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长恨歌》灯光设计
2009-05-22 字体显示:

作者:陈玉生

    厦门市南乐团、厦门市歌舞剧院、厦门市台湾艺术研究所联合创作演出的南音乐舞《长恨歌》, 2000年创作演出自今,深受国内外的好评,并于2004年参加在捷克举办的“布拉格之秋”国际音乐节,受到高度评价。

    南音乐舞《长恨歌》讲述的是唐明皇和杨贵妃美丽动人的爱情故事,白居易《长恨歌》所描述的那种“不爱江山爱美人”的爱情故事流传至今依然使人嘘吁,遥远的故事是为历史,却如发生在身旁……

    “箫音丝丝……秋光盈盈……清风玉露月轻映……”此为文学本的开场诗。开场诗直接将唐明皇和杨贵妃的“君妃”情爱意蕴展现了出来。在演员唱(表演)这三句开场诗之前,音乐有一个长段的铺垫。

     清雅、中和、古朴的音乐,伴随着缓缓打开的珠帘。此时,一簇簇紫色光,随着这古老的南音旋律,慢慢地渐亮,古老的宫廷乐工演奏平台从远古向我们走来,由弱到强,由远到近,而后又缓缓远去,消失在观众的视线里,故事就在这神秘的紫色光中开始,仿佛把我们带到那久远的年代。

灯光提示的是一个悠远的历史,它是历史,离我们很远;舞台上的宫廷乐工演奏平台,展现着古代的乐工们的宫廷演奏形式,它离我们很近,就在观众面前……又随之远去。

    典雅清和的音乐,让人犹如处在一个宁静的世界里,蓝蓝的夜空,一轮明月高挂。在“盟誓”这场戏里,我用中、浅蓝为基调,珠帘用紫色勾出轮廓,以显得华贵。

    杨贵妃华清池沐浴,勾惹起唐明皇的无限春意。在这里,强调舞台中贵妃沐浴,我用的是逆光、侧逆光,用35KW回光灯粉色投射,光线穿过贵妃的浴纱,展现出沐浴中中国美女的美妙形态; 四围铺上蓝光,也是要突出沐浴中的贵妃,同时又不影响周边的宫女。微动的水波投射在珠帘和舞台上,在轻快,悠扬的音乐旋律中,随着音乐的旋律在流动着,那是爱的乐章,爱的旋律的体现……这才是所谓的“六宫粉黛无颜色的写照。

    如“死别”这场戏,在歌舞升平之后,风云突起,电脑灯频闪,随之代表着皇宫的珠帘摇晃起来,电脑灯光束扫动,产生了强烈的视觉效果,意味着战事到来。我把握舞台灯光的变化节奏,伴随着剧情、音乐,用当代的意识表现古乐之魂,渲染人物和场景。

    再如“天上人间”这场,已是白发苍苍的唐明皇孤寂百般,他在思忆中寻求着他的“生命”的真实,精神的支柱,寻找着他那超越时空的爱……

    此时,我用破碎的光洒在珠帘上,一盏定点光罩在孤寂的唐明皇身上,突显出唐明皇他那对生命无奈的精神世界,同时反衬出他内心从没有停止过的对美丽的昨天的回忆……忽然间,一轮明月由天而降,照定了这一孤寂的世界,众仙女飘然而至,随着仙乐翩翩而舞,杨贵妃出现在唐明皇面前,一对情圣相聚……

    此时,灯光首先要体现的就是天上,要让人有一种处在仙境的感觉。一轮明月倏而降落,照定了孤寂的内宫,随即,从舞台后区逐渐往前亮光,往日辉煌的宫廷乐舞场面出现(这是唐明皇的幻觉),之后,山花烂漫般的灯光下,仙女翩翩舞蹈。这几组灯光是随着优美的音乐旋律、优美的宫女舞蹈,逐渐推出,把唐明皇对杨贵妃的思念推向高潮。

    舞台文学本体现了一种情感、情绪,思想,舞台上演员表演再现、丰富了文学本的情感、情绪、思想,而如“音乐、服装、道具、舞美等等各艺术部门为了舞台艺术的表现都应该具有其情感,情绪和思想,灯光决不例外。

    灯光是为舞台艺术表现服务的,也是为剧情服务的。灯光设计应以南音音乐为基本素材,以乐、舞、剧为融合形式,以剧诗为格调进行创作才能和谐统一。

    舞台艺术是一种视听的艺术,也是一种感觉的艺术。舞台灯光有自己的语汇,语汇的再现需要观者理解,让观者理解光的语汇是我们的最终目的,灯光的语汇就是帮助观者理解舞台,感受舞台的艺术。

    
收藏】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