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南管现况与跨界展演探析
2018-02-11 字体显示:

  林珀姬

 (台北艺术大学传统音乐系教授)

  内容摘要:近年来,全世界表演艺术刮起了跨界之风。中国台湾作曲家找寻与开发音乐素材时,也逐渐意识到在地传统音乐文化之重要性与特殊性,并将它纳入为音乐创作语汇,其中南管则是许多作曲家关注并选用的素材之一。本文拟以南管音乐为主体视角切入,从中国台湾官方已登录的南管及太平歌之团体与个人谈起,再论述当代台湾南管传统文化圈的发展现象,并探讨数年来,如入或混搭不同乐种或不同领域做跨界演出于舞台、剧场、庙宇、古迹等地,音乐与不同的领域交融碰撞所产生的火花。保存与创新之间,如何取得平衡,是当代人应认真省思的问题。

  关键词:南管南音太平歌跨界混搭

  一、“南管”释名

  1、南管

  目前常见两岸三地南管相关文章写着:“南管”之名,乃是因为台湾有“北管”,为了区别,与它对称,才有“南管”这个称呼。

  事实上在台湾民间,南管的流行先于北管。而数百年来惯用的称呼有南管、南乐、郎君乐、弦管、锦曲、南音,从杜嘉德(Cartairs Douglas1830-1877)所着《厦门方言中英文对照辞典》中可知,19世纪在厦门的南音,亦有洞管和品管之分,当时也称为“南管”,此书中并无汉字,为中英文对照的辞条,中文部分是“厦门方言”,以罗马拼音标注写成,再加上英文解释。辞条中除了提到弦管,也提到南管、洞管、品管,而“洞管”是指以洞箫为主的上四管;“品管”则以横笛而得名;也就是“洞管”是正南、弦管;“品管”则指太平歌或天子门生阵。再根据台湾民间保存的古抄本看“南管”、“南音”,均可见于同一抄本中(图一及图二),可知“南管”之名至少在1850年以前两岸均已使用。

  2、郎君乐

  除了“南管”、“南音”,“郎君乐”亦是常用的名称,对于当时馆阁名称则称为“郎君会”,根据“中央研究院”1920年于台南市西区的调查,三郊振声社当时的名称为“郎君爷会(振声社)”。图三则是湾里和声社的家俬笼,上亦写着“湾里郎君会”字样。

   

  图一 高雄光安社所保存的手抄本《指谱集》首页序文

   

  图二 高雄光安社所保存的手抄本《指谱集》首页序文

  以下为1923611日《台南日日新报》第五版第8284号报导《台湾的音乐 其种类乐器及曲调》(重抄):

  台湾的音乐不用说即支那音乐的延长。纵使其演奏的乐曲为台湾所固有,但其乐器皆为支那之物。今之台湾音乐的乐调可举出(一)圣乐。此为儒圣孔子之遗乐,奏于孔子祭典日之高尚优雅的音乐。(二)十三腔。读书人绅商等组会聚首,奏之以相娱,音调古秀清雅。但现今十三腔渐没落,与之稍类似,称“十音”(隶属小曲 南管)正抬头(三)郎君乐据说此为往昔受命奏于康熙皇帝御前之乐。为高尚之乐。使用乐器五种。(四)南管北管。南管乐为发达于支那南方之乐,北管乐则发达于北方。曲调式样丰富。南方者较北方高尚且优雅,北管则多被使用于台湾戏剧等,一般而言是粗野但艳丽的曲调。此两管所需之乐器为月琴、琵琶、二弦、三弦、笛、洞箫、拍板、拍鼓、弦、小锣、猫钹等,其中并有南管不用笛、北管不用洞箫之规则。此外若由奏法来区分南北。相较于南方奏法一定,北方则不拘。(五)祝庆乐。隶属北管。用来在婚礼及其他庆典演奏。为极其闲适优雅的音乐。(六)葬仪乐。用于葬仪之际之带悲调者。(七)后场乐。此乃用于戏剧之伴奏或是在僧侣等诵经时于后方配合前场之调子奏乐。(八)福州团乐。此为自对岸抵台之福州人自娱之乐。乐器与南北管所用者大同小异。但曲及调皆略与南管似。接着谈台湾音乐的音谱有上(1)×(2)工(3)凡(4)六或合(5)五或士(6)乙(7)之七音。但由于有时会因乐调与乐器之情况而产生变音,因此除上×工以外并无确切的音谱。又乐器有洞箫、笛、琵琶、笙、吊规子(小弦)三弦二弦、锣、鼓、钹、板(拍子板)等。控制节奏者为鳄铎(于周围六寸左右,厚二寸的普通圆形木头中央开二寸左右之孔,将其表里加工后,于其一边裱兽皮),叩之则发咖搭咖搭之声。上述乐器交响下形成台湾特有的音乐。不过对初闻者而言大概会只感到不过是铿锵铿的重复着单调的曲调,但若仔细聆听则可发现亦有不少颇动听的旋律。若再由技术方面来解析台湾音乐,则台湾乐无疑以声乐为本位。若要说明其谱,边演奏边进行当然为第一要件;如硬要抽象性地说明其概要,则交响乐中主要有称为昆腔、西皮、二簧梆子调之曲目。其中昆腔、西皮、二簧乃古来发达于扬子江附近者,梆子则是发达于黄河附近沿岸。推测这些音乐乃是渐次流传至台湾。

