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丝之路沿岸国家马来西亚、印尼的闽南人文化——王船祭
2017-04-07 字体显示:

  石奕龙(厦门市闽南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厦门大学人类学系教授)

  海丝之路沿岸国家如马来西亚、印尼等的华人其祖籍多为闽南,故至今仍传承着闽南人文化的许多特质,其中最具闽南人特色的文化现象,当属“王船祭”了。

  王船祭亦称“送王船”、“请王送王仪式”、“送王”、“做好事”、“做祖事”等,其的确是闽南人颇有特色的一种民间信俗形式或宗教实践活动。在闽南人生活的核心地区福建南部的闽南地区,王船祭主要发生在泉州湾与厦门湾的沿岸地区,其他闽南地区几乎是不存在的,过去甚至有“王爷入永春,蚀本十三万”这样的俗语来说明山区没有王爷信仰的现象。闽南地区的王船祭分定期与不定期两大类。不定期的如泉州富美宫的送王仪式,多因地方不靖、不宁才举行,而且其程序多为富美宫的主神萧王爷(萧望之)奉命派遣手下的各姓王爷用王船押送瘟神或邪煞、肮脏等出境的形式,故其多没有请王程序,而只有送王程序。

  定期的请王送王仪式又可以分为两类,其一为请王爷来当地驻跸、镇守几年后,再行送王爷离任的送王仪式的形式,即请王与送王仪式相隔几年的形式。另一则是请王与送王的仪式在短时间内完成的形式;而且在后一类中,还包括了一些不造王船,甚或连王爷也不糊制的简单的请王送王形式。下面我们粗略地看些实例:闽南厦门湾中的王船祭多定期举行,有的每年举行一次,有的隔两年,有的隔三年,有的隔五六年,有的甚至隔几十年等,不过送王的时间多在农历十月,一般不会超过冬至。这种定期举行的请王送王仪式可以分为请王与送王相隔几年的王船祭与请王没多久就送王的王船祭两种类型,而后一种类型中还包括了一类简单的、没有用王船的形式。如:

  一、请王与送王仪式相隔几年的请王送王形式

  在厦门市同安区的吕厝社区,就存在着这类请王送王仪式。吕厝社区定期在子、辰、申年请王、送王。一般的情况是“王爷年”的农历正月初四迎接新任的王爷,而在农历十月里送上一任的旧王。如以一任王爷的情况看,这种举动为请王之后,需在四年后才送王。其过程大体如下:

  (1)请王或接王

  据华藏庵边上的《华藏庵史略碑志》记:“代天巡狩以子、辰、申命任岁次,是年孟春初四迎接新任王爷。此日吕厝,卿埔、三社吕(四口圳、古湖、后垵)旗鼓辇队,更有迢郡邻邑邻梓之众多善男信女,千里不辞,诚心而至,共赴海沿,迎接新任王爷。”过去多在吕厝村何厝社的海边接王,2016年则在那里新修的迎王文化园的广场上接王。王爷接到后,顺着吕厝和何厝社区北的大路返回,先到何厝祠堂拜庙,然后走到同溪车路上,再从那里转进吕厝社区,先到吕姓祠堂拜庙,然后回到华藏庵,并在当天或隔天由乡老与乩童们用“卜贝”或扶乩等方式来了解新任王爷的尊姓。如1940年请的是魏王爷,1944年为苏王爷,1948年迎的是吴王爷,1952年迎到的是朱王爷,1956年迎的是李王爷,1960年请的是蔡王爷,1964年迎到吴王爷,1968年迎到郭王爷,1972年迎的是苏王爷,1976年迎到朱王爷,1980年请的是李王爷,1984年请到吴王爷,1988年为许、吕、古三位王爷,1992年请的是吴王爷,1996年迎到李王爷,2000年迎的是林王爷,2004年为郑王爷,2008年为纪王爷,2012年迎的是郭王爷,2016年接到的王爷姓孟。正月初十,新任王爷及华藏庵众神须在吕厝境内巡行驱邪赐福。

  (2)请新任王爷到各村坐镇

  这科王爷入华藏庵后的几个月中,附近的一些村落会派人扛着神辇来此,把新王爷的名号写于一张红纸(即神位)上,放于神辇中抬回村里拜拜并让新王在该村驻守四年。这种活动俗称“请火”,其范围大体是以现同安区的西柯镇、祥桥镇为主,例如西柯镇的潘涂村农历二月十二日接去新王,下山头村三月十五日接新王去该村镇守,祥桥镇的四口圳村是正月十六日接新王,等等。

  (3)农历三月举行俗称“迎香”的巡境或绕境或出巡活动

  据《华藏庵史略碑志》曰:“季春望日各村筹精巨异式多种艺术行伍,据四口圳埔会合,序列视察大游伍,游览村道,翌日复聚卿扑,依此续游,俗曰迎香。”此项活动在近年已取消。

  (4)决定送王的日期与时辰

  四年后的王爷年在农历六月决定送走旧王爷的日子与时辰。事先庙方会请择日师选几个日子与时辰,然后在王爷前“卜贝”决定,确定后张榜公布。如1992年六月决定送四年前接来的戊辰科(1988年)王爷的日子与时辰为农历十月廿九日凌晨四时。这样,四方善男信女就有所准备,届时会赶来参与送王仪式。

  (5)送王回庵与竖高灯

  农历八月开始到十月,凡在四年前正月到三月间请当年新任王爷到本村坐镇的各村落,都会陆续把请去的王爷神位送回华藏庵,然后一起在吕厝华藏庵送王时送走。

  农历十月初二,吕厝和东头埔村都要竖起高高的灯篙,使“旧王调本部他镇兵将返庵,期待离任出发。”此外,从十月初二开始,吕厝华藏庵理事会就从厦门市请匠人来此地,在何厝的何姓祠堂里糊王爷、差役、神驹、王船等,而这些都须在十月二十六日以前完成。而在糊王船的过程中也有‘祭签’等的仪式。如2012年择吉于农历九月十二日吉时,请道士“安签”,并由吕厝社区德高望重的四代长者或造船师傅开斧,开始造王船。

