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都华侨与侨批
2019-02-22 字体显示:
  林南中
  (福建省闽南文化研究会会员)
  位处华安与安溪交界的山区地带有一处远近闻名的侨乡——仙都镇,这里九龙山连绵起伏,云水溪潺潺流过,是一处深山里的人间仙境。
  历史上仙都属漳州府龙溪县二十五都辖地,明清时期,随着瓷器、茶叶的出口,就已经有仙都人远渡重洋到达日本、南洋;清代,更多的仙都先民走出大山,定居于南洋。目前全镇有归侨、侨眷有6千多人,旅外华侨1万多人,主要分布在印尼、新加坡等十几个国家。
  华侨旅居在外,但总是心系故乡。海外华侨打拼赚钱,只要略有积蓄,就会想方设法汇钱回家,赡养家乡亲人和支持祖地建设。于是在侨乡与海外侨居地间便诞生了一种信汇合一(寄信和汇款)的特殊邮传行业——侨批。几乎可以说,只要有华侨聚居的地方,就会有侨批。
  侨批,在闽南又称“番批”。“番”泛指东南亚及海外,“批”就是闽南语“信”的意思,侨批就是海外华侨通过水客和侨批信局汇寄回国内的银信。侨批记录了海外侨胞异国他乡艰辛创业的足迹和对故乡的一片亲情,是一份珍贵的乡愁记忆文献,也是一项重要的海丝文化遗产。
  一、仙都侨客,情系桑梓
  仙都,当地又称“山都”“山兜”等。全镇土地面积140.5平方公里,这里平均海拔达330米,年平均气温21℃,常年气候舒适。全镇辖市后、岭埔、云山、下林、招山、上苑、招坑、中圳、大地、仙都、先锋、送坑、高村等13个行政村,总人口约28万人。仙都也是闽南著名的茶乡,全镇的主要经济收入就是来自茶叶的生产和销售,走进仙都,眼中所见,漫山遍野都是茶园。
  仙都历史悠久,人杰地灵,旅居海外的华侨,秉持儒家传统文化的孝悌思想,热心于家乡的各项公益事业。百多年来,涌现出许多热心桑梓、捐款捐物兴办家乡公益事业的华侨人物,有力促进了仙都社会经济的发展。
  据仙都《刘氏族谱》记载,自仙都刘氏派出下十二世起,族人开始向外迁播,刘氏十四至十七世有多人往吧城,吧城即巴达维亚,今印尼雅加达。坐落在仙都大地村的“土楼之王”二宜楼,建于清乾隆五年至三十四年(1740-1770)间,修建二宜楼的蒋仕熊其孙蒋宗栈后嗣也有迁往吧城。在一块嘉庆二十三年(1818)《重修达摩岩碑志》里,也记录有来自吧城的蒋氏族裔的捐资记载,也说明了仙都蒋氏移居印尼的情况。
  仙都旅外华侨历来十分关心家乡的发展,除了捐资修建祠堂宗庙,还慷慨解囊资助家乡的公益事业建设。1931年海外侨胞捐资兴建仙都云山小学,1939年又捐资创办了大地小学。新中国成立后,海外乡亲又相继创办和投资兴建了南海中学、南苑中学、华侨医院、仙都侨联服装厂等学校、企业等。
  南海中学的创办人为知名爱国侨胞林文图。林文图生于1888年,民国5年(1916)往印尼雅加达谋生,经过在商场上的苦心经营,林文图积累了一定的产业。事业有成后,林文图热心各项公益事业。抗战期间,林文图积极支持资助华人抗日活动。1957年林文图回漳州定居。当他得知家乡仙都还没有中学校,学生到中学就读,需要走路到四五十公里外的县城才有,于是林文图决心捐资在家乡创办一所华侨中学。1958年8月,由其投资的南海中学竣工,随后在林文图的倡议下,学校的教学设备及设施由林金声、黄文生等50多位侨胞捐助完成。