   

  图三湾里和声社的家俬笼上写有“湾里郎君会”字样

  《台南日日新报》所报导《台湾的音乐》其原文应是截取自片冈岩的《台湾风俗志》第四集第一章《台湾的音乐》,此章中介绍“三、郎君乐,四、南管”,而南管中又分“普通乐”与“郎君乐”,“普通乐”指的就是“太平歌”。

  多年田野调查访谈中,受访者如果提到他们学的是“南管”,笔者都会要求受访者示范唱一下,从唱法中就可以判别。所以在民间早期各地的“南管”是广义的,可能是“郎君乐”也可能是“太平歌”。但是现今由于太平歌比南管更没落了,现今讲的“南管”往往只指“洞管”(郎君乐)。举例来说,陈明章先生为电影《花漾》所做的配乐,据说是改写自南管音乐,但当我与学生一起欣赏电影《花漾》时,学生看完整部电影,问我:“这是南管吗?我只看到一支南管琵琶而已”。当然南管不会如电影插曲般唱法,演唱者万芳唱得不错,但我只能说是比较接近太平歌的唱法。

  3、南管戏

  同样的,在大约60年代的台湾交加戏盛行时,戏班均自称“南管戏”,而实是“交加戏”或称“九甲戏”,与日据时期台南金宝兴的“南管戏”不同,与文革之后,泉厦的“高甲戏”也不同;金宝兴的“南管戏”是“七子戏”,泉厦的“高甲戏”则是文革之后改良,以丑戏为其特色,并改名称为高甲戏;台湾“交加戏”的文戏与七子班相同,但在音乐方面的使用,除了曲调加入了“交加调”,在武场部分,加入了歌仔戏的锣鼓,比“七子戏”热闹,至于剧目部分特别在武戏,当时有许多新编剧目。

  本文拟以南管音乐为主体视角切入,从台湾官方已登录的南管与太平歌之团体与个人谈起,再论及当代台湾南管传统文化圈的发展现象,与近年来,在舞台、剧场、庙宇、古迹等地,融入或混搭不同乐种或不同领域的跨界演出。音乐与不同的领域交融碰撞所产生的火花,或感到悸动落泪!或让人失望!保存与创新之间,如何取得平衡,是当代人应该认真省思的问题。

  二、台湾南管发展现况与官方登录之个人与团体

  1、台湾南管发展现况

  2009930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公布了“南音”(南管)为“人类无形文化遗产”,这对南管音乐的传承与活动,无异打了一剂强心剂,引起更多有识之士注意到南管音乐的美与艺术性,不过,对于台湾民间原生态的馆阁活动,却并未掀起多大涟漪,老馆阁生态如旧,音乐是生活的一部分,敬天常、尊古礼、循传统,每年例行之事依旧,但各地馆阁受到地方政府的关注,或配合地方观光活动,有了较多表演露脸的机会。观察各馆阁延续性的教学传承与正常的拍馆活动外,因为登录后受所谓“人间国宝”的名利影响,内在因素是有心人士开始积极争取提名,致使馆阁中的和谐遭到破坏,影响所及,使馆阁中出现馆员的内部斗争,而心不和则乐亦不协,致使南管馆阁生态起了变化;外在因素则受到大环境经济不景气之影响,两岸三地的交流锐减,馆阁到内地的机会变少,但外来团体或个别弦友,至台湾的交流活动反而较活络。