  (6)迎王、敬王、送王

  1992年农历十月廿九日送戊辰科王爷的那天早上,吕厝华藏庵先派人去隔壁村子何厝的何姓祠堂中,将制作好的王爷、王爷的手下、王船等迎到吕厝华藏庵布置好,开光后,接受村民的敬奉,同时也有道士做王醮。下午,王爷的神辇在吕厝村与东头埔村中“吃香接”,接受村民的“敬王”供奉。廿九日半夜,王船启行先迁船至王船地(即烧王船的场所)。凌晨四点左右,由乩童等来到华藏庵“上身”后,大伙扛着王爷等到王船地,将王爷送上王船,然后点火,送王爷“游天河”离任。现则有所改变①,迎王到送王只用三天,如2012年壬辰科于农历十月廿五日至廿七日凌晨举行。廿五日先举行吕厝社区的答谢祭祀,家家户户杀猪宰羊,华藏庵前摆上500桌左右的供桌,每桌至少有一头宰好的生猪为主要祭品,有的还加上一头羊。先敬拜天公,再敬拜王爷及本境的众神明。廿六日上午8:30前往何厝王船厂与糊王爷之所何厝祠堂请王,一公里长的请王队伍从华藏庵广场出发到何厝请王并巡境,然后,王爷安座于华藏庵前的临时“代天府”中开光,王船停于广场东南,让广大信众朝觐、祭拜。廿七日子时(廿六日12点左右),本境乩童在王船的东南西北各方位施法“安船”,以祝愿王船出航平安、逢凶化吉;接着点眼“开光”,以使王船航行时眼观八方,一帆风顺。丑时左右,王船迁船至一公里外的水边“王船地”,头朝东南。社区老大和工作人员将信众供奉的“添载物”装入船中,此俗称“添载”,等候王爷启程。寅时左右,乩童再为王爷金身做了法事后,王爷动身启程,本境旗队、开道、乩童、辇轿等开路,王爷、其班役、侍从、大白马、凉伞等随后,后面则是送行的信众,一起去“王船地”(送王地)。王爷等上船后,升起三只桅杆的船帆,表示准备出发。凌晨四点由主事人点火,王船在熊熊烈火中起航、化吉。

  二、请王与送王仪式在短时间内完成的形式

  在一个较短的时间段中连续完成请王与送王仪式的这类请王、送王形式在闽南地区比较多见,漳州市角美镇鸿渐村的请王、送王仪式就是其中一例。

  鸿渐村请王与送王仪式定期在鼠、兔、马、鸡年的农历十月举行。

  2005年为鸡年(乙酉年),即村民所谓的“到科年”。在农历八月初十,鸿渐村的凤山宫组织村民到钟山村的王爷庙水美宫“刈香”,并在那里“卜贝”,问今年来的王爷的姓氏。通过“卜贝”,得知今年“到任”的王爷为“朱王爷”。“刈香”以后,凤山宫理事会又派人去请角美镇龙田村的道士推算“王船龙骨开斧”(即签祭)、竖灯篙、请王、开荤、送王的吉日与吉时。根据推算,选出农历九月初二王船龙骨开斧,九月三十日竖灯篙,十月初一请王爷或迎王爷,②十月初四开荤,十月十一到十三日举行“王醮”与送王。此后就根据此择定的日程进行仪式过程。

  (1)签祭

  农历九月初二,理事会请来道士、木匠和纸扎师傅,由他们在许氏大宗祠里举行王船龙骨开斧仪式。然后以宗祠为王船厂,在里面糊王船、王爷等,并供奉“厂厅公”(厂官公)与妈祖,他们是造王船的监督官与护送王船出海的保护神。从事完签祭后,由木匠师傅制造船的骨架,再由糊纸师傅完成王船的制作、糊王爷及其随从如侍女、印童、吼班、差役以及请王、送王时需要用的一些纸扎器物。

  当师傅们忙着为仪式准备纸糊的王爷、王船等时,宫庙理事会也在请王仪式前抓紧选出这次科仪的头家和“主会”等,他们将充当王醮中的主祭等。

  (2)竖灯篙布置醮场

  根据理事会的通知,鸿渐村的各家各户在农历九月三十日(公历11月1日)都重新换上新的门联,竖起灯篙(阳竿)。理事会的成员则负责布置村里的各宫庙,村中的三座庙宇前都竖起了灯篙,换上了新门联,如太保公庙的门联曰:“向阳门第纳千祥,如意人家生百福”,横批为“代道宣扬”。凤山宫中门的对联为:“代天巡狩宣德化,为是解厄布仁风”,横批为“代天巡狩”;左边门的对联为:“天泰地泰三阳泰,神安民安合境安”,横批为“五福盈门”;右边门的对联为“建醮三朝庆吉祥,天恩吉庆表诚心”,横批是“吉祥贵富”。凤山宫作为客王的“代天府”,庙前竖了两支灯篙,一阳一阴,以便邀请招呼神灵、鬼魂等来赴宴。大宗祠因暂作“王船厂”,门前也竖有两支灯篙,对联也新换成:“合家平安添百福,满门和顺纳千金”,横批则是“五福呈祥”。

  灯篙竖起,象征该村落正式进入仪式时间,由这一天开始,他们需要斋戒三天,吃素净身,并以素的供品祭祀王爷,以示虔诚敬意。其次,灯篙竖起,也建构了一个仪式空间,其表示这一空间向天神、地祇、鬼魂等发出邀请,欢迎他们来这一仪式空间中享宴,共襄盛举。

  (3)请王与净灯篙

  农历十月初一早晨五点(卯时)左右,来自角美镇龙田村自静靖应会坛的道士就和理事会的人一起,抬着凤山宫的神灵到村中许氏大宗祠门口迎请王爷。他们在那里吹法号、摇帝钟等,用盐米、净水洁净后,为纸糊的王爷以及随从等开光,表示王爷请到,然后敲锣打鼓将纸糊的王爷神像迎到凤山宫中安座。

  在闽南地区,民间认为这类王爷为代天巡狩王爷,如凤山宫的理事许阿强就对笔者说:王爷是代天巡狩王爷,替玉帝巡狩民间。另一位村民则说:王爷是巡按,过几天村里把王船做好,上面会挂十几盏灯笼,那是王爷巡按的省份。他每隔两年来这里巡狩一下,住几天就走,不常驻扎在村里,而且每次来的王爷姓什么也只有“到科年”时通过“问神”才知道。所以,有请王送王祭典仪式的村落几乎都没有代天巡狩王爷自己的庙宇,因此,当这类王爷来到一个村落时,通常都需要借用当地主要的村庙或祠堂作为临时驻跸的“代天府”,以便村民举行仪式。也因此,闽南的俗民常说“无柴雕的王爷,只有纸糊的王爷”,他们都是“客王”。鸿渐村凤山宫的主神为保生大帝,配祀神中虽有一尊王爷,但他并非2005年乙酉科所请的朱王爷。