  仙都华侨医院也是由旅居海外的华侨所倡办。1958年印尼华侨林德昌、林开松、林同秀、刘致雨、林显景等共同捐资5万元,在仙都洋坑尾创建漳州市第二所华侨医院——仙都华侨医院。医院建有门诊楼和病房各一座,为土木结构两层楼房,建筑面积3000多平方米,1959年医院建成。此后林德昌等侨亲还先后赠送救护车、手术床等一批医疗设备,扩建华侨医院病房。在广大侨胞的支持和捐助下,华侨医院的设施建设和医疗水平得到较好的提升。
  在仙都华侨中,招山村的林金声(印尼)、涵口村的许瑞廷(新加坡)、仙都乡的林同秀(印尼)、林陈凤莲(新加坡),也都是较具影响、乐视施好善的华侨人物。
  二、仙都侨批,侨史记忆
  侨批是海外华侨与祖地侨眷之间的两地书,是珍贵的侨史文书,它记录着海外华侨对祖地的拳拳之心以及对故土亲人的眷顾之情,也承载了国内侨眷对旅外侨亲的牵挂与思念。解读侨批,可以感受到华侨异国他乡艰辛创业的奋斗历程,以及历史变迁的痕迹。
  漳州是著名的侨乡,侨胞主要集中在东南亚各国,如今分布在世界各地的侨胞有近百万之多。明清以来华侨先辈为生活所逼或为逃避战乱,乘船南下,披荆斩棘;他们克勤克俭、吃苦耐劳,同时心系祖国,思念亲人。在华侨聚居的地方,出现了为华侨带回信款的水客,水客逐成为了海外华人社会一种新的行业。
  水客下南洋,过番爿,行走于国内外之间,华侨和水客是不需要签订合约或质押物件的。水客及后来发展起来的侨批信局,他们为华侨解付信款,靠的是信用以及同乡情谊。华侨只要写一个简单的地址,水客或侨批信局就会竭尽所能的将信款稳妥地送达国内侨眷的手中。
  侨批信局的诞生甚至比近代邮政机构还早,在我国银行及邮政机构尚未正式建立前,闽南沿海就有专门从事侨批的行郊,叫做“批郊”,在漳州府龙溪县的流传村,就有1880年前由龙溪水客郭有品所创办的“天一批郊”,即后来成为侨批业翘楚的“天一信局”。民国时期,漳州侨批业进入鼎盛时期,据《漳州华侨志》记载,民国二十一年(1932)市区有奇苑、大漳等10多家信局。1946年福建省邮政局就有关于侨汇协济局及所辖兑付局有龙溪局下辖的浦南、华安等的介绍。
  华安旧属龙溪县管辖,1912年龙溪设县佐于华丰,1928年始置华安县。华安的侨批大都由厦门或者漳州中转,然后沿着九龙江水路运达华安及附近村镇。目前,华安所发现的侨批不多,主要集中在仙都一带,从华安县博物馆提供的侨批史料看,仙都侨批同样具有闽南侨批的共同特点。
  “批一封,银二元,一纸侨批寄乡愁,几行家书抵万金”。“侨批”往往附带汇款数额,兼具平安家书的功能,这也是维系华侨与家乡亲人情感的重要纽带。下面列举两件仙都侨批如下:
  其一为印尼苏著娘辛已(1941)年端(正)月寄唐山斗量儿之家书(图1)。内容是:“斗量吾儿知悉:别后数月,吾儿媳妇孙儿等未知旅途道况若何,甚惟悬念。忽接吾儿附寄邮函,奉诵之下,足知道途安好,家乡平静,足实喜慰,心想贯澈。今特致家书至嘱:亲长邻居务须尊重,顾次族中贫乏之人,切宜和睦,护守先人之余业,内外谦恭,家庭和好,勿妄自堕家声,勿违是嘱。□母异邦,老幼皆赖平安,业务如常。意欲归故乡,俗伴在身,未得往乡,□谅。年终意欲归故里。敢烦家信切须多寄。前传诸亲特嘱言语,务须缓思。展开诸亲的知悉。查已卯年间寄蒋辉国币二拾七元,烦家财源代买法主公的龙甫一套,未知答谢否?家中景况详细报我知,免致悬望。致嘱。去年腊月寄林木酌先生国币计八元,斗量吾儿四元,千娘吾女二元,自然吾女二元。共八元到祗查收,以为家用。辛已年端月廿日,母苏氏著娘具。”华安县博物馆馆长林艺谋介绍说,张斗量为华安宋卿张氏第20代,于1940年带妻儿女六人从印尼回国定居,其母苏著娘携另三个儿子在印尼经商。