  2、馆阁活动

  截至今年止,正常活动的馆阁如下,弦管部分:北部地区有基隆闽南第一乐团、台北闽南乐府、台北华声南乐团、台北和鸣南乐社、台北中华弦管研究团、台北咏吟南乐社、台北心心南管乐坊、台北永和南乐社、台北浯江南乐社;中部地区有清水清雅乐府、沙鹿合和艺苑、台中佳和艺苑、台中中瀛南乐社、台中乐成宫南乐社、台中永盛乐府、台中龙天宫南乐团、鹿港雅正斋、鹿港聚英社、鹿港遏云斋、鹿港永乐弦管;北港集斌社、北港汾雅斋、嘉义凤声阁;南部地区有台南海寮清和社、台南振声南乐社、台南南声社、台南庆安宫和声社、台南大天后宫南音社、高雄右昌光安社、高雄广益南乐社、高雄阿莲荐善堂、高雄梓官乡聚云社、高雄茄萣乡振乐社、高雄茄萣乡振南社、高雄内门村新兴社南管、高雄内门集声南乐社、东港镇海宫南乐社;东部地区有台东闽南聚英社;离岛有澎湖西瀛南乐社、金门列屿群声南乐社、金门浯江南乐社、金门传统乐府等。

  太平歌馆则有台南县麻豆镇集英社、台南市清音社太平歌、高雄内门和乐轩太平歌、高雄内门光兴村鸭母寮太平歌、高雄茄萣乡和音社、茄萣金銮宫太平歌乐社;交加阵有彰化地区的锦成阁高甲阵、伸港泉州厝新锦珠高甲阵;太平歌歌阵为配合刈香活动的文阵,有公亲寮清水寺天子门生、港墘港兴宫太平歌阵、永吉吉安宫天子门生、茄萣赐福宫太平清歌。

  其中活动力较强的馆阁在北部地区有闽南乐府、华声南乐团、和鸣南乐社;中部地区有清雅乐府、合和艺苑、聚英社、遏云斋;南部有振声社、南声社、和声社、光安社、振乐社、振南社、广益南乐社;离岛有西瀛南乐社、烈屿群声南乐社、浯江南乐社、金门传统乐府等。

  处于停摆状态的有台南县后壁乡龙御南管社、澎湖集庆堂、金门城隍庙南乐社。金门城隍庙南乐社因老乐人凋零,所剩老乐人则到传统乐府活动,而高雄醉仙亭南乐社,仅在初一十五祀神演唱,已多年不再与各馆阁交流。

  每年重要的整弦活动有台南南声社春秋祭、鹿港聚英社春祭、合和艺苑的秋祭等都是邀请全台各地弦友参与的大型活动。彰化文化局因为承办了共四班推广教育的研习班,还有全台唯一的南管实验乐团,故亦常举办全台大会唱的整弦活动,2016年在123日举办踩街与整弦活动。台北华声社去年以创团三十周年,举办了“华声儿女回娘家”活动,邀请北部各馆阁参与活动,当天活动有一百多弦友参加。今年34日和鸣社举办20周年春祭整弦,来自南北各地馆社参与活动业有一百多人,以上是南管馆阁部分。

  太平歌部分,除西港刈香圈的太平清歌阵头登录,引起太平清歌各阵头或馆阁之间更多的关注。去年麻豆集英社以创社99年举办太平清歌大会亲,邀请其他馆舍或阵头参与,计有公亲寮清水寺天子门生、永吉吉安宫天子门生、港墘港兴宫太平歌阵、高雄内门鸭母寮太平清歌阵、高雄内门番子路和乐轩太平歌、台南长北街雅音社天子门生、金銮宫天子文生太平歌乐社。201749日又举办100周年太平清歌大会亲。参加的团体有永吉吉安宫天子门生、港墘港兴宫太平歌阵、高雄内门番子路和乐轩太平歌、台南长北街清音社天子门生、金銮宫天子文生太平歌乐社、台南大天后宫南音社。

  3、台湾官方登录之南管之个人与团体

  早在2009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公布“南音”(南管)为“人类无形文化遗产”之前,台湾教育主管部门为保存、维护及发扬固有民族艺术文化,充实国民休闲生活,从1985年就开始举办了十届的“民族艺术薪传奖”,当时南管音乐方面被登录为薪传奖南管音乐艺师的有吴昆仁(殁)、蔡添木(殁)、郑叔简(殁)、余承尧(殁)、刘鸿沟(殁)、尤奇芬(殁);薪传奖南管戏艺师的有李祥石(殁)、吴素霞;薪传奖南管团体有台南南声社、华声南乐社、鹿港雅正斋、鹿港聚英社、汉唐乐府、闽南乐府等;以上南管艺师尚建在持续教学的仅剩吴素霞;而获奖的团体,虽然仍在,但部分馆阁活动力已渐弱。

