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语法”稀释“国语” 蔡当局去中化再出招
2017-08-16 字体显示:
   [台湾《旺报》724日报道]正题:国语遭稀释 蔡去中化再出招 副题:迈向“文化台独”重要一步 北京恐难坐视

  自国民党政府迁台以来,长期“定于一尊”的国语地位,即将面临渐遭“稀释”、“去(单一)国语化”的命运,与蔡当局期盼透过《国家语言发展法》等相关政策,大力推动的其它“国家语言”台语、客语及原住民语,未来将以齐头式平等在台湾共存。

  正如教科书绝非单纯只是历史事实的诠释,更是执政者意识形态的传播利器;语言也不单单是表达沟通的工具,兼有传承历史文化、国族身份认同,以及政经权利表征等任务功能。每逢课纲修改,总让两岸因“去中国化”而沸沸扬扬,如今蔡当局又借由《国家语言发展法》再出招,对岸北京当局岂有坐视之理?

  独尊国语 变多元开放

  过去民进党执政,2003年《语言平等法草案》、2007年《国家语言发展法草案》两度立法未成。针对《国家语言发展法》卷土重来,“文化部”23日的新闻稿指出,语言权为文化公民权的重要体现,过去数十年间台湾社会变化,及多元语言开放、语言资源的竞合,母语相关法令及政策,实有重新检讨并予以完备的必要。

  事实上,正因深明“语言资源的竞合”,让蔡当局打着促进“转型正义”、“语言平权”的旗号,透过《原住民族语言发展法》、《客家基本法》修正等方式,暗助、扶植其它弱势“国家语言”,试图把长期高居唯我独尊宝座的国语拉下。

  23日登场的“文化部”“国家语言发展法(草案)”全国场公听会,除可窥得蔡当局的意图,现场亦有不少发言者的主张,直接或间接映照出“反中”、“文化台独”之心。由蔡当局、“文化部”的态度作为,不难解读过去长期由国民党执政,其它族群母语未受重视;如今则不惜“矫枉必须过正”,刻意拉起国语之外其它“国家语言”的手。

  瓜分国语 筹设台语台

  此外,台“文化部长”郑丽君也在公听会致词时指出,明年起优先编列筹备台语频道预算,时机上也颇堪各界玩味。不仅体现出部分台独人士对于现有“国家语言”分别拥有公共电视、原民台、客家台,却独缺“台语台”的忿忿不平,更期盼借由瓜分国语的现有资源,造成此消彼长,让“国家语言不予明列”的效果逐步发酵扩大。

  蔡当局与绿营的最终目标,当然是透过教育、文化乃至语言全面性达到“台湾认同”、“去中国化”;图谋未来台湾“天然独”变为多数族群,届时民进党得以永续执政时,大陆就必须让步。由此观来,《国家语言发展法》确实是绿营致力“反中”、迈向“文化台独”重要的一步。

  国语法首场公听会 传改“华语”呼声

  以“共同建构多元语言的友善环境”为号召,“文化部”《国家语言发展法(草案)》全国场公听会23日登场,文化部长郑丽君表示,为促进“语言平权”,《国家语言发展法》法案下会期将送立法院,盼能复振各固有族群的母语,让“国家语言”从一元化走向多元化,且明年起也将优先编列筹备台语频道的预算。

  郑丽君在公听会前指出,针对《国家语言发展法(草案)》,“文化部”已经开过多场专家咨询会和公听会,之后会尽速送行政院审查,希望下个会期送“立法院”审议。郑丽君表示,过去语言政策只推动华语教育,现在则要复振母语,从一元化走向多元化,优先保障过去单一化政策造成的语言消亡危机。

  郑丽君表示,当局有责任协助各族群保障母语平权及发展,并提供这些语言传承、复振的机会,从制定《国家语言发展法》开始,积极落实语言平权及文化平权,首先宣示台湾各固有族群所使用自然语言,以及台湾手语皆列为“国家语言”。

  郑丽君在致词时并强调,目前公共广播电视集团并未设有台语台,当局已开始讨论《公共电视法》修法问题;她将请文化部自明年起优先编列筹备台语频道预算,一方面争取修法,另一方面则着手准备有更多的台语节目使用推出。

  公听会中,一些发言者提出将国语改成“华语”的建议。桃园台语文化协会、三峡国中退休老师游辉清就表示,应趁此机会,把国语“废掉”,改称为“华语”或“普通话”,并强调此举与“去中国化”无关。接着发言的台语教师蒋日盈也建议国家语言应排除“伤害我们本土语言”的“华语”,因为“什么语言碰到华语都会死掉”,除了华语“其它语言都可和谐相处”,并建议小孩6岁之前,家里不可讲“华语”。

    
收藏】 【打印】 【关闭