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厦门船祭祀的中国海神谱
2018-02-11 字体显示:

  周运中

  (厦门大学历史学系助理教授)

  内容摘要:清代海军将领窦振彪《厦门港纪事》有一篇《敬神》,记载厦门航海者祭祀的中国各地海神。反映妈祖信仰被闽南人带到中国各地,还记载一些本地的王爷信仰、福建上古的越人蛇神信仰,江浙、山东、天津、辽宁等地传统的海神信仰。对照英国的大英图书馆清代漳州民间道教科仪书《安船酌献科》,也可以证明清代厦门航海者的海神信仰非常丰富。

  关键词:清代厦门海神信仰

  清代窦振彪的《厦门港纪事》,有一篇《敬神》,记载了清代厦门航海者祭祀的全国沿海神灵,非常珍贵。

  窦振彪(17851850),字升堂,广东高州吴川硇洲岛人。嘉庆十九年(1814),由行伍拔补为水师千总,擢水师提标中营守备。历任海口营外海都司、广海寨游击、提标中军参将、水师副将。道光九年(1829)署琼州镇水师总兵。道光十一年(1831),升任福建金门镇总兵。道光十二年,奉命平定台湾嘉义县张丙、陈办起事,获道光帝赏戴花翎。道光十九年(1839),曾督舟师击退进犯的英夷兵船。道光二十一年(1841),英军攻陷广东,临危受命,于二月擢任广东水师提督,旋调福建水师提督。八月,英舰再次进犯厦门,窦振彪恰出洋缉盗,未能亲临战场指挥,而当晚厦门被攻陷,受朝廷处分。道光三十年(1850),卒于任上。越年咸丰即位,颁旨赠太子太保,谥武襄。

  窦振彪的《厦门港纪事》,分三部分:第一部分记录厦门港口形势与潮汐、风信。第二部分记载厦门往台湾、广东、上海、锦州、天津等地针路,第三部分记录沿海各港湾的对坐方向、深浅、礁石。

  此书今有清三千客斋抄本存世,藏于上海图书馆。据其书后的清代吴兴藏书家姚衡之题跋,此书是道光二十三年(1843),福州将军怡良自台湾密访总兵达洪阿、道员姚莹之案返回金门,水师提督窦振彪派兵护行时所携。后姚衡向窦振彪乞录副本,并请武陵周敬五照录,并亲自绘图。而今此抄本只存文字部分,图已遗失。

  此书原来深藏在馆,世人不知,厦门市图书馆副馆长陈峰先生主持《厦门文献丛书》,收入《厦门海疆文献辑注》,不仅把全书公布于世,而且点校注释,嘉惠学林。本书不仅极大地丰富了中国海洋史的史料,还在全书最后制作了详细的地名索引,前所未有,厥功甚伟。①

  窦振彪《厦门港纪事》最末有一篇《敬神》:

  大担妈祖三盘六使爷石岛妈祖(顺风相送神福)

  金门城利王爷白带门妈祖青山头王爷

  磁头妈祖精枝所妈祖威海妈祖

  圳里王爷旗头佛祖土地(菜碗)妙岛妈祖

  湄洲妈祖洋山老爷到浅海神爷

  平海妈祖上海洋老大(菜碗)东佑妈祖(或往盖州)

  宫仔前妈祖吾商妈祖

  许屿内妈祖诸位神福

  慈澳妈祖大洋开针好事(神福菜碗或往胶洲)

  北家头九使爷青岛妈祖或往天津

  北关妈祖码头水土地

  这篇记载,非常重要,因为非常完整地反映了清代厦门航海者在中国沿海即使的所有重要神灵。

  大担就是厦门南面的大担岛,附近还有四五个小岛礁,排成一列,扼守厦门湾出口,建有很多庙宇。

  金门城利王爷,就是厉王爷,即唐代张巡,因为死守睢阳(今商丘),阻挡安史之乱向东南蔓延,受到中国东南人的祭拜。张巡和部将许远又被称为双忠公,闽南很多地方有双忠公的庙宇。