  教育主管部门的“薪传奖”停办后,“文建会”于2009年起开始举办“重要传统艺术暨文化资产保存技术授证”,也就是“人间国宝”登录;在南管音乐部分,登录的是台南南声社张鸿明先生,南管戏是林吴素霞女士,两位艺师都是2010年登录,而张鸿明艺师已于2013年辞世。林吴素霞出身南管世家,自幼习唱南管,19岁就开始在清水的清雅乐府教馆,虽然登录为南管戏艺师,但除了从事南管戏的传承,南管音乐教学仍是她的教学重心,她的子弟馆与子弟兵遍布北中南各地。目前第一届传习的南管戏艺生已获得授证,也开始在地方展开传习工作。张鸿明先生辞世时,传习工作并未完成,虽然艺生也非常努力学习,达到相当的水准,不过南声社因为艺生问题,导致馆内不和,是一大憾事。

  至于地方政府方面目前已登录的南管艺师,台中市有林吴素霞,彰化县有黄承祧(殁)、郭应护,嘉义市有蔡清源,高雄市有陈嬿朱;南管团体有基隆闽南第一乐府、台南南声社、台南海寮清和社、鹿港雅正斋、鹿港聚英社、鹿港遏云斋、台中市清雅乐府、彰化锦城阁高甲团、新北市南管新锦珠剧团。

  在南管的俗唱——太平歌方面,仅有台南市以西港香圈同类型阵头做登录,有港墘、永吉、后营、公亲寮等太平歌阵与东竹林牛犁阵。

  各县市政府登录的团体,基本上是以其艺术性、历史性、民俗性、独一性等不同面向来做登录,因此,各地团体之音乐水准与艺术性悬殊甚大。

  三、跨界或混搭演出

  南管音乐原是民间生活中的音乐,由于社会的快速变迁,在当今的世代中,它已不能仅以生活中的音乐存活,进而随着时代的转变,跃上舞台,成为表演艺术的一环。这些年“跨界或混搭”的表演蔚为风潮,但是“跨界或混搭”并非只是把好几个不同领域的艺术强拼硬凑在一起,个人以为成功的“跨界”,首重不同领域的专业思维,能在特殊的场合与时机的限定下,形成有效的对话,进而相互融合,消弥彼此的局限,因此个人实质的整合,远比表面上的“一起呈现”更重要。换句话说,许多的演出,则常仅是流于表面上“在一起”的形式。因为“跨界”的本意,即是要让不同领域的艺术产生关系,但各领域彼此认知的悬殊是存在的事实,因此艺术跨领域绝不是一蹴而就的。不同领域必须经过多方磨合后,才能在跨界中保有各自的主体性,最后观众是否能打破各领域间的隔阂,接受新型式的演出,这才是一个成功的跨界演出。

  “混搭”则是拼贴各种风格,不拘泥于特定典范而自由挥洒。任意选用手边素材去混搭,企图营造出各种新奇、特别的效果。所有的风格都是对等的,都可以交融并用,表现的是一种“相对主义”。事实上,从历史观之,表演艺术就如岩层般,积累各个世代所淀积的不同质素。任何人类现下所通行的语言、风俗、社会制度,都有历史各时代遗存成分,也是长期演变与累积的成果,因此每个世代所发展出的艺术型态都有可能成为百年以后的传统。当然,有的混搭演出,只是随机选样,但也有是精心设计,而成果未必都是好,还要看观众的接受度。以下分别从南管音乐为主体视角出发,从几个面向谈几个台湾运用南管音乐的跨界与混搭案例。

  1、中西乐的碰撞—以西乐为本体

  台湾当代音乐奠基于日据时期的西方音乐教育,近百年来皆延续着西方音乐的传承发展脉络。深受西方音乐教育的台湾作曲家,从1950年代以来多元开展的新音乐实验,寻找异于西方音乐的新音声;另一方面,台湾作曲家亦逐渐意识到原生地传统音乐文化之重要性与特殊性,而开始“再发现”二战后逐渐没落之台湾在地传统音乐,并纳入为音乐创作语汇,因此“南管音乐”成了许多作曲家关注并选用素材之一。

  南管与北管,大约在1980年代开始受到政府与学界关注,被认为是台湾传统音乐之代表性乐种之一,特别是1990年代之后随着台湾本土意识的高涨,有越来越多的作曲家采用南管音乐素材进行创作。因此,南管的文化论述,逐渐转与台湾意识相连结,而成为当代音乐创作中最具有“台湾传统”表征的音乐素材。下以赖德和《乡音II:南管音乐的联想》和蔡凌蕙《足鼓协奏曲》与《毁坏的城市》探讨中西乐跨界碰撞问题:

  1)赖德和《乡音II——南管音乐的联想》

  赖德和教授数十年来一直坚持于音乐的探索、寻觅与研究,其作品中常融合东、西方音乐之精随,并擅长诗意氛围营造,创作手法细致、丰富且多样。

  《乡愁II——南管音乐的联想》是小提琴与室内乐的作品,而在第一段中,除了钢琴重复的演奏同一个音描摹南管琵琶的捻头,接着以小提琴扮演了南管曲脚的角色,充分描摹南声社曲脚蔡小月《秀才先行》的唱曲,此段描摹非常传神!而在第二段中,小提琴又以快速上下行翻高翻低的十六分音符,描摹了南管大谱《梅花操》第五节甲线演奏,做八度反覆演奏的骨干音,呼应《梅花操》尾节的三次反覆结束。这是一个现代音乐的室内乐作品,在以西乐的作曲技巧写作当中,不着痕迹地利用小提琴演奏出极具特色的南管乐音,这种跨界的作品,一直是个人所推崇,因为不是只有将南管的骨干音演奏出,而是声韵兼备的描摹!仿彿是蔡小月置身在西乐演奏中演唱《秀才先行》!

  2)蔡凌蕙《足鼓协奏曲》与《毁坏的城市》

  《足鼓协奏曲》是融合东方乐思与西方交响精神的作品,是以南管戏曲中最具特色的后场乐器“足鼓”做为独奏乐器的“西乐交响协奏曲”。此作品的演出,个人看了两次,一次是由江之翠乐团的魏美慧与廖于泞演奏足鼓,另一次则是西乐击乐家王小尹,担任击鼓。王小尹于1997年获得第31届国际大赛“高德阿姆斯现代音乐诠释”奖项,所以当然是击乐的高手。

  但是两次演出效果却截然不同!以南管戏后场乐人做演奏,南管下四管乐器所表现南管韵味相当到位,因此,在西乐团乐音中就显得相当突出,受到听众的欢迎;但是,当南管下四管乐器到了西方击乐高手中,它就单纯只是一种乐器,演奏的技法是西方的节奏型,无法符合南管音乐金木相克原理,也没有对应南管琵琶指法的所产生的韵味,故无论她击乐技巧再好,就是没有南管味!中西乐的相对美学观无法展现,因此整个音乐听起来就索然无味!

  《毁坏的城市》一次由台北艺术大学传统音乐系学生担纲,一次则由我参与演出,第一次学生的演出已广受好评,第二次个人参与时,发现语言声韵与音乐无法密切配合,仅能说是作曲家依南管门头曲牌填词,无法照顾到语言声韵问题,这个问题是一般的观众无法理解的,因此,在征得作曲家同意之下,个人依据语言声韵与音乐关系,并依据南管音乐唱奏惯例,除了乐器切入点稍做调整,演唱的曲诗与声韵的问题也重新做了调整,当然,连带着钢琴家的演奏乐音,势必随着我的演唱修改音乐的进行!并且透过多次的排练磨合,才得以演出。

  以上两个作曲家的作品都是中西乐跨界碰撞的例子,《乡愁II——南管音乐的联想》作者从小听南管长大,在几近完全听写下状况,进入南管音乐世界,对南管声韵有细腻的描摹;而《足鼓协奏曲》与《毁坏的城市》,作者目前是台北艺术大学统音乐系副教授兼主任,对于南管音乐也相当了解,此作品即是运用南管音乐的门头与曲牌填词,但毕竟在纯西乐环境下长大,对于南管音乐骨干音掌握了,但语言声韵问题就无法解决,因此演出成效好坏就操纵在演出者手中!

