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山关帝庙和铜山所城堡考略
2017-04-07 字体显示:

  叶之桦(中国戏曲学会常务理事)

  内容提要:福建东山关帝庙的修建是在明洪武二十年(1389),这座庙宇是和“铜山所”同时建成的。历史资料都说是明太祖朱元璋为了防倭寇,命江夏侯所建。本文通过考察铜山所古城堡修建的目的,所起的作用,明代海寇和海禁的关系,找出东山关帝庙特殊的意义和作用。关羽信仰随着反清复明的抵抗力量和明遗民的足迹散布到台湾与东南亚。文中讨论了明太祖朱元璋的宗教信仰,最后说明关羽信仰不同于民间其他偶像崇拜,在文化意义上,有一个从汉民族的英雄崇拜发展到民族守护神的过程。  

  一、东山关帝庙和铜山所驻军的关系

  东山岛,位于福建南部沿海,是福建沿海众多岛屿中的第二大岛。东山岛的地理位置非常重要,它介于福建省和广东省之间。东山岛和古雷半岛形成一个海湾,是福建南部一个良好的避风港和一个大渔场。

  东山关帝庙位于铜山古城中骷嵝山下,依山临海,气派巍然。海边峭壁上矗立着一段保存完好的古城墙,城墙的台基是花岗岩条石垒筑的。东山关帝庙建于明洪武二十年(1387),和铜山古城堡同时建立。明正德、嘉靖年间曾扩大修缮。清代曾重修。

  东山关帝庙建筑面积680平方米,庙宇属抬梁式木构架结构,庙宇造型精美,工艺精湛。庙门建筑用六根圆石柱顶托数百支纵横交错、承力均匀的斗拱,拱架上捧着一座宫殿式的楼亭,当地称为“太子亭”,绿色琉璃瓦和彩色剪瓷雕让这座庙宇华丽灿烂。庙顶上有许多人物和动物的瓷雕,正面是“八仙过海”和“兽图”(麒麟、象、狮、虎、鹿、羊、骡、豺)。背面雕塑唐宋故事和戏曲中的120个人像,造型丰富,生动多姿。大殿、前殿屋脊上有“双龙抢珠”及“凤凰飞舞”的彩色瓷雕造型,这些剪瓷雕历几百年风雨依然灿烂如新。主殿下的水磨青色大陛石上,雕刻着一条全国罕见的蟠龙石雕。这是一座明代庙宇的建筑精品。

  这座庙宇有一件重要的文物是主殿石柱上的对联,这幅对联是明武英殿大学士黄道周题写的。上联是“数定三分扶炎汉,平吴削魏,辛苦备尝,未了一生事业”。下联是“志存一统佐熙明,降魔伏虏,威灵丕振,只完当日精忠。”这副对联在台湾许多关帝庙内都悬挂着,由此台湾来的学者寻找到了祖庙是东山关帝庙。近年来东山关帝庙神像多次到台湾巡游,迎接神像的民众人山人海。第一次到台湾巡游是在1995年,巡游时间达半年之久。

  东山关帝庙的特殊意义在于它被认为是台湾及东南亚关帝庙的祖庙。

  《铜山所志旧序》记载:“铜山者,明防倭之水寨也,环海为区,屹立于五都之东始称东山。东坑乡牧野也。”

  《铜山志》卷二,“铜之镇城,明洪武二十年江夏侯周德兴奉诏建设于兹,虽因天险之胜而实墉实壑无可缺者,故砌石为城,临海为池。”

  明代建国初年,明太祖朱元璋为了防倭寇,命江夏侯周德兴经略东南沿海军务,置铜山所,调云霄、诏安、漳浦等地民工,临海砌石,历时五年建成铜山城。古城长571丈,高2.1丈。女墙864碟。四个城门,东门叫“晨曦”,西门叫“思美”,南门叫“答阳”,北门叫“拱极”。

