖入石”民居建筑结构。花岗岩与清水条砖的结合,给人一种方正、古朴、拙实之美,闽南人用它筑墙、盖厝、铺埕,不但有很强的亲和力,而且整体烘托出浑厚、刚毅的砖石气势。这种结构的产生,大概与历史上闽南的贫困战乱的时代背景有关,以及依山临海不期而至的天灾人祸有关。

    不知是砖与石质地之异让设计者产生了文化联系,还是肌理之美感动了设计者,他们敏锐地捕捉到这一独特形象,并将它贯穿运用到全剧的舞台设计中。舞台不堆砌,但扑面而来的是浓郁的乡土气息和民间色彩,而在这坚实的基石,寓喻了邵江海这位纯朴、拙实、刚毅的民间艺术家的特质。设计者巧用条屏布景这一舞台样式,大胆地在上面喷绘出陈旧民居照片的形式,再现了“出砖入石”这一古朴的建筑,与邵江海这一历史真实人物一同出现在舞台上。设计者不仅仅再现一种环境氛围,而是试图从人物的内心世界去寻找独特的舞台样式。我们也由此领悟到,邵江海因生命中对生活歌咏的渴望,以及对艺术的挚爱,以聚散自由的灵魂去追求自己心中的理想,才会从生命中升腾起艺术的创造力。自由的灵魂,赋予他纯朴、拙实、不拘一格的特点。《邵》剧舞美设计同样以艺术的灵魂来传达这种精神,所以其创作手法不是再现,而是表现。他在感受一个时代、一个人物的同时,也用他美和艺术的眼光,用灵动的舞美来传递、表现一个时代、一个地域、一个人物。舞台上局部是真实的,而整体却是虚拟的,这种看似矛盾结构,却蕴含着和谐的统一体。在空黑的背景下几条移动的条屏构成了独特而又简约与空灵的舞台样式。

    谈到“简约”不由我想起一则家喻户晓的广告词“纷繁世界,多则惑,少则明……”舞美设计者惜墨如金,这里没有层层叠叠的大平台,也看不到笨重的大布景,舞台上几条移动的条屏上,一幅幅发黄的旧照片,却让你强烈地感受到一个时代的风霜雨露,艰难困苦,同时也让你感受到创作者的灵动与机敏。舞台上十几条条屏在移动,变化,组成了多维的演剧空间,尤其在特定的情节中,条屏急迅地移动,让布景“说话”,成为剧中人物内心剧烈斗争的具象化展现。《邵》剧灵动的舞台为人物塑造、深层文化的揭示提供了条件,发挥着无以取代的特殊作用,同时也给歌仔戏这样一个歌舞性很强的剧种提供了十分流畅的表演空间,正如设计者反复强调的那样“演剧空间永远是舞台设计的核心,应为戏而造,为戏所用……”。

    《邵》剧灯光的运用也是独到的。其设计统一在舞美简约、空灵的风格中。全剧以黑灰为主调,细腻地渲染着舞台的气氛,加强舞台的层次感,丰富舞台构图变化。光把色调单一的条屏染得丰富又不繁杂,整体而不零碎。该剧大量地运用了成像灯,严谨地切割光区,变幻着舞台演剧空间,使之显得流畅而明晰。

    从歌仔戏《邵江海》的舞台呈现中,我能感受到设计者是以一种淡泊,一种平静的心态进行潜心设计和大胆创造。它不仅尊重剧种特色,而且寻找到现代戏曲和古典神韵的和谐统一,既巧妙地发挥了戏曲舞台空间的灵动感,又有其独特的样式感,是戏曲的又是现代的。

    
收藏】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