  2.音乐与舞蹈、剧场的跨界

  1)《荷池薰风》——南管演奏与舞蹈表演的结合

  2007年台北艺术大学当时的校长邱坤良邀集了校内系所,以传统音乐学系、舞蹈系及剧场设计学系等,一同参与制作《荷池薰风》歌乐舞的演出。结合了传统南管音乐、现代身段舞蹈、空间装置艺术、布料蓝染技艺及服装的设计等,呈现出古今交错的风华韵致。《荷池薰风》所欲展现的不单是一次舞台演出,而是透过各系教师与学生的合作,从地方生活撷取片段并与乐舞结合,再转化为剧场美学的张力。因此在既有空间的调度、全部演员服装的绘染制作与设计,以及道具的造型、灯光设计,在在突显出结合民间生活艺术质朴、典雅的意象,整个演出所欲表现的,不只是堆砌式光彩夺目的视觉效果,而是想借由温婉动人的乐舞笙歌,贴近人心,点描出自然与生活之美。这次演出,撷取地方文化资源,将传统艺术生活化、创新化和精致化的远景,让传统南管音乐与不同的当代艺术对话、碰撞,获得许多观众的回响叫好。这种跨界,实则是全校师生的相互配合与合作,在整个制作中各司其职,产生的融合,因此,整体剧场能够呈现出纯朴典雅的美感。

  2)舞蹈与南管

  林文中舞团推出《小南管》系列演出,并搭配一连串在各地演出前的示范讲座活动,内容包括:林文中舞团“小”系列作品第肆号《小南管》示范讲座、现代舞工作坊、现代舞驻馆创作“铁道中的‘小’世界”。舞团并至日本东京演出,本校学生亦有多位参与此系列演出活动。

  《小南管》的特色是以“发现问题”作为编创出发点,大胆地以现代舞形式挑战传统南管音乐,专业舞者将随着现场演奏的南管音乐起舞,其中融合南管戏身段与现代舞的肢体语汇,试图带给观众在视觉与思考层面的冲击。演出过程就是让不懂南管音乐的舞者与观众,慢慢进入“什么是南管”的世界。

  而《慢摇·滚》,可以说是《小南管》的续集,但创作概念及表达手法,却又完全不一样。《慢摇·滚》没有乐师与舞者身份的区隔,演出人员有专业舞者、梨园戏演员、传统音乐系南管组学生、即兴钢琴家,大家既南管又跳舞,是音乐身体化,也是身体音乐化的节目。让乐师们来舞团与舞者一起玩音乐,也玩肢体语言,作为所有创作灵感的开端。林文中认为:

  “面对这个创作,我不再把作品对照整个传统戏曲或是剧场环境╱惯例╱美学来说话。因为纯粹是自己喜欢这个乐种、喜欢大家一起唱南管、一起跳舞的美好,所以,就完全靠自己的感觉或是想像,来整合实验中的音乐及身体意象、也可以说是“玩”出一个异类╱跨界节目。我不是南管专家,也不觉得南管在剧场肢体应用中一定要搭上梨园戏,所以基本上我也没有什么包袱牵绊。在《小南管》之后的创作中,我也常常期许自己编导的节目要能吓到自己,就是做出一个自己也没看过的节目,进入一个不知道尽头或形貌的世界。在《慢摇·滚》当中,我试着以一个抽象、虚构、甚至荒谬的身声异想呈现,来表达“感情╱关系”这件事——是古是今、是男是女、是同性还是异性,其实对我来说,并不是这么重要或清楚。我在乎的其实只是如何能诚实面对自己的爱;也在爱中,验证自己的存在。希望你们喜欢这个节目,也能勇敢,去爱。”

  《慢摇·滚》,个人从他们的彩排到正式演出,看了三次,不过一开始,就是对舞台画面的视觉效果提出质疑:既是舞团,观众在视觉感受应该能享受舞者肢体语言流畅的美,但第一次笔者所见的是:舞者现代舞的流畅线条,梨园戏演员是梨园动作,而南管学生则是生硬的肢体语言,非常不协调!但是,慢慢地,经过多次排练之后,可以看到所有人员慢慢放松下来,画面渐协调,呈现出的画面,像是表现人生百态的爱,我想林文中的想法是对的!当然个人也还是听到许多不同的声音。

  3.不同传统乐种的跨界

  1)“琵琶交弹-萨摩×南管音乐会”——并无交织

  心心南管乐坊近几年在跨界演出,总是选择不同的面向出击,为了“琵琶交弹-萨摩×南管音乐会”,王心心还赴日学习萨摩琵琶。当时演出者为日本萨摩琵琶——岩佐鹤丈与南管琵琶——王心心,并由知名学者林谷芳参与座谈。演出受到台湾学界与艺文界的肯定。不过既是交弹与对话,只能说是两个传统乐种的琵琶在舞台上的演出,带给观众新的刺激,实质上并无法交织融合。