  据《铜山志》记载,铜山城完工后在这里置铜山水寨,设福船、哨船、冬船、快船等各种船只共46艘,派1411名官兵驻守。当时的铜山水寨与福宁的烽火、福州的小埕、兴化的南日、泉州的浯屿,合称“闽海五大水寨”,是福建沿海重要的军事防御要地之一。铜山古城建于沿海的陡峻岩石高岸上,气势雄伟,巍峨壮观,坚固耸立。今保存完好的是东城的一段,长400多米。

  铜山古城和关帝庙的建造者是被征发的闽南漳州府所属的诏安、漳浦、平和等几个县的工匠。驻守铜山所的兵士原先是招募训练的漳浦兵,但是江夏侯周德兴发现这批军人军纪涣散,离营回家的现象很严重,原因可能是这些兵士的家乡漳浦离东山很近。于是周德兴调来了福建兴化兵取代漳浦兵。周德兴命令这支部队带家眷驻守铜山所,军官和兵士们家眷驻扎在铜山所城堡内,为军户。后来逐渐繁衍,在城堡外的一条街上,这条老街叫顶街,还有一条街叫营前街。至今老街仍在,许多老宅的住户都是明代的军户后代。

  关帝庙附近有黄道周纪念馆和黄道周故居。黄道周也是当年周德兴调来的兴化军的后代。

  《铜山志》记载当时“兴化民三丁抽一为军,以戍于斯”。兴化军人及其家眷,将仙游(兴化府有莆田、仙游两县)九鲤湖仙宫神像带到了铜山城,在城外的西山置九仙宫。《铜山志》人物志记载“我铜山原系海岛,于明太祖洪武二十年设立卫所防倭,命江夏侯周德兴建铜山所,隶镇海卫,初调漳军戍守,以地近多不着伍,乃于二十六年充兴化莆禧所官兵以戍之”。

  关帝信仰传播到台湾,和这批兴化籍的铜山所明代军人关系很深。九仙宫有《仙峤记言》碑刻,记载了郑成功军队进驻铜山的事情。《东山县志》“铜山人民抗清斗争史略”记载,清顺治十八年(1661),郑成功率巨舰开发台湾,铜山有500多名男女自愿随往。东山县前何村何氏祖谱记载:明末郑成功抗清,在变乱中九世祖(何世达)及十世祖(何文懿)迁居台湾。福建史料记载:明万历年间,抽调福建五大水寨官兵进驻澎湖,设立“澎湖游击兵”,铜山水寨官兵称为“铜山营”,三年换防一次。后人有诗记其事,云:“重洋百里戍台湾,猛甲澎湖递换班,二百年来人事变,征夫休唱念铜山”。

  据东南亚华侨传说,东山人下南洋谋生,最早是在清康熙甲辰年间(1664),清政府为防备郑成功反清复明,对福建沿海百姓实行迁界,很多东山人逃往海外。在东南亚最早的侨生(土生华人),他们的家族可以追溯到300多年了。

  福建人是中原移民,最早可以追溯到晋人南渡,十姓入闽。中原移民最显著的特征就是坚守着汉民族的文化传统和民间习俗。因战乱和王朝更替逃亡海外的中国人,往往携带了祖谱和家乡神像离开故土。关帝信仰的台湾与海外传播,大致是在明清替代之际。

  东山地方史料记载,台北、基隆、澎湖马公和小卷等地乡亲,曾经聘请东山县康美村工匠大师林进金、林进添等人前往兴建关帝庙,其结构布局完全仿照东山关帝庙的样式,表示他们不忘祖籍。每逢关公生日和传统节日,百姓聚集庙前,迎神赛会,踩街游行,其盛况与祖家相同。

