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丝英杰 同怀乡国赤子心 ——简述鼓浪屿老别墅的精神与文化
2018-02-12 字体显示:

  龚洁

  (鼓浪屿申遗顾问、厦门地方文史专家)

  201778,对厦门鼓浪屿来说是个不平凡的日子。这天在波兰克拉科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第41届大会上,全票通过厦门“鼓浪屿历史国际社区”成功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成为我国第52处世界遗产。

  鼓浪屿历史国际社区世界遗产,范围包括鼓浪屿全岛及其近岸水域,总面积3162公顷;缓冲区涵盖邻近的大屿、猴屿两小岛,并延伸到厦门岛的海岸线,总面积886公顷。

  鼓浪屿历史国际社区世界遗产构成元素共64处,主要包括:51组代表性历史建筑及宅园、4组历史道路、7处代表性自然景观与2处代表性文化遗迹。它们与鼓浪屿上现存的900多幢历史风貌建筑,共同组成了鼓浪屿自然有机的空间结构和内涵丰富的城市历史景观,100多年来,鼓浪屿整体上仍保持了优美的海岛景观特征和不同片区的城市肌理特征。

  从鼓浪屿历史国际社区世界遗产元素来看,绝大部分是以老建筑、老别墅为载体,也就是说鼓浪屿申请世遗的元素,老建筑、老别墅扮演了主角,人们走进鼓浪屿,触目所及,就是那些令人过目不忘、经典华美的老建筑、老别墅。

  鼓浪屿的老建筑、老别墅,主要是由以下几个方面造就的:

  首先是鼓浪屿的原住民。他们从中原迁徙而来,在明清时期或更远一些时候住在鼓浪屿,修建带有中原传统建筑元素的红砖民居,至今还保存多座,典型的如大夫第、四落大厝、雷厝、黄氏小宗等,从这些红砖厝上,我们可以鲜明地看到古时的传统精神和灿烂的建筑文化。如大夫第的主人“八字”缺水,他就专门定制水波纹地砖,使整个天井水波荡漾,以补足他的缺水,让他每天生活在有水的屋子里。这些至今完好的地砖,为我们保留了清中期鼓浪屿民居的地理文化。

  其次,五个方面的单位和人士在鼓浪屿建造老别墅。1840年(清道光二十年)鸦片战争后,西方列强争相在鼓浪屿设领事馆,派驻领事,开办洋行,他们在鼓浪屿建起第一幢乡村别墅,鼓浪屿从此有了欧式别墅;基督教、天主教乘机进驻鼓浪屿,他(她)们为传播福音,建造了一批具有欧洲元素的教堂、牧师楼、姑娘楼、医院、学校等;海关是鼓浪屿老别墅的一支强力建造者,留下了一批美轮美奂的欧式别墅,如毗吐庐、副税务司公馆、邦办楼、港务长大楼、验货员公寓、通讯铁塔管理房等;1895年依《马关条约》台湾割让给日本后,在台为官的大陆官员奉命回大陆或不愿受日本统治的台籍人士内迁,他们选择鼓浪屿为定居地,购地建房,如八卦楼、林氏府、怡园即是;“一战”以后,许多华侨受殖民地政府打压,经营和生活颇受困扰,他们到鼓浪屿建别墅洋楼,安置妻小,奔波海丝路上,顽强拼博,奋发自强,在鼓浪屿上留下一大批美丽豪华的别墅宅院,如黄家花园、容谷、海天堂构、船屋等等,华侨建造的别墅洋楼宅院,形成了别具一格的中西混搭的创新建筑风格,鼓浪屿这次申遗中专家们定名为厦门风格(Amoy deco)。下面就以八卦楼、黄家花园、容谷为例,简略说说老别墅所蕴会的精神与文化。

   

  八卦楼,其范围为11000平方米,建筑平面1788平方米,总建筑面积为4623平方米、高266米,三层,另有地下层和一个高10米的红色圆顶,伫立在四面八向的八边形平台上,十分突出,人们称它为八卦楼,是海轮出入港的标志,也是厦门近代建筑的代表,它的主人是台湾首富板桥林家的三房林鹤寿。林鹤寿,深通经史诗词,好交朋结友,慷慨大方,又有经商天赋,是林家难得的精英。1895年《马关条约》台湾割让给日本后,他随父林维源定居鼓浪屿,在厦门水仙路开设建祥钱庄。期间,他给鼓浪屿救世医院捐助1000圆白银,从而结识了救世医院院长美籍荷兰人郁约翰。

  林鹤寿进出鼓浪屿,看到的尽是洋人建造的别墅洋楼,他心有不甘,心里老想为什么中国人就不能建个大别墅超过洋人呢?他在一次朋友聚会上表示要建座大别墅,将超过鼓浪屿上的所有洋人的别墅,要在天台上能看到厦门城区和俯瞰全鼓浪屿。他的这一宏想被郁约翰得知,郁氏自告奋勇要为林鹤寿设计这个大别墅,且不收设计费以报答他捐助救世医院的情谊。郁氏设计的大别墅就是八卦楼,他是按美国尺寸设计的,所用建材市场上买不到,必须定制,耗资巨大。1907年开工之后,资金很快不继。林鹤寿就变卖台湾祖产以继工程。但八卦楼工程太浩大,仍不足以完成整个工程的建设,他横下一条心,将钱庄抵押继续施工。可是到1920年,经过13年的苦心经营,八卦楼仍难以完成。无奈之下,他将八卦楼修建工程交给管家后,悄然远走他乡,终生未回鼓浪屿,不知所终,留下一座他从未住过的大别墅,但是,他“超过所有洋人别墅”的民族自强精神和折射出的传统文化魅力,今天仍令人景仰。