  2)南北管神话音乐剧《蓬莱》—传统的再造

  南北管神话音乐剧《蓬莱》,为新北市政府与广艺基金会首度策办的“2016华文原创音乐剧节”,受邀的四档委托创作节目之一,由李易修导演、策划的音乐剧表演,以“天天有歌唱”为主题,结合南北管、偶戏、多媒体,大胆跨域,带给观众最震撼的视觉享受;特别是将南北管两个属性极度不同的乐种,摆在剧中,该如何表现?是本剧一大特色。音乐设计由毕业于台北大艺术大学传统音乐系的许淑慧担纲。此作品亦受台北市文化局表演艺术专案补助,以及2013年文化艺术基金会戏剧创作类作品补助;并入围第十五届台新艺术奖。

  剧作中角色设计灵感取材自《山海经》,因此《蓬莱》一剧试图从古老神话传说展开,阐述寓言般的庞大史诗故事。

  剧中有“以人拟偶”的表演,演员有头上戴着偶面具,亦或在偶的头像以及特殊设计的服装底下操偶,运用变化细致的灯光,制造诡谲的氛围,产生抽离日常的神话情境。演员除了得会操偶,会使用神祇的肢体语言,还得学会导演为此剧创造的神明语言,据说是导演依据古语的声韵原则,运用保留大量古汉语的南方方言中“入声”特色,重新组合塑造的戏剧语言,当然没人听懂,但也别具特色!

  在音乐方面,剧中运用了台湾两大乐种——南管与北管,借由完全不同声响特色的喧嚣与宁静,来呈现剧中人物冲突,既创新又有传统;足以吸引观众欲探究传统音乐以及古籍之冲动。演员除了操偶、使用神祇特有的肢体语言与神明语言,在唱念做打方面都有不俗的表现,更发展出一种传统再创造的剧场新美学。但是如果以南管音乐与北管音乐为主体的观察时,则会发现剧中的南管或北管唱念,都不够到位,虽然有学过南北管的学生跟我说:“《蓬莱》的音乐唱念怎么这么没有韵味!”但是就一般观众言,南管与北管的音乐初体验,可能就是从此剧开始!所以此剧获奖也是应该的!但从整体言之,此剧的音乐设计笔者认为是一种混搭形式。

  4.文学与南管音乐的结合

  心心南管乐坊于2012年主要演出作品《女子恋南管》系列的演出,尝试让南管在现代社会有新的展现面貌,此系列共演出六场:《羞花—杨贵妃》《沉鱼—西施》《闭月—貂蝉》《落雁—昭君》《李清照》(上)《李清照》(下)。

  此系列由台湾政治大学蔡欣欣教授策划,每场由陈银桂老师主讲说书,搭配心心乐坊的演出,王心心不断追求更高的突破,想借由文学的欣赏,带领观众进入南管音乐的领域,文学与南管音乐结合的演出,是一个相当不错的想法,但演出过程却由于说书的时间较长,所以整场音乐会,仿彿成了说书的配角。不过在连续几场的演出中,针对此点也慢慢作了修正。

  南管音乐的文学性相当强,借由相关文学故事导读,观众较容易亲近南管音乐,但是说书人过于冗长的说书,则易使观众烦躁,原是要帮南管音乐作推广的,但反客为主,就抢了南管音乐主体的风采。

  四、结合古迹建筑定点定时的展演

  跨界的另一个层面是运用古迹的文化特色,结合南管音乐的展演,相当于是有形与无形文化资产的结合,活化古迹建筑,赋予传统新生命,也给予来来往往的观光客,认识台湾传统音乐文化的机会。

  1.南管在台北孔庙定时定点的演出:华声南乐社在台北孔庙仪门的演出,已有20年历史,孔庙是外国光观客常到的景点,有导览员带领观光客作建筑导览以及南管音乐介绍,时间是每月的第一、三周上午10-12时,由华声社学员自主性参加音乐活动。

  2.南管在台北市定古迹有记茶行二楼清源堂的演出:自20155月起,每周星期六下午2-5时,华声南乐社亦进驻台北市定古迹建筑——有记茶行二楼清源堂演出,有记茶行,也是国际观光客最爱光顾的茶行,同时搭配大稻埕社区导览以及观光客茶文化巡礼,由茶行王老板提供好茶,往来观光客除了买茶,顺便上楼“品茗听乐”是有记茶行的另一大卖点。

  五、都市行销的运用—南管音乐成功的融入

  《遇见设计,邂逅爱│Design for love》系列,为台北市行销台北之微电影,共有:台北假期篇、生日礼物篇、黄昏记事簿篇、你的灵魂接在我的线路上篇、让我保护你篇、生日礼物篇等六篇。

