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党新课纲拿掉“台湾光复”
2017-11-15 字体显示:

  [台湾《旺报》1025日报道]题:国中新课纲 拿掉台湾光复字眼

  光复节消逝中?光复节对台湾学子而言意义愈来愈模糊,不过至少目前学子还知道,72年前的今天是国民政府“光复”(或“接收”)台湾;未来12年国教的国中历史课纲却根本看不到“光复”或“接收”字眼,且时序错乱,有专家学者担心学子将会连这段历史都不知道。

  马政府时期的2014年高中历史课纲引发喧然大波,当时的争议之一,即在于高一第一学期第四单元“中华民国时期:当代台湾”里,有关台湾光复这一段历史,官方版本的用语在主题栏目是“从光复到政府迁台”,在重点栏目是“光复台湾与制宪”,在说明栏目是“开罗宣言”、波莰坦宣言内容与中华民国政府光复台湾。不过部分反对者认为,“光复”是从传统大中国的角度去看,对台人而言用“接收”的字眼可能更贴切。

  开罗宣言史实消失

  不过,当时的历史课纲还照着时序,还有“光复/接收”、《开罗宣言》等历史事实;未来12年国教的历史课纲则根本拿掉相关字眼。

  首先在国中部分,新课纲国一下学期主题E “日本帝国的统治”之后,紧接着主题F就是“当代台湾”,内容是“中华民国统治体制的移入和转变”,但未见台湾政权从日本殖民政府移转至国民政府的文字叙述,也没有《开罗宣言》(宣示将台湾归还中华民国);更值得玩味的是以“中华民国统治体制”取代“中华民国”,以“移入”取代“迁台”,等于不承认中华民国政府的正当性。

  嘉义大学应用历史系教授吴昆财日前在一场学术研讨会上,就直指历史新课纲的首个问题就是“去时序化”:“历史学最重视的就是时间,它真真切切是一门属于研究时间的学科,但新课纲试图以‘主题取代时序’”。

  学者痛批:前所未见

  尤有甚者,新课纲不但去时序化,更是胡乱颠倒时序,例如国中新课纲里先谈论“中华民国统治体制的移入和转变”,其后才分析“中华民国的建立与发展”;换句话说,晚发生的“中华民国来台”被放在台湾史的脉络,国一上学期先教;先发生的“中华民国的建立”却被放在中国史的脉络,国一下学期教过中国五千年历史之后再教。吴昆财批评,这种时序错置的课纲安排方式前所未见,“令人瞠目结舌”。夹在日据时代结束、中华民国政府迁台过渡阶段的“台湾光复节”,未来恐怕更不复记忆。

  1945年光复前后 台湾兴起国语热潮

  还原历史现场!从1945815日日本无条件投降,到同年1025日台北举行日本受降典礼,短短两个月台湾人在做什么?翻查史料,“换轨”阶段首先就改人名、店名、公司名、街名;此外就是办中文报以及学国语,可说是“语文的复原”。

  根据19441月至19462月被调派到台湾的日本记者伊藤金次郎著作《台湾不可欺记》,见证“日本色彩之褪落”。伊藤说,汉民族向来极重视姓氏,即使被迫也不轻易改为日本姓名;虽然七七事变及太平洋战争后更改为日本名一度蔚为风气,但日本投降后,台湾人不分城市乡村立即恢复原来姓名。

  接下来包括店名、公司名都开始改名,像会社改为公司、株式改为股份、旅馆改为饭店、吃茶店改为茶房、料理屋改为酒楼或酒房、巴士改为汽车、汽车改为火车、映画改为电影;铁道改为铁路、驿改为站,台北公会堂改为中山堂等。

  街名中,中国人看得懂的荣町、幸町、寿町等维持原名,与日本对台湾侵略史有关的名称,如桦山町、明石町、儿玉町等以台湾总督命名的街道,一律改为中山路、光复路等。

  台湾社会科学出版社总编辑曾健民《1945:破晓时刻的台湾》一书中提到,日本殖民政权垮台后不到一个月,包括台湾农民协会、台湾学生联盟等各种民间政治团体如雨后春笋兴起。

  不少中文报开始出现。作家杨逵19459月初出版中日文合刊的《一阳周报》;第一份继承日据时期《台湾民报》作风的中文报《民报》1010日创刊。这些报纸也负担了让民众“重新认识白话中文”的任务。

  当时并兴起一股学国语的热潮:有人在街头巷尾挂起黑板教国语、收学费;原殖民者官僚也加入学习中国国语的行列。曾健民分析,有人是出于纯真的祖国热,有人想赚钱,也有人是想做新官僚。

    
收藏】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