  明亡之后,留在铜山古城的军户,受到清政府的蔑视,是没有入籍的流民。直到康熙四十年,地方官才把他们编入户籍,纳粮输丁成为百姓。这些军户共尊关羽为祖,请求置为一户,户主名字登记为“关世贤”,后登记为“关永茂”。在武庙的《关永茂碑记》中记录了这一历史。在《东山文史资料》第一辑中记载了相关碑文:“考之上世,吾铜乃海外岛屿,为渔人所居,民未曾居焉。迨明初江夏侯德兴周公,沿边设立,以此壤接粤境,为八闽上游之要区,所以铜山名之。调兴化莆禧众来守此城。官与军咸袭封,是为军籍。里甲之粮,世莫之闻。至国朝定鼎,凡天下卫所,依旧无勿,惟闽炽于海氛,故弃之有籍,反散而无。天下岂有无籍之人乎?故莘庵陈公于康熙四十年将铜地户口编入黄丹,而铜自此有丁粮之事,然泛而无宗,傍人门户,实非贻燕良策。因闻诏邑有军籍而无宗者,共尊关圣帝君为祖,请置户名曰:关世贤,纳粮输丁,大称其便。五十年编审会议此例,亦表其户名为关永茂。”

  至今铜陵镇古城老街巷的居民住宅中保留着崇敬关羽的风俗,关羽画像被悬挂在面对大门的中堂,前面的供桌上摆着香炉和贡品,他们世世代代如此已经300多年。

  早在元末明初,铜山古堡修筑之前,这一带仅有金、丁、马、铁四姓20余户人家。东山岛风沙很大,土地贫瘠,不适合农耕,人口稀少。这四姓人家可能是渔家,但也有可能是为避风港服务的工匠,值得注意的是东山这四姓都是回民的姓氏,因此这四姓20余户人家极有可能是元代驻军的遗存。福建沿海散落着一些元代驻军和阿拉伯商人的村落,定居在福建沿海的蒙古军人、色目人、阿拉伯商人逐渐融合到汉族中,有一些和汉族通婚,但保留伊斯兰信仰成为回族。

  东山关帝庙至今在东山香火很盛,几乎家家悬挂关羽画像,店店供奉关羽神像,关羽成为东山人的护佑之神。东山关帝庙在台湾和东南亚华人社会中有着祖庙的地位。

  东山关帝庙及其分庙最重要的标志是书写在大殿廊柱上的黄道周楹联:“数定三分扶炎汉,平吴削魏,辛苦备尝,未了一生事业;志存一统佐熙明,降魔伏虏,威灵丕振,只完当日精忠。”

  黄道周是明末大学者,反清复明的重要领袖人物。他的这副楹联表达了东山关帝庙的精神核心是“志存一统,精忠报国”,是承继关羽“匡扶汉室”的忠义与威武之精神。黄道周的楹联赋予了关帝庙凛然正气和悲壮色彩,传达了福建沿海汉族亡国之民不屈服于异族统治的抵抗精神。

  二、东山关帝庙与天地会的关系

  据史料载,关帝信仰在明亡之后的海外传播和天地会有关。一些海内外学者在对天地会的研究中发现,天地会和福建东山的关羽信仰、郑成功的部将有直接联系。

  荷兰人施列格(Gustave Schlegel)最先对天地会进行了研究。1863年,荷属东印度政府在苏门答腊巴东地方,从一个华侨家中搜获了一批天地会文件。荷兰殖民政府把这批文件交给施列格翻译,后来施列格又搜集了一些其他地方天地会材料,写成了《天地会》(TianTiHwui,The HungLeague or HeavenEarthLeague)一书,对天地会的历史、章程、暗语、歌诀等作了叙述。后来英国人毕麒麟(Pickering)在福建加入天地会组织——兴义会,搜集了许多天地会内部活动情况的材料,其助手士多令(Stirling)与沃尔特(Ward)稍后合写了《洪门》。

