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合编语文教材在台使用 受台师欢迎
2017-11-15 字体显示:
    [台湾《旺报》108日报道]题:两岸合编国文课本 受台师欢迎

  由福建师范大学及台湾中华文化教育学会合编的高中国文课本日前出版,台湾方的主编孙剑秋表示,当初编这套课本只是想让东南亚侨校的华人子弟有一套中文教材,没想到推到台湾颇受教师欢迎;“3年前启动合编,尽量选入经典古文,当时并没有想到高中国文新课纲会引起这么大争议。”

  由福建师大两岸文化发展研究中心、福建师大文学院、台湾中华文化教育学会三方合编的高中语文教材日前出版,两岸有多所中学选用、试用。近日两岸合编教材团队在台北、台中、高雄等地学校召开6场教材教学交流研讨会,2日和5日,选用该教材的台北万芳高中和高雄师范大学附设中学分别举办赠书仪式及教学观摩会。

  感叹侨校教材简单

  在台北教育大学语文与创作学系任教的孙剑秋受访表示,当初看到东南亚华人子弟的华文教材太简单且没有固定课本,希望他们未来回台湾或大陆读书都能先打好中文基础,这是编书初衷。该套教材已经通过国家教育研究院审查,每册1415课,由中华文化教育学会独立出版。3家协作单位20146月起,找来大学教授、中学教师14人,由孙剑秋和福建师大文学院教授孙绍振担任主编,历时3年,查阅大量资料,走访两岸数十所大学、中学,完成《高中国文》(含课本、教师手册、教师用书)第一册和第二册、《中华文化基本教材》、《高中古诗文选读》等总计13500万字的编写任务。

  主编解读 学子可自学

  这套课本精选两岸共通的古今名篇,如《师说》、《岳阳楼记》、《醉翁亭记》、《桃花源记》、《出师表》、《陈情表》、《赤壁赋》、《大同与小康》、《项脊轩志》、《左忠毅公逸事》、《陌上桑》、《兰亭集序》、《孔明借箭》、《范进中举》,以及《论语》、《孟子》、《大学》、《中庸》选段,《诗经》、《楚辞》、唐诗、宋词选篇,鲁迅《孔乙己》、徐志摩《再别康桥》、郁达夫《故都的秋》、余光中《等你在雨中》、郑愁予《错误》、琦君《髻》等。孙剑秋说,大陆教材教学重视文本解读,台湾教材以资料丰富见长,两岸合编教材就融合双方优点,作者资料、创作背景、评论及教学设计等都放在里面,单篇课文参考数据最多达五、六万字,但尽量编成生动的小故事,方便教学。此外,每课都设计“鉴赏与思考”及“主编解读”,学子可以自学。

  读古文要翻陆课本 令人唏嘘

  两岸国文教材的交集并不是第一次,2013年大陆的中华书局曾经引进台湾的《中华文化基础教材》,马政府时期也完成《两岸合编中华大辞典》。只是,这次两岸合编国文课本,居然意味着“如此才能确保学子有较大的古文阅读量”、“未来要读古文可能只能去大陆国文课本里找寻”,不禁令人唏嘘:两岸的文化优势为何竟在分治一甲子之后主客易位?

  此次高中国文新课纲,除文言文比例外,《中华文化基础教材》怎么教也是一个焦点,最后决议是“中华文化基础教材”不限《论语》、《孟子》、《大学》、《中庸》等四书,且改名为“文化经典”。换句话说,用白话文写的小说也可以纳入,破除了台湾60年来的传统。

  事实上,本月3日教育部公布的910日课审大会会议发言摘要中,可以发现部分课审会委员非常在意《中华文化基础教材》或是“文化经典”是不是文言文;在其逻辑里,若《中华文化基础教材》或“文化经典”也规定必须是文言文选材,意味着文言文比例会比实际更高。但讨论之后,这部分决定开放。

  讽刺的是,2013年台湾向大陆输出《中华文化基础教材》,就是以台湾教了60年的论孟学庸为基础,大陆略为改编后选用。根据媒体报导,当时原以为会大受欢迎,没想到大陆教师嫌太难,“太有系统,教不来”,只有很少的高中选用。

  没想到不过短短4年,现在变成两岸合编国文教材来台,受到台湾教师欢迎,因为大陆开始注重传统文化,两岸合编的版本较能保证学子的古文阅读量。文化和气质的养成需要百年千年,破坏只需要一任政府。感叹之余,只能借用《出师表》一句“临表涕泣,不知所云”作结。

    
收藏】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