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簪记》将昆曲导回高雅
2019-03-20 字体显示:

  [台湾《自由时报》24日报道]题:中国文革断了昆曲 歌剧院首演《玉簪记》

  “昆曲就两个字:情与美,《玉簪记》最好看的就是爱情戏。”白先勇指出,其中的“琴挑”一折是昆曲典型的生旦戏,男女主角一生一旦在道观里调情,弹琴又写诗就是不说话,“看多了好莱坞式的一拍两响,回头看看这个,眉来眼去20分钟,慢慢小儿女你来我往的,非常的细致精巧。”

  白先勇制作的青春版《牡丹亭》2004年在国家戏剧院世界首演,15年演了300多场,启动了昆曲复兴运动,也把年轻观众拉回剧院看戏。新版《玉簪记》227日也将首度在台中国家歌剧院演出。

  曾唱遍达官庭院 文革10年无人问

  600年前昆曲在昆山发源,吴侬软语决定了音乐、唱腔的婉约缠绵,晚明到清嘉庆这200年间,从朝廷至一般百姓都喜欢,乾隆的御班子更曾达千人之多。苏州拙政园、留园等庭园里,退休的大官、富商请客时要是没有戏班子,好像社会地位就低了,还会互相比哪个班子好;《红楼梦》里也写到贾家为了元妃省亲,从苏州弄了戏班子来给她看戏。

  苏州虎丘从晚明开始还有一个风俗,在中秋夜时比赛唱昆曲,唱到天亮才能选出冠军来,有点像“中国好声音”。但清中叶后昆曲没落了,在文革期间更完全禁止,才子佳人、帝王将相都不能演,空了10年后演员接不上班,观众也没有了。白先勇说:“我把青春版《牡丹亭》带到北京大学去的时候,98%的学生是没看过昆曲的。”

  来台现代化27折 谈情说爱不俗烂

  白先勇说,昆曲的传承有两种方式,一种是靠戏院的演员,另一种是文人雅士聚会时,喜欢清唱、唱曲,在台湾也有个蓬莱曲社,一班人每月几次吹吹打打唱唱,连续50几年没停过。戏班子、剧团在台湾就少了,有演过几出折子戏,都是由京剧演员来扮演。

  昆曲没落下去,如何再吸引年轻观众?白先勇说,当然不是继续拙政园里的形式,要用现代的审美观才能引起共鸣,《牡丹亭》改编的原则是只删不改,把汤显祖的剧本从55折重新组合成27折,中国文学最了不起的是抒情诗传统,昆曲把诗用歌舞具体表现在舞台上,因此唱词唱句不改,把现代元素透过服装、舞台美术、灯光,非常小心谨慎地放进去,让它重新发光。

  晚明思想解放,汤显祖、李贽、王阳明恢复心性学,是对宋明理学的反动,《牡丹亭》高举“情”的旗子,《玉簪记》里道姑跟书生的爱情冲破了社会规范,白先勇说,这出戏在京戏、川剧、粤剧通通有,最后两人在江心以玉簪为信物的那场戏,很容易演得俗烂,“过去花部是指京戏、地方戏,雅部是文人雅士比较欣赏的,我想用昆曲把这出戏导回高雅。”

  “传统文化最大的特点就是线条,从象形字开始到青铜器、建筑,都是以线条美著称,就连桥也要九曲、拱桥。”白先勇说,把昆曲的舞蹈动作描绘下来,就是一幅书法的狂草,因此《玉簪记》用了董阳孜的书法、奚淞的白描水墨观音作背景,让整个舞台美术有股禅意在里面;佛手持莲花图像,随着两人的爱情从含苞到绽放,也是暗地祝福。

  人要衣装、戏更要衣装,白先勇说,一般京剧、昆曲里的尼姑装有一定的规矩,水田式的很难看;穿出来凡人不会动心,新版《玉簪记》经美术总监王童重新设计,女主角穿的尼姑装颜色素雅,绸子还到杭州去挑,特别漂亮,“看了会说那么美的道姑,难怪!”最高潮的“秋江”一折,还有董阳孜五幅“秋江”狂草搭配,运笔随着剧情开合。

  “如果《牡丹亭》是首交响曲,那么《玉簪记》就是精致的室内乐。”白先勇说,新版《玉簪记》的两大主角依旧由青春版《牡丹亭》的沈丰英、俞玖林担纲,“谈恋爱人不美很难谈下去,还是看金童玉女舒服,看久了也不觉得厌。”

    
收藏】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