  辛亥革命前,关于“天地会”起源主要有四种说法:一是以“天地会秘籍”自称,系福建少林寺僧于康熙甲寅年(1674),或雍正甲寅年(1734)创立;二是民国以后洪门成员称其会创自郑成功;三是以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秦宝琦为代表,根据乾嘉档案以及官方记载天地会系由福建漳浦僧提喜(即洪二和尚)于乾隆二十六年(1761)或三十二年创立;四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赫冶清据文物及林日升《台湾外记》等记述,证实道宗即万五,达宗即其兄长万龙(即天地会传说的万云龙),宗教研究所罗炤在福建省诏安县(近邻东山县)北部山区中找到长林寺遗址,发现清顺治时期提署“长林寺开山僧道宗”的石刻多处,证实了《台湾外史》所记,和传说中的天地会由“万五和尚”道宗创造属实。

  这四种说法所引用的资料都证实了天地会的起源地在福建东山岛及附近海岸上的地区。而万五和尚的兄长万龙即郑成功部将,死于攻占南京之役。万五和尚是南少林九座寺禅院雪熙法师的徒弟,少年时在东山苦菜寺学法于雪熙法师。道宗(万五)虽然是平和人,但是东山苦菜寺是他的出身之所。现存民间的天地会秘籍载有诗赞:“长林寺枝叶开,苦菜寺冬笋埋。云龙虎跃天台,天地会遍地开。”

  东山苦菜寺为天地会初期的重要活动地点之一,于康熙三年(1664)“迁界”被焚。

  东山铜陵镇九仙岩现存的永历壬辰岁六年摩崖碑刻《仙峤记言》是最早记载道宗建寺之事的历史文物。在此碑刻上有洪旭、张进、甘辉、万礼等郑成功麾下数十位文武大员的捐赠名单。道宗在铜陵镇(明铜山所)九仙岩建寺,早于诏安长林寺。《仙峤记言》碑刻证明东山为天地会发端之地,这个反清复明的秘密组织当是在郑成功退出大陆之后建立起来的。九仙山原名西山,明洪武年间铜山所调来了一支兴化籍军士,他们带来了家乡九仙神像,建立九仙宫。此地是铜山水寨所在地,明末这一批军士加入了郑成功的军队,失败后以九仙山为基地,建立了秘密抵抗组织。这样就解释清楚了清康熙年间的海禁与沿海迁界目的是扫除郑成功余部势力。于是天地会、洪门这些反清复明的秘密组织大多逃亡海外,在海外华侨社会中取得迅速发展。

  明末清初这一批海外逃亡的郑成功余部和反清复明的抵抗组织带去了关羽信仰,从此关帝庙在海外华人移民所到之处建立了起来。关羽信仰中的道德理想“忠义勇信”成为这些海外华侨的精神支柱和凝聚力量。在关帝庙的迎神赛会的仪式中隐藏了他们习武练兵、张扬威武、保存信仰、凝聚人心的目的。在重要节日的踩街游行中,可以看到“南少林”的棍棒拳术和“宋江阵”的武打表演。在清嘉靖年间重修过的东山关帝庙屋脊上,可以看到彩色的剪瓷雕人物,那些人物都是中国戏曲中抵抗外辱的历史故事,这种样式的关帝庙只有闽南和台湾才有。

  这样就找到了一条线索:铜陵九仙山——兴化籍铜山军人——郑成功部将——反清复明的秘密组织——关羽信仰的海外传播。

  三、铜山所和倭寇以及海上丝绸之路的关系

  根据地方史料的记载,福建沿海卫所建立的目的是为了防倭寇的侵犯。这里有一个明显的问题,倭寇之乱为害东南沿海是在明中期的嘉靖年间,朱元璋为何在建国初期就大规模建立沿海卫所城堡?倭寇问题和海外贸易的关系是什么?近年来一些学者提出明代倭寇的猖獗和大明王朝的“靖海”与“海禁”有直接关系。

