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信仰与侨民社会的凝聚力——以马来西亚五个金门侨居地的寺庙为例
2017-04-07 字体显示:

  黃振良(金门采风文化协会创会会长)

  前言

  2010年5月,本人为拍摄一部以金门人下南洋在异乡奋斗的纪录片《落番》,在马来西亚进行为期一个月的拍摄工作。这一个月期间,我的足迹深入雪兰莪州巴生市(Klang)、吉胆岛(P.Ketam),马六甲(Melaka),柔佛州的居銮(Kluang)、峇都巴辖(Bayu Pahat)、笨珍(Pontian)等几个金门人聚居的地方,进行采访拍摄工作。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印尼、婆罗州、菲律宾等地区,是华人在东南亚的主要分布地,其中以原籍闽南、广东、海南的移民居多,华侨在当地的经济力、凝聚力及民族性都很强。

  经过这一个月多面向的实地见闻,个人深深感觉到许多在当今闽南社会已经看不到、不再受人重视的传统文化,反而在马来西亚的华人社会受到重视,其保存的情形,有些比之于今日的闽南社会,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其中民间信仰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

  闽南是一个多神崇拜的社会,这自然是从汉族先民时代就已存在的现象,在既有的观念中,闽南地区到处都有寺庙,到处都可以见到进庙拜神的族群。在马来西亚几个华人聚集区,其寺庙林立的密集程度,有些地方尤甚于闽南民间。本文谨以造访过的几个金门侨民聚居地,就其寺庙建筑、奉祀神祗、信仰活动等作概略敘述,借以从这些地方的信仰习俗,了解马来西亚部分闽南移民社会中,对这项来自原乡民间信仰的传承情形。

  一、巴生金门会馆

  巴生(马来语:Klang,全名巴生市)位于首都吉隆坡的西南面,濒临马六甲海峡,属雪兰莪州巴生县内的一个海港城镇,也是吉隆坡对外交通的港口。早期以靠劳力维生的金门侨民来到马来西亚,落足此地,正是靠着劳力从事搬运进出口货物来维持生活,先来者有了积蓄当了老板,后来者寄寓于其属下当工人,彼此互为劳资关系,因而使巴生成为马来半岛上一个金门人大量聚居的城镇。据当地金门会馆所作的统计,在2010年全巴生约有四万多金门人及其后裔。

  1937年抗战军兴,金门于10月陷敌,乡人纷纷南来避难。巴生乡亲同感毀家之痛,一面热烈响应筹赈工作,一面安顿避难乡人,有倡组会馆之意。1947年会馆同仁创办“浯声协进社”为乡人之俱乐部,以其收入作为会馆经费及福利开支。1953年自置会所于武吉古打律16至18号,乡人纷纷捐输,共襄义举,成就今日之会馆。当前所剩第一代金门人已不多,最后来到巴生的金门人几乎都是1937年日本侵华占据金门时逃出前往依亲的人。

  巴生金门会馆的前身是会馆隔壁那一座寺庙:伍德宫。

  当前金门的三百座寺庙当中,不论是供奉古圣先贤、功在人间的神,或是各姓王爷,绝大部分都是从福建内地分灵来奉祀的,只有两尊神像例外,是源自古浯洲(或称浯江,即金门)再分灵各地,一是开拓金门的“开浯恩主”陈渊,或称恩主公、恩主圣侯,最早供奉的庙是建在金门庵前村的“孚济庙”,再分灵岛上各地及金门侨民聚居地,新加坡的金门会馆最早即设在“孚济庙”,正是供奉“恩主公”的庙宇。

  另一尊是“苏王爷”,传说他俗名“苏永盛”,是开浯恩主陈渊之部属,协同参与开拓浯洲、兴修水利的工作,后来调任外地,升天后受封为代天巡狩“苏王爷”,因为成神后与邱、梁、秦、蔡四位王爷结义,合称“五府王爷”,于明万历年间在新头海滨建“伍德宫”奉祀,并分灵金门岛内各地及台湾鹿港、台南、淡水等地,再分奉于台湾各地庙宇,福建内地的崇武、惠安小岞前群村也有其分庙。

  清末金门乡亲下南洋,也把苏王爷信仰带到侨居地,与金门的祖庙一样称为“伍德宫”的庙宇,有的主奉苏王爷,有的主奉邱王爷,有的主奉的是梁王爷,再以其他四姓王爷同祀。

  以往住在巴生的金门人,居住地有两个比较集中的地点,一是靠砍伐红树维生的柴埕,位近武吉古打律,以“金浯江伍德宫”为信仰中心;另一地点是靠做码头工维生的巴生港口,则以“金浯屿伍德宫”为信仰中心;还有一个位在巴生港外海的吉胆岛,以打鱼维生,信仰中心则是设于会馆内的“协天坛张公圣君”。

  (一)金浯江伍德宫

  巴生雪兰莪金门会馆前身的伍德宫,是一座主奉邱王爷的庙,并以池王爷和玄天上帝同祀。庙前拜亭柱子上有一副对联:“浯江发祥护国护民声威扬北阙;伍德媲美难兄难弟义气耀南天。”上联指的是北极玄天上帝,下联说的是五府王爷兄弟结义的事。这种以神尊事迹嵌在楹联上的情形,闽南各地寺庙都能看得到。