  当纸糊的王爷神像请到凤山宫时,宫庙理事会的人,把本科轮值来的朱王爷,即纸扎的王爷神像摆在正殿的位置,其旁各有一执扇侍女与一中军印童,一班扛着“回避”、“肃静”长脚牌的吼班则安置在两旁低处。而在前殿(即门厅)正中摆放的八仙桌上,安置本庙中的王爷木雕神像,其左侧的八仙桌上,则安置纸扎的监督造船与护航的厂厅公(厂官公)与妈祖及妈祖的部将千里眼、顺风耳和一班吼班随从。同时,凤山宫中也挂出“王府”龙灯和“三朝王醮”的宫灯,以表示这一仪式时间里,凤山宫就是代天府。

  代天府布置好,摆上素供品(因是斋戒期间),道士和庙中的“三坛头”联手为之净场,同时也为庙前的灯篙做了“祀旗挂灯”的净灯篙科仪和安上符箓,在把庙宇神灵所属的五营神兵派出后,③他们就到村中竖有灯篙的家庭去做“净灯篙”的仪式。由于竖灯篙的人家不少,所以道士分为三路到竖有灯篙的人家“净灯篙”。

  (4)斋戒期间的祭祀与开荤、添载

  九月三十日,竖起灯篙后,村民开始斋戒,素食净身,以表示对神的敬意。在这三天中,凤山宫中的供品都是素的,如果盘、馔盒与甜茶,村民去凤山宫代天府“敬王”时,供奉的也是素食,如斋菜、水果等。

  斋戒三天后,于十月初四开荤,即开始用三牲祭祀天公、王爷。除了代天府外,各家在这天的早晨也需在家里摆一个“天桌”用三牲祭祀天公,以表示开荤。这以后到初十为止,村民就可以带着三牲、五牲甚至生的整猪、整羊来庙里祭拜、“贡王”,并根据理事会的通知,给王船添载,一家至少添载金纸600张、米两担、柴两担(即四小包米、四小捆柴,以代表米两担、柴两担,也代表送给王爷等的柴米油盐,而且多多亦善)。

  (5)装饰王船等

  美轮美奂的王船是送王祭典中的主角,在请王前,木骨与竹骨扎成的船体已做好,请王后,糊纸师傅就需要在十月十三日前将其制作与装饰好。师傅糊纸、裱布,把船形弄好后,再用彩纸等装修、装饰。船首“犁头壁”上画有对称的、上涌的浪花纹,上面有一阴阳相拥的太极。犁头壁上方,装饰一立体浮雕的狮面吞口,以模仿古代官船的模样。船尾装饰着双龙抢珠的图案,并写有“顺风相送”的吉祥语。后舱尾上设有奉祀妈祖和厂厅公的官厅,官厅的后部插着五方龙旗或五营旗。船的中部则有代天府。船身的“船稳”之下为白色,上装饰一些水波纹、云纹;“船稳”之上的船帮,装饰着八仙和一些代表富贵吉祥的图案,以及画有“龙目”与泥鳅,前者象征王船即真龙,后者则代表船体滑溜,能快速行进。船帮上还插有水手、神将等纸扎神像和插着许多小旗,船帮两边各有些12生肖旗;船头两旁各插有写着“代天巡狩”、“合境平安”的红色醮旗;船尾则插着“三军元帅”、“天上圣母”、“帅”的黄色令旗。此外,船尾部还插有纸糊的“万民伞”,表示这船是一种“官船”。甲板上有三根桅,此外如船舵、锚碇等也一应俱全。

  除了装饰王船外,糊纸师傅还需扎一些其他神像与物品,如普度用的“大士爷”、“浴室”,门神殷郊、殷洪,镇守路头的“路头尪仔”、挂在船上的省份灯笼、让村民还愿用的戏盒等。

  (6)建立神坛与闹厅

  十月十日下午,龙田村的道士们来到鸿渐村,他们先在庙里搭建王醮期间的神坛,民间俗称此为“排三宝、点天灯”。他们在凤山宫的后殿设三清坛,在纸扎的王爷神像周围挂上三清、四御、天师、雷公等的布质神像,每张神像下有一神案,上供着给神灵的疏文。王爷神像前安置有长条神案,上蒙着写有“代天巡狩”名号的“八仙彩”,上供着四个“斗灯”。其前面的供桌上,也排列一排疏文,并放有磬、木鱼等道士做仪式的法器。桌子前有一小空间,为道士做仪式的空间。而在内坛的坛口则设一个“金阙”,以其来隔断内外。

  三官坛则设在前厅,其正中供奉宫庙中原有的木雕王爷,而且把前几日安放在王爷近旁的差役、吼班等也移到这位王爷的身边。其左边仍供奉着纸扎的妈祖与厂厅公。此处比较开放,村民可在此供奉祭品与上香。

  神坛安置好后,需要“闹厅”,所以在晚饭后大约八点左右,道士们集中起来在三清坛中敲锣打鼓半个钟头,理事会的工作人员则在庙门外放鞭炮,热闹一番,象征王醮的道场已设立,三朝王醮的仪式准备就绪。

  (7)消灾祈安醮会

  十月十一日,王醮正式开始。这天所做的科仪,道士说是“祈安清醮”,村民则说是“王爷醮”,各有各的表述。清早五点,道士就盥洗净身穿上道袍后起醮,他们启鼓、发奏表文、请神、竖旗,念了十几道牒,竖起七星灯、玉皇旗,为门神开光,“启请圣真洞”等各路神仙光临,拉开三朝王醮的序幕。宫庙的三坛头也行动起来,在庙前用清水与草料等“犒兵马”(也称“犒军”)。起醮后,道士们也贴出“灵宝祈安植福金章”的榜文告示,训令境内阴阳两界,遵循法纪,扬善除恶,并告知今年参与王船祭典的村中执事以及各家户主名单以及仪式的程序等。

  早饭后,道士们分为两大组,一组在庙中从事祈安消灾醮会,一位道长在庙中诵经、献敬,头家中的三主今天轮到在庙中代表全村人跟着道长做主会献敬、午敬等科仪。所念的经文有:《灵宝五斗真经》《灵宝三官宝忏》《三官经》《玉枢经》《灵宝祈安清醮朝天宝忏》等。另一组则是到各家去做“入户祈安”科仪。晚上,三清坛内举行“分灯卷帘”的科仪。村中的戏台上则演着酬神戏。在正式演出前,演员需扮成天官、八仙、状元夫妇的模样来到凤山宫,在庙堂内祭拜一下,表演传统的“三出头”:《天官赐福》、《八仙贺寿》、《状元送孩儿》。祝愿鸿渐村村民能有福禄寿,添丁、添财,仪式完成后才返回戏台去演“大戏”。