   

  再说黄家花园,主人叫黄奕住,少时家贫,辍学理发。17岁那年因剃刀误伤老者眉额被追责,惧怕躲藏,最终卖掉田产,得36个大洋,徒步从南安金淘走到厦门,乘船到印尼三宝垅谋生,结识土著姑娘贩卖杂货,从行商到排档再到坐贾,商贸发展颇为顺遂。“一战”期间,做糖栈生意,发了大财成为印尼糖王。1918年“一战”结束,荷印政府要他补交“一战”期间的高额税款,夫妻俩不甘将辛苦赚得的银子交付荷印殖民政府,决定将银子汇回祖国后,19195月定居鼓浪屿,开始了他在厦门和全国新一轮多领域、全方位的巨大投资,组建中国实力最雄厚的私家银行中南银行,建造当年远东最高最豪华的上海国际饭店。在鼓浪屿和厦门就建造了一条商业街和160多幢别墅宅院,他也有与林鹤寿同样的心愿,要建一幢超过洋人的豪华别墅,其中最令人钦羡的就是黄家花园的中楼,1923年动工,1925年完成,它的双旋台阶、回廊、楼梯、二楼扶栏、步廊均用意大利白玉大理石,费用高达20万银元。正厅的护墙、天花、地板为全楠木,再加紫檀博古架、台球室等十分华美,既有文艺复兴时期欧洲建筑的风采,又有18世纪欧洲贵族的华贵,还有中国传统建筑的厚重,号称“中国第一别墅”。

  黄家花园落成之日,他设一装满红水银元的大木桶,让每一个参观者取一个银元,贪心的人想取第二个,因手上染有红色就不能再取了。此招可以说是行善的妙招,内含丰富的中华哲理文化,难怪日后的许经权,在番婆楼落成之日,向黄奕住学习,设一个黑水银元大木桶,告示参观者可自取银元一枚。不论红水还是黑水,都沁入鼓浪屿别墅宅院的历史和参加落成仪式人们的心坎里。

  黄奕住在黄家花园三座别墅里装饰许多挂镜,镜眉均镌刻三件理发工具:剃刀、须刷和掏耳筒,示意子孙不要忘记先人创业的艰辛,并在中楼配以家史馆,对子孙进行家史、家训、家教的传承,这不能不说是黄奕住的良苦用心,也表现出几千年农耕社会家族发展的价值理念!

  黄奕住还不忘闽南农民本色,别墅宅院修得豪华高雅,但其厚朴实用,特别是崇尚吉祥纳福的地理环境,可以给人带来温情,带来内心平静,既有人间烟火的温度,也有文雅脱俗的气质。他选择上巳节邀请30多位厦鼓60岁以上的文化和商界精英,到花园餐叙休憩,在中楼前摄影留念,为我们留下了十分温馨的历史记忆。

   

  最后,应该说说升旗山麓的容谷别墅,主人李清泉,晋江人,少时在厦门同文书院读书,后往菲律宾继承父辈的成美木厂,积聚财富后,专营钱庄金融业,组建多家银行,成为菲华的金融巨子。上世纪30年代厦门城市建设高潮时,他来厦门设“李民兴置业公司”,开发房地产,投资300万银元,用于鹭江道填海筑堤工程,在大同路、镇邦路建一列式四层商住楼6幢,在万寿路、碧山路建10幢,可惜抗战中毁于战火。在中山路西端建现代化的四层商住楼,至今中国银行、商检局仍在使用。他还在虎头山上建1700平方米的山顶别墅,既观日出又看日落,既沐天风又亲鹭江潮。在鼓浪屿漳州路建李家庄两幢高级别墅,安置伯父及自家家小。

  1926年,他在鼓浪屿升旗山麓又建成一座花园豪宅“容谷”别墅,所用木料全是进口的赤楠,高贵而耐用。容谷坐拥南洋杉欧式大花园,精选彩色鹅卵石铺筑花园小径,高雅不俗,气度非凡,可居高俯视大半个鼓浪屿,可聆听鹭江潮涨潮落的潮音,还能透视厦门市区的繁华和鹭江中穿梭往返的舢舨和巨轮,此真乃是神仙居!

  李清泉从1919年起,蝉联6届马尼拉中华商会会长。19253月,他召开“南洋闽侨救乡会”并任总理,会后将救乡会迁到鼓浪屿容谷别墅,在代表大会上曾通过建设漳厦铁路龙岩段的议案。193311月,十九路军在福州发动“闽变”,成立“中华共和国人民革命政府”,他积极奔走呼号抗敌,1938年任南侨筹赈祖国难民总会副主席,全力赈募钱物支援抗战。1946年夏闽南大旱,米价狂涨,水深火热,南侨纷纷捐款捐物,他因募赈劳累病发,入院不治,病危弥留时立下遗嘱:“捐10万美元救济扶养祖国难童”,被誉为“至死不忘救国的人”,死时年仅52岁!19471月,他的夫人颜敕携南侨赈灾款菲币675万元抵厦,在容谷开招待会,为闽南七县市发放救灾款,完成了李清泉的遗愿。

  这里,我们不仅看到华侨爱国爱乡的精神,也深刻体会到巨大的民族向心力和无私的赤子报国心,只要祖国需要,立马全力以赴,慷慨解囊,李清泉是南侨中的杰出代表,容谷等鼓浪屿建筑及其蕴含的精神文化成为世界文化遗产,诚乃名至实归耶!

    
收藏】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