  伍德宫殿内是奉祀邱府王爷和玄天上帝的殿宇,殿后则是饮食起居的住处,早年刚来到巴生的金门人,有亲可依者前往依亲,无亲者则白天出门工作,晚上暂时先在此地栖身,待有了一些积蓄后,再出去租屋住,将这里让予新来的人,所以这里就是会馆的前身。

  许多人都曾在伍德宫这个地方住过,每日出门前、回“家”后都会向殿内神像膜拜,祈求保佑平安好运,久而久之,这座庙成了他们精神的寄托,信仰的中心,多数人即使搬离了许久,却一生都不忘这个他们最初落脚的地方,每年农历三月初三玄天上帝生日及四月十二苏王爷生日,都会回来敬拜。

  (二)金浯屿伍德宫

  巴生港口的金门会馆称金浯屿会馆,其功能与金浯江会馆相同,都是为初到巴生港口做码头工的金门乡亲,提供一个临时短暂落脚的住所。

  金浯屿金门会馆座落于码头附近,会馆拥有新、旧两座“伍德宫”,旧的很小,约二米见方,三面水泥墙,屋顶搭石棉瓦加铁皮,前面是拉门,庙里神龛内供一尊苏王爷神像。

  新建的金浯屿伍德宫在旧庙左前方约五米处,两座庙的朝向呈九十度角,面朝进门的大天公炉。虽曰新庙其实并不很新,庙前悬挂的“伍德宫苏府王爷”是“丁酉年(1957)六月十五日立”的庙额,将近一甲子的时间,庙内供奉着大、小两尊苏王爷以及大、小两尊六姓府王爷,这四尊神像和神龛的雕刻技艺,都堪称上乘之作。在“伍德宫苏府王爷”匾的左侧,悬挂着一块“六姓府王爷”匾额,是“丁巳年(1977)四月十二日立”,其下标着“宝岛造”三字,似乎表明这块匾和两尊六姓府神像是在台湾雕妆的。

  伍德宫座落于整排住家的边间,其二楼就是金浯屿会馆,庙前加建拜亭,拜亭内置天公炉及一张茶桌,是乡亲信众休憩之所。拜亭外围着柵栏,白天开启供信众进庙膜拜,夜晚关闭。从庙内神像脸上和神冠上的烟熏情形,可以看出庙内香火鼎盛的程度。

  (三)吉胆岛协天坛张公圣君

  巴生是吉隆坡对外航运的一个港口,也是马来半岛上最大的海港之一,由于人口多,航运便利,大大小小的货轮停泊于港内,马六甲海峡原本浪潮不高,加上海岸外侧一个接着一个红树林沼泽岛密布,成了天然的防波堤,使巴生成为马来半岛上最大的天然良港。而吉胆岛正是巴生港口外侧的沼泽岛之一。

  吉胆全名“雪兰莪浮罗吉胆”(马来语:Pulau Ketam),原是个荒无人烟、红树丛生的沼泽小岛,因为岛上盛产螃蟹,所以又名蟹岛。

  最先来到吉胆捕捉螃蟹的,据说是三位来自巴生港口的海南人。初期他们每隔几天就划着舢舨来回两地,然而由于路途遥远,为节省时间,他们在岛上砍伐红树搭建起简单的木屋居住,然后他们轮流往返于巴生港与吉胆两地,以岛上盛产的螃蟹在巴生贩卖,再购买日常用品返岛上出售牟利,并于1872年开始在岛上供奉昭应(清水祖师)和天后娘娘神位。

  吉胆岛是一个长满红树林的沼泽岛,该岛除了雨天排水入海的溪水流域之外,其余全是红树林生长地,而溪水的出海口附近,就成了人口聚居地,岛上又以华人占绝大多数,这些华人又依其祖籍地相同者,聚居在同一处溪水出海口处,而称这些溪水流域之地为“通”,意即溪水入海的通道,并按顺序编为一条通、二条通……至五条通,每一条通都是闽粵地区某县份侨民的聚居地。

  最先来到吉胆岛的金门人,是一位黃成器君,他于1895年间莅临该岛,创立金泰兴商店,经营京果杂货,日后陆续有乡人入岛。1937年日本侵占金门,1942年日军占领马来亚,当时吉胆岛可称为理想安乐之乡,金门和马来亚两地逃难到吉胆岛的人口众多。有一段时间,吉胆岛上五条通的金门人曾多达总人数的80%,近年来因为大量外迁,所占比例就少了很多。

  在金门人口最多的时期,乡亲创设金浯江会馆,与巴生港口的金浯屿会馆同属巴生金门会馆的一个分馆。设在会馆内的“吉胆岛协天坛张公圣君”没有另立庙额,就是把这座寺庙视为会馆的一部分,内部空间宽敞,坛桌上供着约10尊神像,其神态与闽南民间寺庙中相似,除确定有三尊是张公圣君外,其余的一时看不出是何方神圣。