  蒙古帝国的海上丝绸之路是畅通的,最早的见证和记述是来自意大利的马可·波罗。他称元初之泉州“是世界最大的良港之一,商人商货聚集之多,几难信有其事”。但是马可·波罗关于中国的记述很难使当时的欧洲人相信,他很快得到了一个吹牛大王的称号。在14世纪中叶,阿拉伯旅行家伊本·白图泰沿着海上丝绸之路到达中国。他在前往中国的途中在印度港口见到了航行和停泊在港口的中国船,他说:“要到中国海旅行只有乘中国船才行。这里先让我们看一看中国船的等级。中国船分三类:大的那种叫朱努克,……,大船上有十二面帆,最少的也有三面。”“这样的大船一艘上往往有上千人为它服务,仅水手就有六百名,再有四百名武士。他们中有弓箭手,穿盔甲的武士以及朱乐希叶即投掷古脑油火器的人。”“这种海船只有中国的刺桐城(今泉州)或克兰穗城(今广州)才能制造”。伊本·白图泰的描述,提供了一次绝无仅有的14世纪中叶海上丝绸之路上一个非常壮观的场景。来自中国船舶布满印度西海岸的孟买和科泽科德等港口,庞大的船队和经济实力使得伊本·白图泰不由得惊叹中国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伊本·白图泰的描述首先震撼了阿拉伯世界,并随之传播到欧洲各地。很长时间,西方人都将中国船称为“lunk”,就来源于此,其实这个词直接将中国水手对船的称呼音译过去,它是福建方言中“船”的发音,因为那个时候,航行在印度洋上的中国帆船大部分是福建的帆船。

  西方学者认为,1368年蒙古人的政权崩溃后,中华帝国再一次中断了与外部世界的联系。事实上是从洪武年开始,皇家垄断了海外贸易,以天朝大国为尊,实行的是朝贡政策,海外诸国必须前来中国朝贡,才可与皇家贸易往来。这样就断了沿海百姓的财富之路。

  蒙元帝国的军队并没有被全部消灭,蒙古皇室率一部分军队退回漠北草原,东南沿海的蒙古人、色目人、阿拉伯商人、穆斯林和残存的蒙元军队逃往海外,他们逃亡的路线和海上丝绸之路是一致的,蒙古帝国的其他王国依然统治着中亚与印度。明初,福建地区的局势是很不稳定的。和朱元璋争夺天下的起义队伍中还有一支劲旅陈友定在福建,最后陈友定的军队被打败了,但是其余党大多逃亡到海上,散居岛屿上。此前元末群雄中的张士诚、方国珍也逃入海上,继续和朱元璋作对。这些武装力量频频骚扰福建等沿海地区,后来和日本的倭寇混在一起,成为海盗的重要来源。这些海盗为了不牵累家乡亲人往往装扮成倭寇的样子,使用倭刀,以海岛为基地侵犯闽浙沿海。

  明初朱元璋为巩固新政权,“高筑墙,广积粮”,在北方重修长城,在东南沿海则建立了“海上长城”作为海防设施。明初朱元璋为“靖海”而施行海禁政策。为配合海禁政策,建立了海防武装力量,包括有军卫、守御千户所、巡检司、烽堠等军士以及水寨兵船等组成沿海防御的武力营地。朱元璋海禁政策非常严厉,洪武四年十二月,禁滨海渔民不得私自出海;洪武十七年,命令汤和巡视浙江、福建城池,“禁民人入海捕鱼,以防倭故也。”明洪武二十七年(1394)的正月,洪武帝又以海外诸夷邦多诡诈,除琉球、真腊、罗等国准许入贡外,其余断绝其往来,并以“缘海之人往往私下诸番,贸易香货,因诱蛮夷为盗,命礼部严禁绝之,敢有私下诸番互市者,必置之重法”。

  所以倭寇者,并不单单指日本海盗。朱元璋在明建国初年沿海设立卫所,建设“海上长城”的目的是为了国家安全,由“海靖”的目的而施行了“海禁”,从此明朝闭关锁国,曾经是财富之路的海上贸易之路成为海盗猖獗出没的地方。明初,由于国力强盛,重视海防设施,因此倭寇未能酿成大患。