  其中台北假期篇,以古迹、茶文化与南管的关系出发做结合,从中让剧中人找到爱。南管音乐部分由台北华声南乐社演出,是温馨感人的作品。根据导演辛建宗解说影片故事:日本明星理子与男友在台北渡假,却遭狗仔跟拍,于是不断躲狗仔跟踪的男女主角,在无意间发现了日据时代理子外婆在台湾的踪迹,就这样,1940年代和2016年,两个年代的爱情故事,在此刻开始重叠展开。南管音乐在片中出现的时间极短,但却是故事转折的重点,代理子因此找到了外婆的旧情人,女主角也完成了外婆生前的委托,因此,南管虽然只出现短短几分钟,但已足够让人忘怀。

  六、结语

  本文为个人历年来田野调查与展演观赏记录,是个人对于台湾传统音乐文化的关怀面向,透过文中对南管音乐在跨界与传统的几个例子说明,个人提出几个问题,让大家一起思考:

  1.在登录“人间国宝”艺师的问题上,台湾把艺师的年龄界定得太高,没有65岁以上,无法成为国宝,所以我们所看到的结果是:张鸿明先生接受授证第二年就生病了,第三年辞世了,至今还未有第二位南管国宝。反观大陆泉州地方南音传承人,可以在30多岁年龄,就获选为传承人。

  年轻人有年轻人面对传承的想法,善于利用媒体扩散教学效用,利用包装获得认同,到传承教学的目的。但反过来思考:这到底是被利用的传统?还是被创造的传统?两岸都应该好好思考!

  2.在跨界展演的所产生的问题上,究竟是以南管为文化呈现主体?还是以南管为配乐?值得省思,毕竟想要有双赢的局面,是必须多方面思考清楚,以说书为主,南管成了配角,似乎可有可无,那么这个配角随时可被取代。

  以舞蹈为视觉取向,但因南管音乐的阴阳五行观念与律动线条的搭配,在舞蹈中被强调了,观众很清楚可以感受南管的音乐之美,小南管的舞作就有更高的可看性。

  《遇见设计,邂逅爱│Design for love》台北假期篇之微电影,以早年大稻埕茶行文化与南管音乐发展息息相关,故事发展出由于南管乐声的吸引,让跨海来台寻找外婆旧情人的女主角,完成了外婆生前的委托,南管虽然只出现短短几分钟,但已足够让人忘怀!但如果从音乐人的耳朵言,此片的配乐除了南管,其他则让人无法忍受(德国音乐学家Gisa观后感言)!同样的问题,也在《蓬莱》一剧出现,但个人以为不能以音乐专家的观点切入,反而是要以一般民众的角度切入,可以理解的是这样的音乐结合,足以让普罗大众接受,目的就达到了。

  3.在南管音乐传承问题上,民间传统原是一对一的口传教学,已无法适应现代的社会,新兴的团体以西乐或国乐有理论系统的教学方式,较能让现代年轻人所接受,但是透过西乐或国乐学习方式的教学,所产生的问题主要是声多韵少,就如同民初的国乐在刘天华改革国乐器后,至今是回不去了,也成了中国音乐的另一传统。对于“传统”二字,相信每个世代人的认知都会是不相同的,亦或是传统音乐的局内人或局外人,不同的角度审视,也会有不同的结果,至于我们想要的传统,究竟是什么传统?如果肯定这个传统是活化石,那么它还必须被改造吗?如果需要改造,那它还值得我们保护吗?让我们好好想想!

  注:本论文为2016121-5日“泉州一带一路研讨会”上发表之论文《从文化传统与创新角度谈“台湾南管发展现况与跨界的演出,看新旧音乐文化的涵融与衍异”》为基底,重新审视修改而成。

  参考书目:

  ①片冈岩撰:《台湾风俗志》日据时期大正10年(19212月,台湾日日新报社发行。

  ②杜嘉德:《厦门方言中英文对照辞典》(Chinese-English Dictionary of the Vernacular or Spoken Language of Amoy. London 1873),第240页。

  ③林珀姬:《南管乐语与曲唱理论建构》,台北艺术大学出版,2015再版。

  单篇论文

  ①林珀姬:《2008-2012传统音乐年鉴,南管篇》,传统艺术中心出版。

  ②林珀姬《文化传统与创新——从台湾南管发展现况与跨界的演出看新旧音乐文化的涵融与衍异》,2016123日,“泉州一带一路研讨会”论文。

  网路资料

  ①参考:http//c.ianthro.tw/161999。最后一次搜寻时间2017.03.14

    
收藏】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