  二、巴生柴埕

  位在巴生河边上的柴埕,是一个金门人聚居地,庙宇的密集度,恐怕很难再找到第二个了,百户人家的村子并不算大,却拥有10多座庙宇,各庙供奉不同的神像。

  (一)镇海天后圣母宫

  “镇海天后圣母宫”是供奉妈祖的寺庙,正殿前加盖了拜亭,拜亭柱子联:“天后救苦救难救群生;圣母大慈大悲大教化。”寺庙门联:“镇海方能安居乐业;海镇毋忘同舟共济。”大门上这对楹联意义深远,当年许多侨胞为了谋求生计,冒着生命危险远渡重洋,承蒙妈祖保佑才能在异乡落地生根,而今安居乐业,千万别忘了当年同舟共济的日子,期望能更加团结,才能扎稳脚根,共谋发展。是妈祖对乡民的启示,更是乡人的自我惕励。

  天后圣母宫殿内设三龛,中龛背面墙上彩绘的是龙,龛内供奉天上圣母,座前是陪神千里眼和顺风耳,两侧龛背面彩绘麒麟,左龛供的是观世音菩萨,右龛也是一尊女神,似乎也是妈祖,又像是闽南民间寺庙中普遍配祀的注生娘娘。

  (二)北辰宫

  在镇海天后圣母宫左侧,有一座“北辰宫”,这也是一进加拜亭的寺庙,供奉大宋三忠王:文天祥、张世杰、陆秀夫。拜亭前是一对白色石狮,亭内三座香炉,拜亭外柱联:“天祥碧血丹心为报国;秀夫世杰忠烈在救民。”拜亭内柱联:“忠则为神兴万古;王能护国旺千年。”大门联:“正气丹心功在宋室;长存碧血泽及人间。”内殿还有一联:“三忠正气浩然昭千古;王宫丹心报国留万世。”大宋三王的碧血丹心、正气忠烈之精神,都在这些对联中表达得淋漓尽致。

  对联原就是中华文化的精髓,用简单的文字,表达深切的情感,这项中华文化精髓在侨居地的寺庙中留存下来,大概也只有在马来西亚这几个华人聚居地保存得最好。

  金门主奉大宋三忠王的寺庙,仅知原先只有营山(洋山)营源庙,是1980年代创建,而沙美的内阁三忠王庙则是近年新建,先前金门供三忠王的寺庙极少,恐怕此庙非金门乡侨所创建。以三忠王为主祀神,以“北辰”为庙额,其创建者有可能是同安乡侨。

  南宋恭宗德祐二年(1276)三月,元军攻占临安(杭州),南宋灭亡。五月,益王赵昰在福州即位(即端宗),改元景炎,十二月,元军由浙江入闽,福州被占,陆秀夫护送端宗一行南逃,经仙游至泉州沿小盈岭驿道进入同安,曾在三魁山一带驻扎,后从石浔磁灶尾登舟经金门海面至嘉禾屿(厦门)五通道,由大担出港赴潮州,不久端宗海上落水病故,又拥八岁的卫王赵昺为帝,于1278年改元祥兴。翌年二月六日,在山穷水尽回天乏术下,陆秀夫在崖山(今广东新会之南)抱宋帝昺跳海自尽,宋亡。

  位于同安洪塘镇三忠宫村的三忠庙,始建于明代,是纪念南宋忠臣文天祥、陆秀夫、张世杰护主抗元事迹的著名宫庙,香火历来兴旺,而且远播海内外。据传该庙的分炉有100多座,是古同安境内“三忠王”香火的祖庙。①

  (三)十二拿督公

  紧邻在北辰宫左侧,有一座十二拿督公,殿前摆着一只香炉,殿内神座上供着三大九小共12尊神像,有红脸、有黑脸,有黑须,有白须,其中以左手拿元宝、右手持神器的神像居多。

  (四)福德正神

  与十二拿督公并排的是一排规模不大的庙,没有庙额,仅在庙前长案桌顶上悬挂着两盏灯,上书“福德正神”,庙内台座上供着几尊土地公神像,显而易见的,这是一座“福德正神庙”。

  (五)太明宫

  在柴埕的另一个角落,有一座规模比天后宫更大的庙,外观看上去有三重檐,正殿左右两侧还有两个房间,殿前有一座拜亭,拜亭额上写的是“太明宫”,

  拜亭前柱联是:“太虚降世保安平;明察秋毫佑万民。”内柱联曰:“出差镇江保卫安宁;巡视巴生两岸庶民。”庙门门额上写的是“出巡将军”,门联:“将除魑魅无法遁行;军民共乐升歌太平。”也就是说,这座“太明宫”内供奉的神是“出巡将军”。何谓出巡将军?从三幅对联上判断,供奉的既是将军,又具有出巡的任务,应该相当于闽南民间宫庙中所谓的“代天巡狩”庙,宽敞的庙内殿宇上,龛内只供奉一尊神像,男神,右手莲花指,应该就是“出巡将军”,闽南民间信仰中的代天巡狩并非专指某一尊神,而是轮流值年的王爷,太明宫内的出巡将军是哪一尊,就不清楚了。

  (六)船头拿督

  太明宫右前方数十米处,有一座建筑比较简陋的庙,庙额“船头拿督”,庙内没有神像,也没有神龛,台座仅供着五个牌位,由左而右分别是“拿督娘娘”、“拿督公”、“沧海拿督”、“船头拿督”和“十二拿督”。

  拿督公(Na Tok Kong)是东南亚民间信仰的神祇,是伊斯兰文明传入东南亚以前就已经存在的神灵,是对马来王国的封臣、长老、酋长或贵族的称谓,当这些“拿督”逝世后,他的子民将其神格化,称之为“圣迹”(Keramat),祈求他的神灵能够庇佑地方上的安宁。②