  四、关帝庙和朱元璋的关系

  关帝庙的出现最早在宋朝,宋真宗于大中祥符七年(1014)修建解州关帝庙。朱元璋定都南京,即下令在京师为关帝建庙,以后几年在中国北部边疆和东南沿海的军事要寨都建立了关帝庙。福建有记载的第一座关帝庙是东山关帝庙,随之关帝庙成为闽中最为普及的庙宇。清代福州学者梁章钜说:“今吾乡街巷,皆有关帝祠。”

  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是元末朱元璋起事时,他参加的秘密组织和起义军是“明教”和红巾军,他所建立的王朝命名为明朝,那么朱元璋建国后为什么抛弃了“明教”,而在明朝军队中建立了关羽崇拜?这是什么原因呢?

  元末出现的“明教”,是半公开的一种宗教,有时候被称为“白莲教”,有时候被称为“弥勒教”。它的主要口号是“弥勒佛下凡转世,作人间的明王”。它主要的戒律与活动,是烧香、点灯、吃素、做礼拜。“明教”的本身,最初叫作“摩尼教”,是公元3世纪一个波斯人摩尼(Mani),为了综合波斯拜火教、印度佛教与犹太罗马的基督教而创立的新宗教。摩尼主张:点灯点到天亮,帮光明战胜黑暗;吃素,在每一个“密日”(礼拜天)的夜间,秘密聚会一次。“摩尼教”在唐朝时候传入中国,到了宋朝,它的教徒曾经在徽宗年间造反。白莲教是中国人创立的一个新宗教,与崇拜“阿弥陀佛”的净土宗有些渊源关系,后来演变为民间的秘密结社,每每在“民不聊生”的乱世,揭竿而起。“弥勒教”的历史最为神秘,弥勒佛在今天的庙宇里可以见到,它的解释来自印度佛教。

  这三种来源不同的宗教,到了元代末年,都被“反元复宋”的志士们借用了,统称为“明教”。在造反义军中,刘福通、芝麻李、郭子兴的三支队伍,都用红布包头,也都烧香,因此,老百姓称他们为“香军”。

  大明王朝建立以后,朱元璋并不奉“明教”为国教,而且严禁,使它不见了踪影。这个事实证明朱元璋并不信奉明教,或者白莲教,实际上朱元璋也不信仰佛教。在黎东方的《细说明朝》书中说朱元璋是贫农家庭“安分守己”的子弟,他17岁那一年,元顺帝至正四年(1344),旱灾、蝗虫与瘟疫,先后降临到他的家乡——濠州钟离县。父亲、母亲、大哥在几天以内相继去世。家贫买不起三口棺材,更买不起坟地。幸亏有邻居刘家心好,准他和二哥把父母大哥三人的尸首,用旧衣裹了,埋在刘家墓地的一个角落。这一年的九月,朱元璋进了皇觉寺受戒当了和尚。

  朱元璋为什么在洪武初年敕令在明朝军事驻地修建关帝庙,导致了关羽信仰在全国的传播?

  首先的解释是朱元璋认为汉族的关羽信仰不是邪教,也不是偶像崇拜,他不认为关羽是神,而是一位中国历史上受人敬仰的英雄。关羽所体现的忠义信勇道德规范,是大明开国皇帝所赞许与提倡的。其次的解释,朱元璋认同中国,他的事业是“驱逐鞑虏,恢复中华”,他做的是中华帝国的皇帝。朱元璋尊重汉族的文化与习俗,同时也通过支持对关羽的崇拜恢复了汉民族的传统道德理想。