  (8)进拜朱表

  三朝王醮第二天的主要科仪,道士称其为进拜朱表,也称登台拜表,而村民则俗称为“天公祭”或“拜天公”。十月十二日一大早,天还没有亮,代天府门前广场已经搭好一个临时的神坛,原内坛坛口的金阙临时移到台上,挂在那里象征南天门,其前的供桌上安置一个纸扎的宫殿,内有玉皇上帝的神位,以代表天庭,供桌上还有斗灯与道士的法器、香炉等。台下则有一些供桌,最前面供着一头嘴里含着一柑桔的生猪,后面的供桌上,则供着公家与头家的供品,每份既有包括猪头在内的三牲、发糕、年糕、红龟粿、红汤圆、甜饭与装有各色水果的果盘、饯盒、茶、酒、天金与寿金制成的元宝、黄色的高钱等。各家各户也自己扛一小桌顺序排在广场上以及庙两边的路上,上面堆满了各式供品如三牲、红汤圆、红龟粿、酒、茶与天金、寿金、高钱、鞭炮等,香炉中点着香,桌上点着红烛,使这个庙埕广场被挤得水泄不通,又香烟缭绕。

  清晨六点吉时一到,道士团开始做“灵宝祈安清醮进表”科仪。道士先在坛下的供桌前念灵宝祈安清醮进表科仪的经文,发表邀请天上神灵前来参加祭典盛会,然后登上象征天界的神坛,在坛上祭拜、“送天书”、进表、诵《灵宝祈安清醮进表科仪》经文等。

  早饭后,道士分成两组,到有竖灯篙的村民家中去做俗称“拜灯篙”的入户祈安仪式。庙中则留有一道士念经、做午敬等。

  晚上,代天府前的小河边举行“燃放水灯”仪式。大约在七点左右,高功道士在水边念祭文,执事人员在岸边烧纸钱后,往水中施放了12只水灯,并将带来的供品尽数洒入水中,意为燃放水灯普照晶宫泽国道场等,照亮黑暗的水面,祈求神灵等保佑人船平安,禳除灾难,去祸迎祥。

  (9)迁船巡境

  十月十三日,道士说这天的仪式为普度、烧船,而村民说这天主要是送王。上午七点左右,在道士与三坛头的合作净场下,王船从祠堂的厅堂中移到祠堂前的埕上,此为“王船出厂”。村民将王船固定在一个用杉木做成的架子上,并安上生肖旗、五营旗、醮旗,把桅杆、船帆等放在船的甲板上。

  大约八点左右,凤山宫的三坛头再次用盐米为王船洁净,道士则吹着法号为其助威,然后,放起一阵激越的鞭炮,聚集在祠堂门口的锣鼓队、军乐队也奏起乐来,顿时锣鼓喧天,军乐队的进行曲响彻云霄。在此喧闹声中,村中16名男性村民将王船抬起,船上有一“舵公”敲一面小锣指挥,一支浩浩荡荡的队伍开始出发,此即“王船出澳”去村中绕境巡游。这种“迁船巡境”或“王船巡境”的主要作用就是为鸿渐村每个社的村民做最后“押煞”的工作。因此,王船所到之处,各家各户燃放鞭炮,摆香案持香膜拜迎送,祈求改运纳福,并将晦气、厄运、邪煞、肮脏等让王船“载”走。绕境完,王船停在王船地,即凤山宫后的一块空地上。

  (10)祭船

  王船落地后没多久,庙中的三坛头、主会等开始布置俗称“船头醮”或“祭船头公”的祭船仪式的场所,他们在王船前面插上黄黑两面大旗,黄色的大旗上写着“无上正真三宝天君、太上无极大道、玄中紫洞宗师、三十六部尊经,混合百神,告盟三界,祈安清福、道庆迎祥”等神灵的名号与祈福语言,实际上是一个巨大的符令。黒旗据说则象征该地是送王也即烧王船的地点,这些都是王醮中的器物。此外,也在船的前面安置了供桌等,并给王船装上18个写有各省份如福建、广东、广西等名称的灯笼,这些灯笼表示王爷是18省的巡按,同时也表示王爷将去这些省份巡游。

  各家各户也在这段期间,陆续来到王船前摆上供品祭拜。大约10点半左右,去入户祈安的道士和头家们回来,他们集中在代天府拜祭王爷后,鱼贯来到王船前举行俗称“船头醮”或“祭船头公”的祭船仪式。道士在榜文上则称此仪式为“和瘟净醮”。

  这时王船前摆满各家的供桌,上面满是供品。道士则在供桌前诵念《灵宝禳灾船醮科仪》经文,然后为王船“净船”、“开光”、“开水路”,将王船的两个锚碇放在王船前的两桶水中,表示王船已停泊在港湾中,可以准备起航了。

  (11)登座普度

  烧王船之前需要做的最后一个大型祭礼就是道士所说的“登座普度”,民间则俗称“做普度”,其主要就是祭鬼,为孤魂野鬼饯行。由于凤山宫前的广场比较小,普度场面铺展不开,所以普度的道场改在村中心的广场上举行。在村中心的戏台对面设有一个普度公坛,内供奉着还未开光的普度公。戏台上,执事们为道士的科仪设立了一个神坛,一溜供桌像主席台一样地横在戏台的前部,供桌上摆着道士的法器,如木鱼、钹、帝钟等,以及要施舍的供品如馒头、水果、糖果、饼干、香烟、大米等,中间的一张桌子上压着一张黄表纸写的《本坛疏》。戏台下还堆着一些给孤魂野鬼用的斗笠、草鞋、毛巾、肥皂、牙刷、牙膏、扑克、纸牌、象棋等,两个纸扎的浴室,其分男女,据说这是给来享用普度盛宴的男女幽魂分别净身使用的。戏台下的广场上,家家户户早已自己扛来小供桌,上面摆满了祭品,其中除了香烛、三牲、果盘、饯盒之外,还有专用于祭拜鬼魂所用的白米和饭菜,以及银纸、库银、经衣(上印着各种日用品,如裤子、衣服、锅、手表、电冰箱、热水瓶、电视、音响等,代表给鬼魂带到阴间使用的器物)、龙图(上印有官服的图案,给鬼魂用的)等。