  这种信仰通常见于新加坡、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的马六甲海峡沿岸地区,是一个混合前伊斯兰时期的马来祖灵崇拜、伊斯兰苏非主义和华人民俗信仰的神祇。许多华人所经营的公司、工厂门口,都会在入口处或门前,安置一座小型拿督公,类似闽南地区各地常见的土地公庙,两者的信仰性质及功能也有点相似。

  (七)关帝宫

  紧邻着船头拿督右前方的是“关帝宫”,左右双倒水的屋顶,庙前加建铁皮拜亭,庙内龙柱形的神龛内,正中供奉着左手持《春秋》的关圣帝君,左侧是观世音,右侧类似张公圣君;底座正中是中尊的关帝,左右配祀周仓和关平,并祀一小尊关帝、土地公及另一尊神像。

  (八)张天宫

  转过另一个角落,又有一座二重檐的庙宇,庙额绿色大理石上镌刻着“张天宫”三个金字,两侧是八卦形的螭虎窗,前有拜亭,红柱、红屋顶、粉红色的内墙,拜亭前摆着一张长案,案上一只黃铜香炉。

  庙内神龛是一座绿色的“石牛洞”,洞内有三龛,微弱的灯光下依稀看得出,中龛供着三尊张天师神像;左龛主神似乎是玄天上帝和八至九尊小神像;右龛主神似乎是哪吒三太子,另有多尊小神像。

  这座庙内有神案、有旗帜、有大鼓,还有供品,可以看出这是一座常年香火鼎盛的庙宇。

  (九)安保祠

  在张天宫的左侧,还有一座建筑简陋、以铁皮搭屋顶的“安保祠”,紧邻安保祠左墙而建的,又是一座没有庙额的小庙,看不出供奉的是何方神圣。

  (十)马巷督拿卓公

  在柴埕外围靠近市区的路旁,有一座三开间的宽敞寺庙,前廊外围着栏杆,庙门上挂着红彩,庙额上排是“TOKONG MAKHOH”,下排是由右而左的“马巷督拿卓公”中文字(闽南语的卓和督同音),庙前竖着一根将近10米高的黑色旗,类似闽南民间神辇出社镇五方所插的旗帜。

  巴生柴埕是巴生市郊巴生河岸的一个偏远角落,早期到此落脚的华人侨民,暂时先住在这里,划着小船到巴生河下游海岸,以砍伐红柴(红树林)运回堆放于柴埕,再贩卖维生,所以这片堆放红柴的地面,就称为柴埕。因为这些人都是初来乍到,属于底层民众,信仰是他们的精神支柱,应该是此地之所以宫庙林立的主因。

  整个柴埕的范围,方圆大约一万多平方米,却有着10多座寺庙,这些寺庙约分为三个角落,分别以镇海天后圣母宫与北辰宫、关帝宫、张天宫三座寺庙为中心,周围伴着几座小庙。

  除了上述这几座庙之外,还有几座如木箱般大小的“拿督公”庙。远渡重洋的华人,绝大部分都是因为家乡谋生不易,所以才想外出在异乡打出一片天地的年轻人,更直接地说,他们是怀着“出外寻找机会”的美梦而南下的,目的就是为了“赚钱”。而中国人“有土斯有财”的传统观念,长久以来都深植于每个人的内心,不论务农或经商,不论打鱼或伐木,占有一片土地才可以立足,拥有一片土地才是长久生存之道,这种拜土地公求财的传统习俗随着南来的华人带到侨居地后,早期所拜的是来自遥远故乡的土地公或大伯公,慢慢转化为具有当地特性的拿督公,原本就是很自然的事。

  三、马六甲

  马六甲之名来自马来语:Melaka,又有满拉加、满剌伽、麻勒加、麻六甲等译文,现为马来西亚的一个州,位于马来半岛的东南海滨,东与柔佛州为界,北邻森美兰,西、南隔着马六甲海峡和苏门答腊遥望,距首都吉隆坡约 160 公里 ,是马来西亚最古老的一座城市。

  据史书记载,马六甲在汉代至唐代称为哥罗富沙,唐永徽年间(650~655),曾献五色鹦鹉给朝廷。明永乐三年(1405),三保太监郑和率领远航西洋船队初次南下,带来中国的文化和丝绸,七年(1409),明成祖命郑和封西利八儿速喇为满喇加王,从此不隶属暹罗。永乐九年(1411),拜拉迷苏喇继王位,率领妻子和随从540人来朝,进贡麒麟,明成祖赐黃金镶玉带、仪仗、鞍马,赐王妃冠服,此后直到成化帝末年都有多次朝贡。

  明永乐三年以后,郑和七次下西洋,有五次在马六甲停留,以此作为大本营,建立城墙、排柵和鼓楼、角楼,并建设仓库储存钱粮百货。其船队开往古里、爪哇等国途中,也都曾先在马六甲停泊;由阿丹、忽鲁莫斯等国回程时,也在马六甲聚集,打点钱粮,入库保存,等候信风来到再驶返中国。所以至今马六甲还保存许多与郑和有关的遗迹,马六甲市郊的三宝山,是郑和船队在马六甲扎营的地点。山脚下至今仍有一间庙宇——宝山亭,这些都在诉说着马六甲这座古城的历史,更是“华人在马来半岛”的点滴。