  那么朱元璋为什么在明代边疆和海防前线的军事要寨中修建关帝庙,其目的是什么?由上述论述我们可以看出显然他是要加强大明军队的战斗力,凝聚军心和鼓舞士气。

  五、关帝信仰在文化上的意义

  东山关帝庙里有一些很特别的地方,和别处的庙不一样,只有东山人才知道它们的意思,而在文史资料中也没有记载。我们在东山关帝庙里不但看到前后两座关帝像,而且还看到两个周仓像。一尊周仓像持大刀站立在关帝坐像前,那是关帝左右站立的四员大将之一;另外一座周仓坐像供奉在关帝像右边的神龛里,上面有一匾额,写着“在帝之右”。这在中国的关帝庙中绝无仅有。当地文史馆负责人告诉我们,这是为纪念宋末最后在崖山之战失败后,蹈海而死的宋末帝赵昺和忠臣陆秀夫。当地人传说陆秀夫和赵昺的亡灵在南海上飘荡,明朝建国后,陆秀夫看到汉人终于复国,在此地建庙,就上岸附灵于关帝像;随之少帝赵昺也上岸附灵于周仓像,因为赵昺是皇帝,因此特另设一神龛在关帝右边供奉。这就是“在帝之右”的含义。

  在离东山很近的漳浦县的湖西畲族乡硕高山,隐藏着一个村庄,这个村庄是一个三合土垒成外城墙的古堡,现在被称为“赵家堡”。这个城堡外城高6米,厚2米,周长1200米,有东西南北四个很正式的城门。城堡分为外城与内城,内城建有一座高大的碉楼式的城堡,楼有三层,由青石垒基,非常坚固。此楼命名为“完璧楼”,含意为“完璧归赵”。这座城堡内藏有宋朝18位皇帝的画像,原件毁于战乱,现存为复制件。赵家堡城内有五座府邸,每座府邸有30间房,此外还有学堂、花园、庙宇、小河、池塘,河上有一座小桥,取名为汴梁桥。赵家堡古建筑群里居住着100户、600多名宋朝皇室赵氏后裔。

  有关史料记载:祥兴二年(1279)宋朝在和蒙古军队最后的决战——崖山之战中惨败后,丞相陆秀夫背着年仅九岁的小皇帝赵昺投海自尽,当时伴随皇帝的赵宋王族“闽冲郡王”以16艘战舰夺港而出,谋往福州。不料在浯屿遇飓风,船沉12艘,不得已折回漳浦浦西登陆,为保存赵氏血脉,遂隐赵姓为黄,先后匿居银坑、积美等乡村。明洪武十八年(1385)御史朱鉴处理赵若和孙子黄明官同姓通婚案,查阅族谱后,奏报朝廷,恢复赵姓。明隆庆五年(1571),赵若和第10世孙赵范和赵范之子赵公端衣锦还乡,先后修筑了赵家堡内城和外城。

  赵家堡北城门驻有瓮城,瓮城内建有关帝庙和父子大夫坊。

  漳浦县依山傍海,乡间多依海筑城,聚族而居,一旦有海盗山贼,凭城共同抵御外辱,全县沿海岸线有52座古城堡寨。漳州府所属各县有土楼堡寨近2000座。最古老的土楼是华安县沙建镇的“齐云楼”,据可靠记载建于明洪武四年(1371)。这些土楼中都保存着大量汉文匾额楹联和书籍字画。在这些城镇乡村里关帝庙随处可见,十分普及。

  据记载,泉州府的关帝庙多达100多座。最著名的是通淮街内的关帝庙。

  闽南沿海一带是中国关帝庙最密集的地区,关帝庙的兴建起于明初建国时期,兴盛于明清倭寇之患年代。由此我们可以看到关羽信仰经历了一个从汉民族英雄崇拜到汉民族守护神的过程。关羽崇拜不同于汉族民间的偶像崇拜,它是官方提倡和认同的一种主流价值观,因此关帝庙被列为武庙,和敬奉孔子的文庙并列。在文化的意义上,关帝信仰表达了汉民族刚强不屈、正义勇武的血性精神,这是汉民族传统文化性格的另一面。这种精神在民族存亡之际表现得特别突出。

    
收藏】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