  下午三点左右,普度的吉时一到,道士团在乐师们的伴奏下,来到普度场,先为普度公开光,让普度公坐镇,而使各路鬼魂不许乱来。然后,登台而坐,面向台下的信众诵念《灵宝禳灾祈安普度科仪》的经文和疏文。根据道士科仪的进度,头家代表信众在普度公前拜请各路鬼魂来到醮场,去浴室沐浴后出来享用祭品。在台上的指令下,信众们纷纷将自家带来的经衣、龙图等,拿到普度场专辟的一个角落,将其堆成一座小山,这些都将烧给孤魂野鬼们带回阴间使用。待道士们诵念一会儿经忏后,就开始进行“普度品洒孤净筵”的仪节,道士将供桌上的祭品一一画符洁净,打上手印后,洒向台下,台下的信众也纷纷拥到台前争抢。据说将这些道士洁净后洒下来的祭品包起来放到自家的米柜里可以驱魔避邪,保佑自家五谷丰登,平安吉祥。待此施舍仪节结束后,普度仪式已近尾声。大约五点左右,道士们念完经文,发出可以烧金的指令,台下的信众就将自家带来的银纸送到焚化处,而主会执事们则把普度公、纸扎的浴室、斗笠、草鞋等公家备置的普度物品送到焚化处,然后点火烧化,村民们也把带来的鞭炮扔进火中。在震天响的鞭炮声中,道士团下台返回宫庙中,信众也开始收拾物品散去,准备迎接整个王船祭典最高潮的到来。

  (12)烧王船

  烧王船即民间俗称的“送王”或“送王船”。“送王”就是“恭送王爷启行”的意思,在道士的榜文上写为“送王爷归洞府,送仙舟归海岛”。俗谓“送王船”是因为王爷启行多乘船而去,所以民间也称“送王”为“送王船”。在清朝中叶以前,闽南地区在送王时多采用以木制王船“送水之滨”的放之水中流走的方式,俗称此为“游地河”。但是后因为木制王船漂到他地后有“祸延他地”之弊,或有出海不便、堵塞航路之弊等原因,因此在清中叶之后,闽南各地逐渐改用火化纸糊或木制王船的方式来送王了,此俗称为“游天河”,也即现在人们常说的“烧王船”。

  根据道士事先的择定,农历十月十三日晚上八点半为“烧王船”的吉时。六点多吃完晚饭,宫庙里的执事们就开始为送王准备了,他们将堆在庙里、村民送来为王船添载的柴、米、油、水、锅及船上的贵重物品装到船上,金纸则堆在船的周围,为“送王”仪式开始做准备。在他处贴着的王醮榜文也揭下来,送到船上,镇守在村中十一个路头的“路头尪仔”也撤回来,先放在庙里。

  七点半左右,凤山宫就开始热闹起来,送王的村民陆续来到宫庙附近,把广场、道路都挤得水泄不通,在宫庙边上候场的军乐队、威风鼓等这时也开始吹吹打打演奏起来,乐曲声、鼓声震耳欲聋;有些村民在王船周围施放烟火,各式各样的焰火冲天而起,绽放出漂亮的图形,也映亮了夜空。

  大约八点左右,道士团在王爷前占卜获得神灵准许后,执事们将安奉于代天府的王爷、印童、侍女、妈祖、厂厅公、差役等几十尊纸糊神像送出庙门,在净香炉的前导下,送到庙后的烧王船地点,并依其角色的不同,一一装进王船内各厅舱,各安其位。而门神、路头尪仔等则送到凤山宫前的广场上,送走这些神灵后,凤山宫关起两个边门,表示王爷已离开代天府。

  八点半左右烧王船的吉时一到,道士在王船前做了简单科仪之后,执事即开始点火“送驾”,有的在宫庙前点燃了纸扎的门神等,有的则在王船的头尾点起火来,火舌一点一点地在王船上升起,不一会儿,就迅速地吞噬着整个船身,边上送王的人群看着火焰的升腾,不断地喊着:“发啊!发啊!”与此同时,各式焰火齐放,绚丽的火花在空中绽放,照亮了整片夜空。鞭炮声、锣鼓声、唢呐声更是响彻云霄。众人执香作揖恭送王爷出海,祈求好运留下,坏运带走。烧了好一会儿,在信众们的注视中,船的骨架坍塌,尾桅头桅也相继倒下,最后中桅也终于被大火烧断而倒下。根据民间的习惯,中桅倒下就象征着烧王船仪式的结束,中桅倒下指向的地方,意味着那个方向的村庄会兴旺发达;同时,那个方向也成为醮后首先拆灯篙的方向。因此,当送王的人们见中桅倒下,即知道此次烧王船仪式的结束,王爷等已乘着王船游上天河,又去别的地方执行代天巡狩之职。至此,各艺阵和信众也相继离去。

  (13)净油押煞

  烧完王船后,代天府前的灯篙也熄了灯,表明各路神灵已离开返回。宫庙的执事和道士们还得马上进行俗称“喷油”的净油押煞活动,为各家各户洁净家户。由于需在夜里完成,而村中家户也比较多,所以道士和庙中的执事人员分成五队到各家去做净油押煞的科仪,以便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每一队都有好几个人,其中一人敲锣,一道士吹法号念咒,一人持一把长柄大勺子,勺子里盛着火油,并点燃着,另一人则提着一瓶酒精或烈酒,每到村中一家,就在其家门口往油火上喷酒精或烈酒。碰到雾状的酒精,勺子里面的火会顿时“噗哧”一声腾高起来,发起尺把高的火焰。这象征着为该家洁净,腾升的火焰也寓意有发家的意思。鸿渐人相信,通过这样的“喷油”押煞洁净之后,就能家宅平安,兴旺发达。

  (14)谢天公

  十月十四日,送王祭典完成的隔天,宫庙和竖有灯篙的家户都将灯篙卸下来。由于鸿渐人将做灯篙的竹竿留下来以后继续使用,所以只把灯篙头部加设的龙眼枝拆下来,祭拜一下灯篙神,然后和金纸一起烧掉,此俗称“谢灯篙”。然后,凤山宫还需要在宫庙中举行俗称“谢天公”或“压醮尾”的仪式,将请在宫庙侧边的本庙神灵复位,供上祭品,拜谢他们,同时以这些祭品等答谢祭典活动中执事的有关人员。至此,三年一科的鸿渐村请王送王祭典彻底落下了帷幕。④

  三.简单的请王送王仪式

  穆厝村是厦门岛上的一个城中村,其原在钟宅湾边上,由于城市的扩展以及围海造地,现穆厝离海湾有一点距离。穆厝村每年都举行请王送王仪式,民间俗称“送王”或“做好事”。由于每年都做,所以其仪式的规模是一年大一年小。做大规模仪式时,穆厝人可能请人糊王爷与王船,但做小规模的仪式时,穆厝人就没有纸扎的王爷与王船。然而其仪式过程仍有请王、送王过程,只是仪式中的象征物有所不同。