  1511年马六甲被葡萄牙侵占后,改称麻六甲。③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于2008年7月7日在加拿大魁北克召开的世界文化遗产大会上,宣布麻六甲市正式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古城内到处可以看到从15世纪至20世纪初期,中国人、葡萄牙人、荷兰人在此地所留下的许多文物古迹,诉说着古城一段段不同时期所遗留下的历史。其中当然不乏闽南民间信仰中的寺庙建筑在内。

  (一)青云亭

  青云亭位于马六甲古城内Tokong街25号,关于其创建日期历来存有争议,根据庙内碑文指称,是由马六甲首任华人甲必丹郑芳扬,于明万历二十八年(1600)所创建,一般人咸信,庙宇在15世纪时即已存在,迄今庙内仍有郑氏的神主牌,写有“大明甲必丹郑公”。之后第二任华人甲必丹李为经(厦门岛人)也是主持建庙人之一,庙内至今仍完好地保存有他的遗像及石碑。经过数百年的扩建,至1801年,另一名华人甲必丹蔡士章再扩充庙宇,奠定了今日的规模,是马来西亚最古老的中国庙宇。

  位在马六甲市区内最繁华地带的青云亭,是一座一落带前拜亭、三大开间的寺庙,寺内中殿供奉观世音菩萨,左殿供奉关圣帝君,右殿供奉天上圣母妈祖娘娘,都是闽南民间最受普遍崇拜的信仰神。由拜亭进殿的大门,中殿门上是“青云亭”的门额和“青莲开佛国;云雨润苍生”的门联;左殿门联“志在春秋扶汉室;光昭日月被人寰”;右殿门联“救父拯兄成孝悌;庇民利国范忠贞”。由这些门联大略可以看出殿内所供奉的神祇。

  古色古香的青云亭,殿内每个地方都是木雕的神龛、窗棂,用马来西亚当地优质的木材加上华人精美的雕刻技艺,深枣红的底色加上金箔镶边,平版处再加上描金彩绘,使这座古色古香的青云亭,历经百余年岁月而保存依然完好,或许这里的战乱未曾破坏它的结构,这里的信众没有打扰到它的庄严。

  当年庙宇所用建材和工匠,均由中国引进,数百年来青云亭除了负起祭祀和联络乡谊外,同时也是华人社区的法院、仲裁机构。在马六甲早年华人生活中,青云亭的地位等同于政务、法庭、宗教的多功能中心。葡荷殖民时代,华人最高代表一直在青云亭设立官署,于朔望之日处理华人间的诉讼。

  1949年9月,马来亚联邦政府立法院通过一道法令,明订青云亭具有推动、宣扬、奉行马六甲华人社会所共同信仰及维持的寺庙,有需要时要担负起有利于新、马两地华人的社会慈善、人道与宗教工作,包括解困救急与殡葬。青云亭于2003年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区文物古迹保护奖,也是杰出古建筑修复工程的典范。

  青云亭是一座儒、释、道共祀的寺庙,附近的市区,也是马六甲华人的聚居地,街道上到处可见由闽南家乡分炉而来的奉祀神庙、各地同乡会会馆,街上正在经营的、以及已经闭门不再经营的旧商店,书有中文的店名招牌到处可见,附近来自南安、安溪、永春、同安、晋江一带的华人移民必然不少。

  (二)宝山亭

  郑和七下西洋,有五次访过马六甲,这里可谓他往返途中主要的中继站。公元1433年郑和在第七次归航途中,客死于印度古里,于是这批留守在马六甲基地的人员,便就地定居下来。为纪念这位伟大的航海家,留守人员便在马六甲市郊的山麓为郑和建造了庙宇。因为郑和祖籍云南昆明,本姓马,名三宝,12岁入宫做太监,人称“三宝太监”,庙后的山称三宝山,故庙宇建成后,大家就叫此庙为“三宝庙”,也因为在三宝山下,所以也叫宝山亭。

  宝山亭是面宽三开间的庙宇,明间前加拜亭,拜亭前是庙门,由正殿两边墙向前延伸到大门左右延伸线之间是围墙,墙内除了拜亭全是庭院。

  大门门额上书“宝山亭”,进门后经过拜亭,亭内后檐下悬着“甲政蔡士章”于“戊午菊月”所献的“保障幽明”匾,殿内正中悬挂着“福德正神”红彩,殿内神龛有“宝山亭”匾,内奉红彩上书“大伯公”,龛顶端悬挂一方“以承祭祀”匾,两旁柱上挂着木刻联:“魂归甲地万古幽冥临福德;公庇征人千年享祀配春秋。”明显表明殿内主祀神是华人称的土地公,也是粵人称的大伯公。由于宝山亭后方三宝山是一座华人的墓葬义山,这座宝山亭相当于是山间孤魂的祭祀之所,拜亭后檐下那方“保障幽明”很明确地揭示这座宝山亭的祭祀对象及性质。