  磁头在今晋江东南角的金井镇,最南端是围头,磁头在其北,不是围头,《厦门港纪事》首篇针路《闽南往澎台针路》说:

  在磁头放北风洋,用巽干,七更,见西屿头。

  在石俊放洋,用巽巳,七更,见西屿头。

  第三篇《南澳往姿港针路》说:

  磁头,用艮坤兼寅申取石圳。

  石圳,用丑未取祥芝头,开有水鸡礁可看。

  第五篇《厦门往北垵边针路》说:

  船出大担外开,用乙辰,一更离海翁,见鸟嘴尾。用单寅,一更见北椗,外过。用寅,半更取磁头。离,半更开,水退用单艮,半更取俊头。

  第五篇《厦门往澳门上海针路》说:

  要去磁头,可防纸虎礁,可看妈祖宫澳鼻塔烟燉,横辨直看白屿仔塔、赤坪。水洘半行船可防。网尾礁过去是米碷,北势是门铁礁。过米碷,风若是东北,暗时看有二、三个倚汗篷,不可倚去,是假礁。上去是石俊,好抛船。入垵有双胜礁,内外可过。

  又《各垵风信流水》说:

  磁头,敲北风,水[]半可行。

  浚里,敲北风,水[]八分流可行……

  浚里,敲南风,水涨七分流可行。

  磁头,敲南风,水正[]可行。

  又《上海往南垵边各澳深浅目录》说:

  深沪澳内,打水在屿边,三托,赤沙泥地。

  后里澳内,打水二、三托,沙泥地。

  磁头澳内,打水三、四托,沙泥地。

  园头澳内,打水大水时三托,平沙泥地。

  显然,石俊就是今金井镇的石圳,也就是俊头、浚里、圳里。园头,是围头之误,说明磁头在围头之北。可能在今溜江村,村民以留姓为主,本应名留港村。传说是五代十国时期割据闽南的留从效后裔,村东有鸟屿等小岛礁。闽南语的磁、屿同音,磁头就是屿头。磁头、石圳,可以直达澎湖的西屿。溜江村有溜江洞宋代石佛,金井镇岩峰村有唐代西资寺和石佛,②这一带在古代就是重要海港,所以比较繁荣。

  石圳村的庙宇,前人已有研究。③此处所说的圳里王爷,应是石圳村东部海边的苏王爷庙,每年正月初一,渔民要到庙里占卜。回来,要到庙里答谢。又名挡境佛,村民到庙里请求保佑很多生活琐事。

  湄洲妈祖即妈祖祖庙,平海妈祖在莆田市平海镇,明代是平海卫,在湄洲岛的东北。

  宫仔前妈祖,在平潭岛最西部的娘宫码头,向西通往大陆,现在已经建有大桥,据研究,这是平潭岛最早的天后宫。④《厦门港纪事》的说:

  纺车礁,用艮坤、丑未取墓仔口。墓仔口外,用艮坤兼丑未取宫仔前草鞋礁。礁身东畔礁母上水礁,可防。港心礁过妙,倚西不可倚东。

  宫仔前,用子午取古屿门,南流妙者兼癸丁妙,乌礁开,洘流浅,齐峰取三碗芋,取猫屿仔。

  古屿门,用癸丁取东西鹤。用子午取自澳,后有礁一片。

  古屿,是今平潭县屿头乡的苦屿,也即许屿,闽南语许、苦读音相同。

  慈澳,在今长乐东南的漳港海口,又名文武澳,今有天妃宫。

  北家头即北交头,连江县东北部半岛的最东部。九使爷是蛇神,这是福州的信仰,长乐潭头镇克凤村原名陈塘港,有九使庙,供奉蛇神九使爷。传说能够救人于海难,海难保佑民众击退海寇。

  北关是北关塘的省略,即北竿塘岛,属马祖列岛。

  三盘,即今温州三盘岛,六使爷是本地海神。《海疆要略必究》的《抛船行船各垵礁辨水辨》说:

  三盘

  水退时浅。内是三盘大门。小门是黄花。温州地方外是龙山澳,好避飓风。澳中有泥堆,可防。中门出去外是马齿屿。屿有礁,礁止可过到娘澳,可近边行。外去畏深到合龙门,门甚狭,流水急,宜仔细。澳中鱼船甚多,中央外势有礁,出入从山边可也。山上有妈祖庙。上去东北,崇担、蒣郎俱可抛东北风。对面竹篙屿,好抛南风。石塘前面有龙目礁二个,夜间行船须防。

  龙澳

  抛船在六使庙,倚边。若开,抛就无底,流水又急,须记之。

  从这里似乎表明六使庙在龙澳,不在三盘岛。

  白带门,在今浙江三门县东南,扩塘山岛南部。

  精枝所,难考,明代没有此所,也没有闽南语同音地名,可能是今象山县北部的钱仓所,钱、精音近,支、仓形近。

  旗头,即崎头,即今宁波北仑区最东北部。这里供奉佛祖,不是妈祖。

  洋山,即大小洋山岛。吾商,即吴淞江口,闽南语音近。

  洋山老爷,是本地海神。宋代《宝庆四明志》卷二十和元代《大德昌国州志》卷七说:“隋炀帝庙,在洋山大海中,唐大中四年建。”

  大洋开针好事,或往胶洲,指从大洋山岛,直接开往山东胶州,不走江苏沿海。《厦门港纪事》的《厦门往锦洲及山东辽岛并天津针路》说:

  船在两广兜,用单癸,四更。用单子,十四更。用壬子,四更。又用单壬,六更见马头嘴。船在洋山,放南风正,用丑艮,五更。又用丑癸,五更。又用单子,十更。又用壬子,五更。又用壬亥,三更见马头嘴。船在马头嘴外,用单癸,四更见青山头。

  两广是今嵊泗县东南角的浪岗山,从浪岗山、大洋山可以直达山东。码头水土地,是马头嘴,闽南语的水读成嘴。在今荣成市东南,石岛的西南。青岛,即今山东青岛。

  《厦门港纪事》的《天津浅口往庙岛》说:“胶洲老山开船,用甲卯,三更见小关岛;又三更见大兴所。略近原用甲卯,三更见清[]海衙及马头嘴相连,内外俱有礁,行船可防。用子癸,四更取青山头。”

  石岛,在今山东荣成南部的石岛镇。青头山,即成山头,在今荣成东北。威海,即今威海市。

  成山头供奉的王爷,源自上古的海神信仰。《史记·封禅书》说齐国从上古就祭祀八神将,其中:“七曰日主,祠成山。成山斗入海,最居齐东北隅,以迎日出云。”《秦始皇本纪》又说嬴政三十六年:“令入海者赍捕巨鱼具,而自以连弩候大鱼出射之。自琅邪北至荣成山,弗见。至之罘,见巨鱼,射杀一鱼。”荣成山即成山,荣成地名源自此地。

  乐史《太平寰宇记》卷二十登州文登县:

  石桥海神,在县南六十里,县北百里,县东百八十里。三面俱至于海,县东北海中有秦始皇石桥,伏琛《齐记》:始皇造桥,欲渡海观日出处,海神为之驱石竖柱,始皇感其惠,通敬于神,求与相见。神曰:我丑,莫图我形,当与帝会。始皇从石桥入海四十里,与神相见,帝左右有巧者,潜以足画神形。神怒曰:帝负约,可速去。始皇转马,马之前脚犹立,后脚随崩,仅得登岸。今验成山东,入海道可广二十步,时有竖石,往往相望,似桥柱状。海中又有石桥柱二所,乍出乍入,俗云汉武帝所作也。

  又说:

  秦宫,在县东北百八十里,古老相传云秦始皇所造,东南两面临海,南有七井水。望海台,在县东北一百八十里,古老相传始皇在成山,垒石造此台望海,伏琛《齐记》云:“始皇欲渡海,立石标之为记。”