  穆厝村有座二河宫,其主祀神灵为崇德尊王,配祀有妈祖、哪吒等。其请王送王都在农历十月份,2005年为十月十八日(公元2005年11月20日)举行。十七日主要是布置代天府,其将该庙的前落布置为代天府,因当年是小规模从事,故没有请人来用纸扎王爷、王船,只是将在后厅的厅口设一天公坛,供奉玉皇大帝与三官大帝等神位,并以此将前厅与后厅隔开,在天公坛前摆放一张长桌,后放三张椅子,以此表示有三位王爷(其为康、金、李三姓王爷,是由乩童在请王后“卜贝”⑤确认的)将来该地接受村民的供奉。同时,也请来戏班,准备酬谢神恩。

  十八日早晨,将本庙中的神灵请出,安置在庙左前的神辇中,既表示迎接代天巡狩王爷之意,也便于晚些时候的绕境活动。然后,由二河宫的女乩童在庙门前靠海湾的一边“呼请”王爷入代天府已布置好的座位就座,此即简单的“请王”。

  接着为简单的敬王或祀王,即在桌上摆上三份供品,此为贡献给这年请来的三位客王的。村民也陆续来供奉与祭拜,由于场所的关系,供桌摆在庙右的埕上,便于村民来祭拜、敬王、添载等。

  大约10点左右,三坛头则在庙左的埕上作法“犒军”,即祭祀王爷带来的兵将。之后,女乩童在庙内主神前祭拜上身,在庙内外作法,最后告之王令,可以出巡了。故村民整好队伍,抬着各种神辇去村里绕境、押煞,此为“王爷巡境”。

  傍晚,再在乩童的指挥下,将村民添载送来的东西,米包、柴捆、金纸等一并火化,送王爷回去,是为送王,同时,也由王爷的押解,将穆厝这一社会空间中的“肮脏”等一并送走,而结束一年一度的请王送王仪式。

  而在海上丝绸之路沿岸的国家中,也有一些国家的闽南籍华人从清代以来就在那里举办这种富有闽南人文化特色的王船祭仪式。

  如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岛中部马六甲海峡沿岸廖内省的巴眼亚比(峇眼亚庇,Bagan Si-Api-Api)镇市区的华人占80%左右,其中洪姓占35%,其他还有黄、许、陈诸氏,他们主要来自中国福建省同安县翔风里十三都(今厦门市翔安区新店镇),他们在清代同治年间(1862~1874年)辗转迁徙到巴眼亚比时,洪姓带有纪府王爷随身庇佑,在该镇落脚后,在家族中祀奉纪府王爷。大约在1910年(宣统二年)时,由于海底升高,改变了当地的生态,当地的鱼潮遂减,渔民只得远至爪哇海或印度南部海域捕鱼。由于当时的渔船设备不够先进,所以时常有海难事故发生。在法师的指导下,当地华人居民开始建庙(永福宫)祭拜纪王爷(纪信),并举办“送王”仪式,以安抚海上游魂,庇佑众生及赐福祈愿渔民海产丰登。这以后,每隔几年举办一次,直到1967年苏哈托政府下令禁止,这种“烧王船”的送王仪式才被迫停止举行。

  然而,在1996年,巴眼亚比的“王船祭”庆典又悄悄以小规模的方式重新恢复举行。但由于当时印尼各地再次爆发了排华浪潮,这一送王仪式又被搁置了几年。直到印尼总统瓦希德的政府宣布解除华人信奉自我的民间信仰禁令后,该地的烧王船庆典又于2000年农历五月十六至十七日(公元2000年6月9-10日)再度轰轰烈烈地登场。这次仪式,当地华人建造了一艘八米长的竹木骨架纸糊的王船,从当地的大伯公庙荣福宫启程绕境,绕境时万人空巷,众多香客跟随着王船绕境,绕了七个多小时后,迁船至海边焚化。该仪式也吸引了近十万来自棉兰、柏干荅鲁、巨港、爪哇岛的雅加达、泗水的信众来参拜,也吸引了远自香港、台湾的信众来参拜与观光。此外巴眼亚比附近的四角芭(Pulau Halang)和大芭(Tapah)在农历四月十八日和五月十五日也举办规模较小的烧王船祭典。⑥2010年,该地又举行了一次王船祭庆典,并成为印度尼西亚的旅游项目之一。

  马来西亚沙捞越(砂拉越)古晋(Kuching)面向南海,该地华人的祖籍多为中国福建省南安县、同安县,其信仰中心为供奉广泽尊王(圣王公)的凤山寺。1888年(光绪十四年)农历六月廿六至廿九日举行了首届“送王船”祭典,其目的在于送走作祟民间的瘟神与“肮脏”,祈求合境平安、农商业与经济繁荣。该宫举行了敬王仪式,王船绕境等活动,廿九日凌晨一点(子时),数百名信众扛着王船,迁船至今天昔加末的浮罗岸河畔的“王船地”,与堆积如山的王船“添载物”(如材、米、油、盐、生猪、鸡鸭、日用品、鞭炮、金纸、甚至纸扎的轿子、衙役、木制的火炮等)一起焚化。这以后,古晋凤山寺每隔10年举行一次送王船这种大规模宗教活动。1918年则在农历九月廿五到廿九日举行送王船仪式。该次活动的组织者为当地的社会名流、祖籍福建省同安县的王长水(1864-1950年)和祖籍福建省南安县的宋庆海(1876-1945年);参与者则是闽籍各属人士。20世纪30年代初,该地再次举行送王船仪式后就停止了该项活动。⑦今后会不会恢复?这有待于当地人的社会实践。

  马来西亚柔佛州峇株巴的石文丁渔村的崇岩宫始建于1932年,其主祀池、李、包“三府王爷”,为当地华人的信仰中心和精神寄托之所。该村于2002年农历五月十八日(2002年6月28日)池王爷千秋日举行了三十年一度的王船祭和王爷巡境赐福活动,其目的为祈求国泰民安、村民工作顺利和生活愉快。这次王船祭,当地人制作了一大二小三艘纸扎的王船,大的王船长26尺,宽12尺;小的王船长10尺,宽5尺。从照片看,大的王船为宽头的福船体官船模样,船舷上有七个炮口,船头的舷板上饰有狮面。据报道,王船先供于崇岩宫前,下午四点,村民自备祭品前来崇岩宫,举行“船头祭”,而后协力将王船抬至海边焚化,并恭迎王爷出巡,在社区各处巡游、驱邪、赐福。除了本地人外,外埠也有不少善信前来参与,共襄盛举,场面非常热闹。⑧由于该村的王船祭为30年举办一次,由此推断,在1972年和1942年,该村也曾举行过烧王船的庆典,而且其始办王船祭是在建庙(1932年)后的10年。