  (三)广福宫

  从青云亭大门走出来,过了马路走到一个街口,街上几乎青一色全是华人街道,走到一个交叉口,迎面可看到一座寺庙:“广福宫”的庙额上悬着一方牌匾,上书:“光绪乙巳仲秋吉旦凤山分镇○○弟子○○○谢”。言明这庙供奉的是由福建南安诗山分灵来此供奉的广泽尊王。庙门前摆着一只黃铜香炉,廊侧两壁是浮雕彩绘龙虎堵,庙门两侧的螭虎窗古典式的绿釉透空窗棂,大门两侧有一对黃色狮子,门上挂着红彩,上印金字“广泽尊王千秋”。可惜的是庙门深锁,无法窥得庙内详情。

  (四)峰山宫

  由广福宫再往前走约20米,又看到一座寺庙,这是一座采用普通店面设立的寺庙,柵栏式的铁条,内加丁字砖砌形的网状作为内外分隔而成拜亭,拜亭上挂着“清水祖师千秋”的红彩,门口有一个红砖围垒成的金炉。拜亭内的桌上摆一只天公炉,往前才是三川式的庙门,中间是双扇门,左右两侧是单扇门,中门柱上挂着黑底金字对联:“香阁峙中流万众恒河自在;慈灯悬彼岸千年般若常明。”

  殿上龛内供着清水祖师神像,供桌上还有观世音菩萨、有土地公,还有几尊看不清楚的各种不同神像。由庙内墙上所挂的几面锦旗可以看出庙里热心社会公益的慈善行径。庙内固定摆着多份金箔纸,还可看到个近似签诗格的架子。

  这整条街上,到处可见到许多充满中国风味的各种建筑物,有一座1951年所建的“永春桃场颜氏宗祠”,以及寺庙附近的金纸香烛店。许多商店或住家,到处可以看到华文的招牌和门联,如马六甲码头工友联合会,窗楣上的“桂馥、兰馨”、“景星、庆云”、“风调、雨顺”,在一家已经关门歇业的“振裕”号商店门上,有“振德家声远,裕馀世泽长”的嵌字门联,左边窗扇“霞蔚云蒸,花香鸟语”,右边窗扇“读古人书,友天下士”。

  街上还有一家“丰盛”号商店,门扇上写的是“儒人怀远志,林士抱长思”,左窗扇是“彤云、紫气”,右窗扇“影日、迎风”,窗楣上是“竹苞、松茂”。在转角横向街上,一座书有“植槐堂”的“王氏宗祠”,大门门扇书着“宗基、祖业”,窗扇上是“兴诗、立礼”。这种传统读书人的为人处世之道,即使在家乡,早些年到处可见的字迹,如今也很少看见了。而华人社会的文化景观,呈现在这条街上最明显的特色,就是离青云亭愈近的地段,华人社会的气氛愈浓,愈靠近马六甲河的地段,华人的气息愈淡,而洋人的气息相对愈浓了。

  四、峇眼海口

  峇眼(Bagan)是柔佛州笨珍所属一个靠海的渔村,村子附近是大片的红土地,地面上长着高耸的椰子树、油棕树,村旁有一条小溪流淌而过,溪旁水边则长着零星粗壮的红树,而村子就在这条小溪入海口的避风处。村里的民居并不多,金门籍的却占不少,除了民居外,还有三座庙宇:城王殿、忠义庙和福兴宫。

  (一)城王殿

  城王殿的主要建筑在殿前的拜亭,近似三开间的拜亭,前后各有四根柱子,前面中间两根柱子上书写一副对联:“供茶供酒供果品;敬天敬地敬神民(明)。”其余六根柱子都是蟠龙彩绘,亭后额枋上是三幅彩绘,中间是“八仙图”,左额是男子乘龙,右额是女子跨凤。庙的主殿倒像是一般建筑,门上有“岁次庚午年(1990)孟春吉旦瑞兴金纸店敬奉”的“城王殿”额。门侧对联:“○茶○酒黑米供,大爷二爷兴来烧。”这些字看不清楚是什么意思,只可约略看出殿内所供奉的“大爷二爷”是否指大城隍爷和二城隍爷,因为此地居民中有来自金门城的移民。殿内供奉着一大五中六尊神像。

  (三)忠义庙

  在城王殿左边紧邻的是一座“忠义庙”,红底金字的“忠义庙”额是庚辰年(2000年)所献,庙额和大门楹联“忠贯日月势如洪,义正乾坤出精英。”可以看出这是一座供奉关圣帝君的庙宇。庙门两旁是八角形的螭虎窗,用铁条焊接成“八卦”窗棂,中间是太极图。庙门口正中前方有摆设天公炉的平台,再往前就是旗杆座。

  (三)福兴宫

  在另一个角落还有一座福兴宫,“2005乙酉年”由“弟子黃东顺答谢”的“福兴宫”红底金字庙额,门上对联“官蓝三王英灵显南邦;伍甲池府慈心救万民。”从字面上看,这是一座供奉三王(朱、刑、李)和池府王爷的庙宇。

  这座福兴宫也有两个八角形的螭虎窗,同样是正中太极两仪图,再用八卦乾坤作窗棂,很清楚标明这是一座儒、释、道合一的寺庙。

  峇眼渔村旁的小溪,距出海口约100米处,横着一条人工架设的小桥,桥上置一座闸门,以控制海水涨退潮及雨天溪水的进出。从闸门至海口之间,是峇眼村渔民停放小渔船的码头,每人都有自己专用的简陋码头,这种码头只要用当地所产的红树柴架设,先用几根粗木在溪旁水边打桩固定,再用木板从木桩上橫架到溪岸上,架上从水面到岸边橫架上的阶梯,就是一座简单的小码头。