  因为成山头的海神传统非常久远,所以一直保持,未被妈祖信仰取代,厦门仍然祭祀本地海神。

  妙岛,即庙岛,在今山东长岛县庙岛群岛。《厦门港纪事》的《天津浅口往庙岛》说:“庙岛有圣母庙。”庙岛的妈祖,是改造本地女神而形成。庙岛原来的海神,又名红娘子。金朝王寂的《鸭江行部志》说辽东半岛最南头的铁山(今老铁山):“西南水行五百余里,有山曰红娘子岛,岛上夜闻鸡犬之声,乃登、莱沿海之居民也。”⑤这个岛无疑是庙岛,此时妈祖信仰还未传到北方。

  到浅海,指天津的海口,《厦门港纪事》有《天津浅口往庙岛》,开头说船出浅口。

  东佑,或往盖州。盖州是辽宁盖州,东佑不知。按照全文顺序,或许在天津以北,所以说到盖州。

  值得注意的是,《厦门港纪事》第四篇《抄录诸神风暴日期》,有四月十二日,苏王爷暴。很可能就是石圳村的苏王爷,说明本书前后呼应。金井镇一带是历史上著名的侨乡,历史上航海发达。所以这里的苏王爷信仰,得到了厦门等地航海者的信奉。

  从《厦门港纪事》的这篇清代厦门人的中国重要海神谱可知,除了妈祖信仰被闽南人带到中国各地,闽南还有一些本地的王爷信仰,福州有上古的越人蛇神信仰,舟山有本地的海神信仰,山东与天津、辽宁等地有传统的海神信仰。

  英国的大英图书馆有一批清代漳州民间道教科仪书,其中《安船酌献科》不仅记载了往西洋、往东洋的地名,还记载了下南、上北沿途的海神。前人虽然有所研究,⑥但是未能比较《厦门港纪事》的海神谱。其中记载的海神总数,远远超过《厦门港纪事》。但是《厦门港纪事》也有《安船酌科献》不载的神,比如金门城利王爷、磁头妈祖、圳里王爷、北关妈祖。

  有的虽然写法稍有不同,但是能印证,《安船酌献科》的杨山是杨老爷,天津港口是海神爷,印证《厦门港纪事》的洋山老爷、到浅海神爷。

  也有一些地方不同,《安船酌献科》的关童(竿塘)是土地,不是妈祖。三盘是妈祖、羊府爷,不是六使爷。白带门是土地,不是妈祖。上海港口是天后娘娘,不是老大。尽山头是妈祖、土地,不是王爷。

  如果乍看《厦门港纪事》,妈祖信仰在海神中占据主流。但是再看《安船酌献科》,妈祖仅有一半不到,土地神的总数超过妈祖,还有关帝、羊府爷、佛长公、阮夫人、龙爷、观音佛、三官爷、五帝爷、杨府爷、海神爷、六使爷、九使爷。妈祖虽然散布在中国南北海岸,但是更集中在闽南。虽然这两则文书的使用人群的不同,可能导致认知不同。但是我们还可以认为,闽南航海者祭拜的海神非常广泛,不限于妈祖。

  注释:

  ①陈峰:《厦门海疆文献辑注》厦门大学出版社,2013年。

  ②郑国珍主编《中国文物地图集》福建分册,福建省地图出版社,2007年,下册第360367页。

  ③石奕龙:《晋江石圳村的神鬼信仰》,《中国社会经济史研究》1994年第2期。

  ④郑国珍主编《中国文物地图集》福建分册,福建省地图出版社,2007年,下册第116页。

  ⑤贾敬颜:《五代宋金元人边疆行记十三种疏证稿》,中华书局,2004年,第208页。

  ⑥科大卫:《英国图书馆藏有关丝绸之路的一些资料》,《海上丝绸之路与潮汕文化》,汕头大学出版社,1998年。杨国桢:《闽在海中》,江西高校出版社,1998年,第80页。

    
收藏】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