  马来西亚最著名的王船祭为2016被评为马来西亚国家文化遗产的马六甲万怡力勇全殿举办的马六甲王船祭。相传勇全殿始建于1811年(嘉庆十六年),其主祀神明池王爷的香火来自泉州府同安县马巷(今属厦门市翔安区马巷街道)的元威殿,今天该庙供奉朱、温、池、李、白五位王爷,故称“五府王爷”。据称该地于1845年(道光廿五年)开始举办“王船祭”,其由“王爷喻示”而办,时间不完全定期,如1845年后,在1891年(光绪十七年)、1905年、1919年、1933年、2001年、2012年都曾举办过,有的认为在1856年也办过,而且这是以五府王爷的名义举办的,而有的学者如苏庆华则认为,以五府王爷的名义联合举办马六甲王船祭。⑨具体的王船祭的时间多在正月十五元宵节期间,但也并非完全统一,如1919年的王船祭的送王仪式就在农历十月里举行,而且该年的王船祭持续较长的时间。

  根据勇全殿留存的择吉资料看,1918年(戊午年)农历十月廿二日癸巳时就在王船厂外竖立起高灯,开始造王船。十月丙申时为王船龙骨开光。廿三日乙巳时龙骨开斧。十月廿五日乙丑时由法师为龙骨“安签”。十一月初九日辛亥时为龙骨“盖签”。1919年(己未年)农历二月三十日甲辰时为龙骨“开签”。三月廿七日甲辰时“安采莲馆”。五月初六日甲午时“仙船起工”,开始制作王船。六月初一日“小彩路”,开始不拘时出巡查夜。九月廿日庚辰时“安坎、安龙目”。十月初三日己卯时“请水”,为王船下水做准备。十月初三日“大彩路”,三舨出游。十月初六乙卯时“出厂落令”,王船出厂下水,锚落于水缸中;然后“竖桅”,竖起王船上的桅杆。十月初八日辛巳时“请帆”,竖起王船上的船帆。十月初十甲辰时“仙船游山”,开始第一次王船巡境。十月十二日戊辰时,再次“仙船游山”,王船再次出巡,收邪、驱邪、赐福。十月十三日壬午时“竖高灯”,昭告天界,王醮即将开始。十月十七日丁卯时“建醮开坛”,开始由道士或法师从事三朝王醮,十七日庚午时“拜表呈疏奏天庭”;十七日、十八日、十九日三天则从事“行香献供”的科仪;十八日乙未时“放水灯”,招呼水国幽魂来领受当地人的普施。十九日下午三四点由道士举行“普度”科仪,普度众生;丁酉时则举行“入醮谢天公、三界公”的科仪。十月廿日己巳时水边“请王”,十一十二点“祀王”,向王爷献敬。下午一两点时“作蒲载”,为王爷添载;五六点时“送仙船杨帆”,即焚烧王船。十月廿一日“盖殿门”;接着廿一日、廿二日、廿三日“安符令”,道士焚油为宫庙等净秽。廿三日甲申时“开殿门”。廿五日午时“谢高灯”,倒下竖起的高灯,表示仪式的最终结束。

  1933年(癸酉年),清华宫、勇全殿也举办了一次王船祭盛典,其筹备时间从农历癸酉年五月十七日开始竖高灯造船,建造了一艘命名为“民安”号的王船,其长15尺6寸,连桅杆高17尺4寸。送王科仪则从癸酉年农历十月十二日开始,十五日结束。当年的巡行路关云:“清华宫、勇全殿仙舟香阵路关:咨谨择癸酉年十月十二日、英一千九百卅三年十一月廿九号、拜三(星期三)十点鸣钟启行。(1)仙舟由厂出游万怡力路,直至法尼姑院口停止。(2)诸香阵、音乐、请客一暨齐集在鸡场街,准订九点半鸣钟起行,直进金声桥转过王家山脚路,直进城内街后,采莲及仙舟随行。(3)诸香阵、音乐、请客、采莲及仙舟由城内街出转万间加荅,转三宝井巷入也,而珍律转过宝山亭直入三宝井路湾打铁街,转出新路至礼拜堂落武雅唠也诗牌埔,直进金声桥湾入八芝兰吉宁街甘光板底,转入鹫城会馆,直行吧杀南吗,入和兰街湾,入12间龛务律,诸香阵直进甘光于汝,采莲、仙舟至12间路口停止,一点休息。(4)诸香阵、音乐、请客、采莲、仙舟由甘光于汝启行,入甘光板底,转入鹫城会馆街湾,入戈里街,出吉宁街八芝兰,进金声桥,落王家山脚,直往万怡力勇全殿止,散阵。(5)诸香阵、音乐行过板底而水仙门街,五王爷进香。”⑩然后,在晚上迁王船至海边的王船地,在那里烧王船,送走王爷,也除去肮脏与瘟疫。

  2001年(辛巳年)有闰月,被当地华人视为多灾多难之年,故勇全殿池府王爷透过乩童出谕令,在农历正月十二至十五日送王。故在2000年(庚辰年)底,勇全殿在宫庙边设置王船厂,开始造王船,用64天造了一艘长30尺、宽8尺、船身连桅杆高19尺的三桅王船和一艘长6尺、宽2尺、深一尺半的小船,并为王船命名为“安呷”号。

  辛巳年正月十二日(公元2001年2月4日)开始三朝祈安王醮与王船出游和送王仪式。十二日下午5时正道士团起鼓;6时正发奏文疏 ,上奏天庭,下通地府、水宫;7时正,“开王船”,为王船点眼;8时正,迎真请圣,列请众神列圣来监醮和享宴;9时正,恭迎玉皇上帝,请天公来共襄盛举;9时半,理事补运,为勇全殿的理事们补运祈福,10时半,宣《三元真经》(上品),由道士诵经,为合境民众祈福。

  正月十三日上午10时正,宣《东斗经》,由道士诵护命的《东斗经》;11时正,宣《西斗经》,由道士唱诵护身的《西斗经》;12时正,设敬三献,在道士的引导下,宫庙的理事们为王爷三献祭品;下午1时半,宣《三元真经》(下品);3时正,唱诵《解年经》;晚上7时正,祝百神灯,祈座主神光普照;8时正,为众善信补运;10时正,高燃秉烛,燃祥光庇佑万民。

  正月十四日上午10时正,祝三界灯,祈求三界神明日月星灯光照荫;11时正,设宴进筵,“贡王”;12时正,祝醮礼谢;下午3时正,宣《中斗经》,魁星吞魔;晚上7时正,宣注生的《南斗经》;8时正,为众善信补运;9时正,宣延寿的《北斗经》;12时正,设案请火,敬答恩光。