  码头虽然简陋,小渔船却不含糊,每艘小船都是用玻璃纤维作材料、一体成型的,船尾端架上一台动力马达推进器,油料在马来西亚当地是不必依赖进口的能源。每次出海归来,只要把船头插在两根木桩中间,船头朝溪岸,船尾朝溪中央,用绳子把船系紧在木桩上,从阶梯攀上溪岸,再步行100多米就到家了;出海时反方向反步骤上船,启动马达,顺溪水就出海了,这样的小渔船航程不远,也不必出海太远,就有鱼可捕,而且都是自己食用较多。

  五、龟咯渔村

  龟咯(Kukup)是位在马来半岛最南端,接近新加坡的一个小渔村,可以说它是亚洲大陆最南端的渔村。村前对岸是一个长满红树林的小岛,叫做龟咯岛,而龟咯渔村指的不是龟咯岛,而是在亚洲大陆南端的海岸,也叫做龟咯港脚。隔着马六甲海峡,对岸就是印尼苏门答腊。

  从峇株巴辖沿着海岸线一路南下,到了尽头处就是这个渔港,路的右边是同安人聚居区,而路左边就是一个典型的金门村了。早期全村以捕鱼为业,后来鱼产资源逐渐少了,有部分居民改以养殖为主,由于年轻人口外流的情形相当严重,使得渔港日渐冷清,近年来因为转型经营观光民宿,吸引远从新加坡坐船来的、从印尼来的观光人潮,渔港的旅游人口增加,为海岸渔村度假屋的经营带来繁荣,也吸引部分年轻人口回流。

  龟咯渔村(Kukup)是马来西亚国内的著名旅游胜地,新加坡及海外的游客也非常喜欢到龟咯来旅游。这里不但可以品尝到各种各样不同口味的新鲜海产,还可以购买到很多价廉物美的物品。游客们可以远离都市的喧哗,亲身体验住在海上浮脚屋的另一种生活感受,享受海风的吹拂,看看新奇的渔村景色,欣赏海浪的起伏,黃昏时马六甲海峡艳丽的夕阳,让人陶醉在自然美景中而流连忘返。

  龟咯是一个非常特别的渔村,具有马来西亚独特的渔村特色,它和吉胆岛的居民一样,整个渔村都建于海上,涨潮的时候,大多数的房屋都在海面上竖立着,房子都建在水泥高脚支柱上,高脚支柱就竖立在海岸沼泽地上。近年来经济发展迅速,大概有千余名的村民,绝大部分是华人,更确切地说,绝大部分是福建省泉州府同安人。村内几座庙里奉的神,也和其原乡同安相差不多。

  (一)联显坛

  进入龟咯村内,到处可见门额上挂着八仙彩的住户,红彩上写着“联显坛玄天上帝千秋庚寅年三月初三日”,那时正是2010年阳历五月,三月初三玄天上帝生日举办的盛会才刚过去不久,许多家户门前挂着的灯笼,上写“合家平安”、“财源广进”、“玄天上帝千秋”,连家家户户春节期间所贴红底金字的门联,依然色彩鲜艳,招徕着到访的客人。

  (三)顺兴宫

  再往村子里走进去,就看到一座小庙,庙的门额上挂的是黑底金字书写庙名的“顺兴宫”牌匾,两旁是对联:“福而有德千家敬;正则为神万世尊。”从对联上判断这应是供奉福德正神的土地公庙,可是从住家门上红彩上写的“顺兴宫天上圣母千秋”看,顺兴宫供奉的却应该是妈祖,或许这就如同他们故乡一样,为求诸神庇佑,一座庙中可能也是供着多尊神像吧!

  (三)慈德庙:

  龟咯最著名的庙宇当数“慈德庙”了,这是一座供奉黃老仙师的寺庙,全庙外观和屋瓦,都是浅紫红色,建筑物正殿是供奉神像的空间,正殿的前亭可供遮阳,前方的四根水泥柱上各有一句九个字,由右而左分别是“黃粱一枕原是南柯梦”,“老蚕作茧终须尘归土”;“仙凡路隔或能悟世情”,“师恩浩瀚尽在造化中”,四根柱子上的四句将“黄老仙师”四字嵌在各句之首,且充满“梦、尘土、悟世、造化”等佛、道家思想。

  庙后是三层楼房的屋顶,也是龟咯咸水港渔村的最高处,登楼顶可以俯瞰整个龟咯,是外来游客必到的景点。

  从浮在海面的“地面”要登上慈德庙楼顶,每层楼梯之间的转角处各有一面文字,一、二层之间是一面“儒释道”牌,内容有四句“紫竹黃根白笋芽,道冠儒履释袈裟,红莲白藕织荷叶,三教原来共一家。”以竹和莲两种植物的三色一体,寓意一个人身着道、释、儒三样衣履,说明“儒、释、道”三教一家,也阐明该庙是一座三教一体的寺庙。

  在二、三楼之间的转角处,有一面深邃的合字碑,表面上有14个字,每字却有两个以上的汉字合成,分别是“身宝 身丹 丙火 木石土 命心 千万 自家水,正青 人道 人法心 至成添井 人在内 九真”,这是一首诗或是一篇偈语?实非见少识短如我者所能明白。

