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佛档案馆公开白崇禧日记
2017-11-15 字体显示:

  [台湾《联合报》101日报道]题:白先勇父亲日记 翻开蒋介石40年恩仇

  作家白先勇将父亲、抗日名将白崇禧史料捐赠予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档案馆,胡佛档案馆919日公开此一专档。该馆也是前总统蒋介石日记的收藏处,白、蒋两人生前恩怨纠缠40年,如今身后物同归一处,是非对错,在此历史空间留待后人评断。

  “两人长达四十年的恩怨分合,牵涉影响整个国家大局。”人在美国的白先勇谈起父亲,轻轻喟叹。三年前,胡佛档案馆向他探询收藏白崇禧文物,东亚馆藏部主任林孝庭亲自飞到白先勇居住的加州圣塔芭芭拉和台北寓所,终获同意。

  白先勇赠予胡佛档案馆的白崇禧将军专档,包括白崇禧的党政军往来信函、家书、私人日记、笔记、文稿、获颁勋章及证书、家庭活动档案纪录及丧礼纪录片等,还包含千余帧从未公开的照片。

  此次捐赠史料让白蒋两人日记并存于胡佛档案馆,象征白先勇书写父亲历史进入下一阶段。2006年,胡佛档案馆解密蒋介石日记后,白先勇便托友人将蒋介石日记中所有与父亲相关文字摘录下来。

  十多年来,白先勇爬梳多种民国史史料,找到白蒋之间的相关记录八千多条,准备写成历史专书《蒋介石与白崇禧(书名未定)》,预计明年出版。这是继《父亲与民国》、《止痛疗伤》之后,白先勇父亲系列传记的第三部曲。

  在胡佛档案馆白崇禧专档的介绍中,描述白崇禧“名义上虽身为蒋介石部属,然他并不总是低头顺从,他是一位有主见的军事谋略家与行政领导人物,有其自己的判断和见解。这一个性格上的特征,使白氏常与蒋介石意见分歧,两人四十年关系充满着爱恨与矛盾情结;两人分合影响近代中国政治、军事走向甚巨。”

  光从胡佛档案馆史料,便可读到两人间的复杂情感。白先勇说,在父亲追悼会中,蒋介石是一个到场献花致祭的人,照片上的他“神情悲肃”。追悼会第二天,蒋介石却在日记斥责白崇禧:“昨晨往吊白崇禧之丧,其实此人为党国败坏内乱中之凶大罪人也。其能在行都如此善终……亦云幸矣。”

  书写父亲抗日 白先勇:不想失忆

  “少掉这段历史,历史等于少掉一半,我们等于得了失忆症”。白先勇近年埋首父亲历史传记。他表示,白崇禧曾任“剿匪总司令”,晚年与蒋介石关系不佳,因此国民党和共产党书写历史时,常忘记父亲贡献。而近年台湾不再重视民国史和抗日史,让他担忧不已。

  向白先勇提出收藏白崇禧史料要求的胡佛档案馆,是全球收藏民国史料最重要机构,两蒋日记都在收藏之列。白先勇表示,两岸研究单位不曾有人向他提出收藏父亲全部史料的要求。

  十多年前,白先勇和民国重要政治领袖齐世英之女齐邦媛,相约写父亲传记。齐邦媛八年前完成震动两岸的《巨流河》,让大陆的民国史学者重新解读齐世英。白先勇五年前完成《父亲与民国》,并沿当年白崇禧北伐、对日抗战的足迹,重走一遍“打书”,让对岸读者重新认识父亲。

  白先勇观察,近年大陆对白崇禧评价翻转,中央电视台甚至拍了白崇禧纪录片,评价“比台湾客观”,让他大吃一惊。

  谈到父亲与蒋介石的恩怨,他认为,蒋相当倚重父亲,否则北伐时,不会三顾茅庐要白出任国民革命参谋长。但两人对战略看法不同,蒋常越级指挥白旗下将领,“这是兵家大忌”。两人在“徐蚌会战”这场决定中华民国命运的战役,出现激烈争执,不论是国家命运或两人情谊,从此走向溃败。

  白崇禧晚年定居台湾,遭情报单位监视十多年,却从未在家人面前批评蒋介石。白先勇回忆,父亲只曾感叹:“总统是重用我的,可惜我有些话他没有听。”

    
收藏】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