  正月十五日上午8时至下午5时,五王圣座、辇轿、王船以及香阵(如清道大锣、大旗队、舞龙队、舞狮队、长脚八仙、财神爷、各王爷旗车、凉伞队、道士团、九鲤鱼花车、随香队等)出巡马六甲,途径乌绒巴西路(Jln Ujong Pasir)、郑和将军路(Jln Laksamana Cheng Ho)、拉沙马拉路(Jln Laksamana)、荷兰街(Jln Tun Tan Cheng Lock),中途在惹兰哥打拉沙马那(Jln Kota Laksamana)休息,接着再续行葡萄牙街(Jln Portugis)、回教堂街、甘榜乌鲁街(Jln Kg. Hulu)、甘榜板底路(Jln Kg. Pantai)、武牙那也路(Jln Bunga Raya)、拉沙马拉路、默迪卡路、马六甲拉也路,折返勇全殿。入宫后,则举行犒军赏将、奉送天公、辞众神等科仪,王爷等进殿安位。当地人相信,通过这样的巡境,经由道士团行使其法术和结合宗教仪式中各位王爷的力量,已将散布于各街道和角落中扰乱社会秩序、威胁社群安宁的邪魔、瘟神、肮脏等,都已统统被擒拿并押送到王船上。所以,晚上9时,完成巡境任务的王船就迁船至马六甲拉也(Melaka Raya)海边的王船地焚化,象征着“非常、失序”的社会乱象经此王醮和王船的巡行的净化,已完全恢复常态。民生作业自然可以一如既往地在洁净的空间中运作下去,民众的精神生活,也可以在未受骚扰下幸福安稳地继续下去。

  2012年(壬辰年)也是个闰年,马六甲华人认为壬辰年也是个多灾多难的年份,故勇全殿池王爷喻示应举办王船祭(王船绕境法会与烧王船仪式),以便为马六甲合境民众消解秽气与纳福。故在壬辰年正月十五期间,马六甲勇全殿等王爷宫庙再次联合举办王船祭,与2001年同样用木料建造了一艘三桅的王船和五只舢板,王船命名为“全安”号,船头饰有狮面,船尾饰青龙,长23尺,是为传统中国福船的官船体。从正月十二日开始也举办三朝祈安王醮,并在正月十五日举行王船巡行马六甲与烧王船法会。这次王船绕境除了有大旗队、道士团、神辇队、椅子轿队、麻坡潮州锣鼓队、龙阵、狮阵、大头娃娃、高跷队等香阵随行助阵外,还造了五座王爷的花车伴行。正月十五日早上7时半至下午4时半在马六甲城老街区里巡行了7个小时,曾经过马六甲的地标古城门,在鸡场街由于供奉香案多,“兴啊!发啊!”的呼喊声、鞭炮声、锣鼓声震天动地,气氛异常热烈,在选定的15个被认为“煞气”重的路口,道士团都得举行“押煞”仪式,将抓出的“煞气”包在红布中,扔于王船上,以象征王爷所具有的驱瘟制煞能力。最后在傍晚时分,绕境完的王船载着马六甲各社区的煞气与肮脏,在祭祀船头和添载柴米油盐等添载物后,在双岛城海边焚化,围观的信众向燃烧着的王船中扔出一包代表家庭煞气的茶叶,扭头就返回。熊熊的大火,焚化了王船,也驱走了地方的煞气与肮脏,使马六甲人的生活空间更加洁净,人们的社会生活再次秩序化。

  总之,在海上丝绸之路沿岸的东南亚诸国中,存在着许多中华文化特别是闽南人文化的因素,王船祭就是一种最富有闽南人文化特色的现象,尽管从马六甲早期与现当代的王船祭中,我们似乎可以看到,1933年王船祭时,闽南人文化的特质非常明显,有的几乎就是一种“翻版”,如当时造的王船与传统的闽南官船、战船几乎一样,当时采莲队穿的仪式服装几乎就是清代士兵的服装。然而,21世纪王船祭中出现的王船则发生了一些变化,由于传统式样的船只已成历史,故马六甲勇全殿现当代的王船也有些脱离传统的变化,但单就王船祭仪式的整体而言,它仍基本保留了闽南人文化的精髓与精神。另外,我们从马六甲的勇全殿、福建会馆华人庙宇与会馆等公共建筑,也可以看到,它们在最近都重修过,但它们仍与闽南建筑保持一致的风格,甚至可以说它们与祖籍闽南的闽南人建筑几乎无两样,又表现出很强的闽南文化的物化特征。由此,我们或可以说,马六甲的闽南籍华人对闽南文化中的某些事物的历史记忆有所衰退,但在其他某个方面,其历史记忆又有着强化的表现。随着马六甲勇全殿五府王爷王船出游的民俗活动成为马来西亚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我们相信闽南文化也将在海上丝绸之路沿岸国家中继续存续与发扬光大。 

  注释:

  ①石奕龙《同安吕厝村的王爷信仰》,《台湾与福建社会文化论文集》,(台)民族学研究所,1994年,第192-198页。

  ②有的地方也称“请水”,即在水边(海边、江边等)请王,也指请水神赐予圣水,用于净坛。

  ③此以五营旗代替,其安置在庙的广场前部,边上也钉有五营符。

  ④石奕龙:《厦门湾里的请王送王仪式》,《地域社会与信仰习俗》,中山大学出版社,2007年,第284-298页。

  ⑤“贝”为庙宇中占卜的工具,过去多用“筶”“筊”“杯”等字,笔者觉得用“贝”之为好,一是其字音与闽南方言“bei”相近;二是自然界中的“贝”与占卜用的“bei”形式相近,是双合的带弧度的器物;三是“贝”有宝贝的意思,某些贝也当过钱币,而过去的占卜有的就是以钱币来占卜的,故这个字最适合做“bei”的汉字书写,而且也许它就是“bei”的本字。

  ⑥苏庆华:《代天巡狩:勇全殿池王爷与王船》,马六甲怡力勇全殿,2005年9月,第34-36页。

  ⑦苏庆华:《代天巡狩:勇全殿池王爷与王船》,马六甲怡力勇全殿,2005年9月,第28-29页。

  ⑧苏庆华:《代天巡狩:勇全殿池王爷与王船》,马六甲怡力勇全殿,2005年9月,第33页。

  ⑨苏庆华:《代天巡狩:勇全殿池王爷与王船》,马六甲怡力勇全殿,2005年9月,第27页。

  ⑨苏庆华:《代天巡狩:勇全殿池王爷与王船》,马六甲怡力勇全殿,2005年9月,第113页。

  苏庆华:《代天巡狩:勇全殿池王爷与王船》,马六甲怡力勇全殿,2005年9月,第115页。

    
收藏】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