  包括庙前的金亭、戏台、四海龙王庙,都和这座慈德庙融为一体。

  走在龟咯村内,浮脚屋、寺庙、红树林是龟咯渔村平视可见的景象;滩涂、沼泽、招潮蟹、弹涂鱼是脚下浮动的生命;捕鱼、养鱼、海鲜餐馆、度假屋是龟咯居民赖以谋生的工作。这里是他们的家,百年前他们祖先从遥远的中国南方逃生南来,百年后在这里,他们已经开辟出另一片天地。

  六、比较分析

  透过前述几个金门人聚居地所看到的寺庙和民间信仰活动,大致可归纳出几个特点:

  (一)民间信仰是华人华侨(尤其是闽粵人)非常重要的一项信仰,尽管他们的祖先早在数百年前就已在侨居地落地生根,也经过了数百年的时光更迭,社会型态已有重大的变化,但这种源自原乡的精神认同却未曾改变。从他们祖先外移至今,历史有过多次演变,原乡的社会变迁早已今非昔比,政权更不知几度更迭,忠、孝早已不再对他们有太大的牵绊,唯一维系的却是这一道信仰的力量。

  (二)这些侨民在侨居地建庙供奉的神,原本都是源自原乡的崇祀神,其寺庙名称、信仰神,也都与原乡一样,但由于老一代人逐渐凋零,新一代有接受原乡文化教育者能保持较多原乡文化,而较少接受原乡文化教育者,则产生文化断层,信仰活动自然就变味了,这从一些寺庙楹联或相关文字就不难看出。

  (三)有些居住地实际已有变化,譬如巴生柴埕有为数不少的寺庙,从寺庙主祀神可以看出,柴埕的早期居民可能是同安、晋江、南安等各邑移民,早来者经济有了基础后就纷纷搬出,1937年金门沦陷后,大量金门人南下马来西亚在巴生落脚,柴埕便成了这些晚来金门人的暂住地。

  (四)过去100年间,由于战乱相循、社会动荡不安,国内积弱不振,有经济实力的华侨资助国内抗战,低层侨民生活困难,谋生不易,文化水平不高,只能以口耳相传从长辈口中知道一些点点滴滴,以此延续维系来自原乡的信仰脉络,作为他们在异乡求生的精神支柱。

  (五)从一座寺庙崇祀的信仰神,不难看出这座寺庙周边居住的(到庙里来拜拜的)居民大致是哪个地区(县邑)的移民。如南安人崇祀广泽尊王,安溪人崇祀清水祖师,伍德宫供奉苏府五王是金门人的聚居地,崇祀张公圣君者大致上以同安人居多。

  (六)不管是什么宫庙,绝大部分都非一庙祀一神,而是多神同祀。除马六甲青云亭因为时间长,建筑具有规模且雕饰精美,其余都是简陋建筑,盖因其都在收入低的渔民、工人居住区内。

  七、结语

  近几百年来,闽南人从明末东渡、南渡的移民,到清末国弱民贫时期再度掀起的一次大移民潮,这些移民在南洋一带开创了汉民族的另一处天地,在他们开拓的过程中,源自家乡古汉族的民间信仰,伴随着他们在异乡奋斗,是他们最有力的精神支柱。这项信仰在外人的标准中算不上是一项宗教,而在古汉民族,在今日的闽、粵族群中,却是比其他任何宗教更能赋予他们坚韧无比的生命力。

  闽南侨民在南洋各地,保存了极多原乡的文化,以往在印尼这个侨胞众多的国度,也有相同的情形,但经过当地一次又一次的排华运动,不只是扼制华夏文化向南传播的生存空间,实际上也是对当地文化和社会进步造成无可弥补的戕害,所以近年来已经有所放宽并力求弥补。

  新加坡虽然也是一个华人占绝对多数的社会,但由于现代化的脚步较早也较快,对中华文化(尤其是闽南文化)的传承和保存却愈来愈少了。相对而言,马来西亚由于土地辽阔,农村、渔村、林区比较多,闽南华人所占比例也不低,因此对闽南文化的保存,当在其他侨居地之上。

  一千多年前中原汉文化南传中国南方,对我国南方的开发作出了特有的贡献;四五百年前闽南人再向南方播迁,至一百多年前达到巅峰,大力推动东南亚的开发。从秦汉以来,古汉文化一次又一次的向南传播,每次都促进当地民生的进步、社会的开发,刺激当地文化的提升,这就是中国文化的优越性,以及它内涵那股潜在的、不可忽视的无形力量。

  近年以来,闽南文化的保存工作已得到中央和地方政府的重视,更由于民间人士的响应和极力作传承工作,不管是台湾或福建内地,一股股的闽风吹拂,唤醒也焕发了海峡两岸大地。闽风不止东吹,也早己经南渡。我们要极力弘扬中华文化、传承闽南文化,南洋侨居地的闽南文化遗风也是不可忽略的一环。

  注释:

  ①同安三忠村内阁三忠庙资料。

  ②梅井:《没有固定形象的拿督公》,《马来人风俗(卅四)》。

  ③《明史·卷三百二十五》。

  

    
收藏】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