  其二是一封1948年7月印尼张火崩寄唐山张斗量侄儿家书(图2)。内容是:“斗量贤侄:刻接读来函,陈情知清,殊深为慰。旅外老体幸庇康健,诸儿等亦安,堪以告祺。兹查到贤侄返国之时,至于款项经已面会,该存国币1600千元。嗣后到吧城黄江汉信局汇去三帮计国币1200千元,核算尚剩四百元。昨据家嫂来函云,业已支去国币四万元。并收谷六石。倘系事实,已经过额,只遵天理良心,扪心自问,勿要多端争执,免为外人耻笑。关于愚叔之田业,如念连理之亲,请为照料。而愚亦已挥函质问,如何之处,希作书详告。只余整装北返,可能范围年终或明春,余言谨此。专函并祝,刻好!愚叔火崩启(钦代笔)民国37年7月4日。”林艺谋介绍说,张火崩(乾崩)为华安宋卿张氏19代,其侄儿张斗量当时居于仙都,张火崩及诸儿女均在印尼。
  “一人带一户,一户带一村”,这种乡族性集体出洋,是海外移民普遍的特点,仙都华侨移民同样如此,成批乡民移居海外建立起乡族性的商业圈。水客业及侨批信局适应了华侨与侨眷在经济和讯息上相互联系的需要,因而侨批信局应运而生。侨批信局大多由交际广、头脑灵活、大家信赖的水客所创办。仙都作为漳州的一个重点侨乡,民国时期就有祖籍仙都的印尼华侨林欣曾创设侨批信局。
  民国二十三年(1934)林欣曾在厦门开办“北溪侨栈”,地址位于厦门海后路13号,主要经营侨批业务及办理华侨大字(华侨护照)(图3)。林欣,又名林双喜(1902-1981),为仙都林氏宗鲁公第二十四世孙。林欣出生于仙都大坑炉,他父母早亡,年少时便给中圳村四角坵林清(文)呼、李鸣兰夫妻收做养子,成年后林欣与鸣兰的童养媳李绸娘结婚,后举家往南洋谋生。林欣头脑灵活,敢拼敢拼闯。民国二十三年(1934)林欣回国在厦门创办“北溪侨栈”并任经理,除了经营侨批,还兼营武夷、安溪、仙都乌龙茶。当时茶叶用锡罐装,有二两装、一斤装、半斤装等,茶叶产品售往印尼及南洋各国。1948年11月至1949年春季,“北溪侨栈”迁往印尼吧城。
  
  1948年7月印尼张火崩寄唐山张斗量侄儿家书
  
  印尼苏著娘辛已(1941年)年端(正)月寄唐山斗量儿之家书
  
  1937年华安华侨林欣的“侨民归国证明书”
  
  
  
  1960年代林双喜寄仙都的信函
  
  仙都
  
  仙都二宜楼
  参考文献:
  ①漳州市人民政府侨务办公室编《漳州华侨志》,厦门大学出版社出版1994年8月。
  ②林南中《闽海币缘》,西安地图出版社2009年12月。
  ③中国银行泉州分行编《闽南侨批史纪述》,厦门大学出版社出版1996年6月。
  ④中国银行泉州分行编《泉州侨批业史料》,厦门大学出版社出版1994年9月。
  ⑤王朱唇、张美寅著《闽南侨批史话》,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2006年9月。
    
收藏】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